咦,有意思,自己刚刚看到的,难道是袋子的内部?难道说这个袋子真的是不同寻常之物?

    刚刚想到这一点,张萧晗就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声“蠢”,这个袋子当然应该是不同寻常的了,不然,自己一个魂穿过来的人,怎么会带着这个袋子,不不不,是这个袋子带着自己的灵魂穿过来的。

    袋子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

    张萧晗聚敛精神再次凝目看去,心神很快透过袋子,再次看到袋子里的空间,好大啊,足有一间教室的空间大小,四周仿佛是墙壁一样,地面和天棚也是一个颜色,灰蒙蒙的,里面是空荡荡的,只在正中间的地上,孤零零摆着一个什么东西。

    心思想着那是什么东西,那东西就仿佛被放大一样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面具,五官之处看得很是清晰。

    张萧晗定睛看了一会,然后心神退出了袋子,现在她可以确定了,就是这个袋子把她的灵魂带到了这里。

    在前世,地球上的现代生活大概就只能遗憾地说成前世了,张萧晗没有任何亲人了,父母在年幼的时候就故去了,从小是在爷爷的身边长大的,几年前,爷爷也撒手西区,张萧晗是彻彻底底的孤身一人。

    谈了几个男朋友,但是张萧晗为人过于传统,对于见了几次面就要上床实在是不能接受,每一个都处不了三个月就分手,为此,她还被说成“木头人”,不解风情。

    所以,暂时张萧晗对前世还是没有什么留恋,但是,对于现在穿越到的这个地方,她更是一点也不喜欢,谁会想到,好好的一个人竟然被一个袋子带到这里,而未来,还要成为侍妾或是炉鼎。

    这个袋子该不会是什么平常的东西吧,里面那么大的空间,里面还有一个面具,该不会是修真界里最富盛名的储物袋吧。

    手里抓着袋子,心里就想着那个面具,怎么能拿出来呢?脑海里刚刚有个“拿”的念头,眼前就是一花,面具轻飘飘地落在面前的床上。

    真的是储物袋了啊,张萧晗伸手拿起面具,面具看不出是何物制成的,薄如蝉翼,入手微凉,在眼睛、鼻子、嘴的位置留有空洞,颇像前世的面贴,只是没有面贴上的水分。

    看了一会,张萧晗试着将面具装回到储物袋里,很是容易,手里抓着面具,只要心里想着,面具就进到了储物袋里。

    进进出出试了几次,只要是手里抓住的东西,不管是原来就在储物袋里的面具,还是床上的枕头,靠在储物袋上,全能通过心神送进去。

    越发肯定了这是个修真世界的现实,张萧晗忽然有了另一个念头,自己不是在做梦吧。

    做梦的时候,都认为梦境是真实的,从视觉到触感上,就是你试图用手掐着大腿的肉,也会觉出疼痛的,这个是张萧晗以前做梦梦魇时试过的。

    那,怎么确认不是做梦?若真是梦自然是好说,做个这样的梦也不错,可若不是梦……一想到记忆里的功法和那些被灌输的思想,张萧晗不禁打个冷战,对了,有一次自己是从梦中疼醒的,那次,自己睡觉时不小心咬了舌头。

    啊!

    张萧晗在心里惨叫了一声,那,这疼痛也太真实了吧,就是真实的,舌尖一定是破了,口里有着咸咸的味道。

    坏了,这一破接下来就会口腔溃疡的,好几天吃东西都费事的,心里不由地苦涩起来,口腔溃疡,眼下,远有比口腔溃疡还要严重的事情。

    眼前还是那个不大的房间,一桌、一椅、一床、一镜,自己没有醒来,因为,自己根本不曾入梦。

    窗外微微泛白,张萧晗环视着室内,视线最后落在自己的身上,脑海里另一个记忆的最后一部分是修炼,就是不明白好好的修炼,张清九怎么就变成了张萧晗。

    张萧晗慢慢地从床上站起来,站到镜子的前面,镜子里映出一张清秀苍白的小脸,眼睛大大的,满眼都是惶恐。

    能不惶恐吗?从地球现代生活的29岁的自由人,一下子变成修真世界张家的一个奴隶,这样的反差,谁能不惶恐?

    张萧晗慢慢地跌坐在椅子上。

    天很快就大亮了,张萧晗还是满脑袋地胡思乱想着心神不宁,就听到门外边传来走动的声音,知道是那些没有灵根的庶女,张家的老爷们和侍妾生的女儿。

    因为没有灵根,只好成为家族的奴仆,做杂役的奴仆,哼,这个张家真是好算计,只因为没有灵根,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可以当做奴隶。

    哼,有灵根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成为奴隶,成为生下奴隶的奴隶,张萧晗怎么也想不通,同是父亲,怎么就能够容忍自己的儿女成为奴隶,不是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吗?

    心里想着,却也站起来,把那个储物袋子小心地贴身藏好,寻遍张清九的记忆,也没有关于储物袋的,可想而知,这东西宝贵着呢,轻易露不得面。

    回忆着原主张清九每天早晨都会做的,打开门,将门外的清水端进来,洗漱了一遍,换上了浅绿色的衣裳。

    就有年龄相似的女孩子把水端了出去,恭恭敬敬的样子,她们的衣衫也都是绿色的,不过颜色更浅一些。

    起床的时间早些,教习们说了,做奴仆的,必须起的比主人早,睡得比主人晚,伺候主人在前边,吃在主人的后边,早起,就是为了养成习惯,能更好地伺候主人。

    站在嫡子嫡女的角度,这些话简直太对了,张萧晗不用费力的思考,张清九记忆里的这些就自动地跳出来,这些内容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暗暗地叹口气,张萧晗坐在镜子前,打开简陋的梳妆盒,为自己画了个淡妆——张家的家规,为奴者必须妆容得体,用以取悦主人。

    非得这么说话吗?不能说是妆容得体,仪态大方吗?不满是不满,张萧晗还是按照规矩,把自己拾掇得清清爽爽的,眼下,她的心还是乱得很,需要时间好好的平静平静。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2章 袋子有问题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