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走向门开,打开了酒店的房门。

    门外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穿的人模人样,一脸笑容,怀里还捧着一束花,身上似乎还有股子香水味儿。

    “沁儿听说你出院……你是谁?”

    年轻人一开始还笑容满面的,但当他看清楚开门的竟然是个男人,脸色迅速垮了下来,声音也失去了刚刚的温柔。

    洛阳知道,这男人十有**就是柳沁说的那个人渣薛凯了,他觉得这个薛凯看起来条件挺不错的,就是眼神儿不太好使,竟然喜欢一个男人。

    但他没忘了自己身上的职责,于是他恰到好处的在脸上表现出一丝敌意,硬邦邦道:“我是柳沁的老公。”

    “放屁,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柳沁有男人。”薛凯深情阴冷,压低了声音道:“小子,不管你是谁,我奉劝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终生。”

    洛阳心中冷笑,这么低级的威胁张嘴就来,果然如柳沁所言,这薛凯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还有一丝丝的愧疚感也就消失无踪了。

    “脑公,外面是谁啊?”柳沁走了过来,用腻的让洛阳发毛的声音问道。

    当这一声老公传入薛凯的耳中,薛凯脸色一变:“沁儿,你叫他什么?”

    难道这个混蛋真的是柳沁的男朋友?

    薛凯有些不相信这个事实,他怀疑柳沁在演戏。

    “我当然叫他老公啊,因为他是我的男人!”柳沁看着洛阳一脸深情道。

    对上柳沁那神情的眼神,洛阳只觉得胃里下意识的一阵翻涌,不过脸颊微微抽搐之后,又生生忍了回去。

    “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你有男人……”薛凯眼睛紧紧盯着柳沁:“沁儿,我答应你,只要你做我的男朋友,我一定捧你做下一站天后的十强!我爸是飞龙电视台的领导,能够影响这个节目的结果,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柳沁有些怒了:“我柳沁像那种靠关系才能打进决赛的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的实力当然也很强……”薛凯连忙想要解释。

    “那我干嘛要你帮忙?”

    “我……”

    “够了!”

    洛阳觉得接下来应该轮到自己的表演时间了,当下便中气十足的爆吼一声。

    正想解释什么的薛凯被这忽然的吼声吓了一跳,注意力下意识的转移到了洛阳的身上,柳沁也是憋着笑,看向了洛阳。

    只见此刻的洛阳脸色微微泛着一丝薄怒,一双眼睛也是充满了不善,指着薛凯质问道:“柳沁,他是谁,啊?为什么他会捧着一束花来找你!”

    这个家伙台词编的可以嘛。

    柳沁眼神亮了一下,然后装出一副恐慌的样子,语速飞快的解释道:“老公,我和他不熟的。”

    “沁儿,我们怎么不熟了?我们都认识好多天了,而且……”听到这话,薛凯有些急了。

    “沁儿,叫的这么亲切,柳沁你怎么解释?”洛阳再次截断了薛凯的话,一双眼睛瞪着柳沁。

    柳沁似乎很怕洛阳生气,上前拉着洛阳的手道:“老公!你听我说,我和他真的不熟的,是他一直纠缠着我,人家从来没有理过他!”

    这个逼满分。

    洛阳在心中给柳沁点赞,表面上却依然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哼,难怪感觉刚刚在床上你无精打采的,原来是找到新姘头了?说!你是不是嫌老子穷!想傍上这个富二代!?”

    越说越是生气,谜一般的代入感让洛阳同学的眼睛都有些红了,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简直演技爆发影帝附体,至于他话里的歧义,就让薛凯同学自行领悟吧。

    “刚刚在床上无精打采……在床上!?”

    果然,薛凯轻易抓住了洛阳言语里的重点,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但柳沁河洛阳可没时间看薛凯的反应,他们已经演上了……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这种心思!我发誓!”柳沁激动的抱着洛阳的腰,眼泪都快下来了。

    “不,我发现你已经不爱我了……”洛阳深情并茂,配合上纠结的表情相当狗血。

    柳沁悄悄撇嘴,这家伙的演技太浮夸了!

    在洛阳的衣服上擦了擦鼻涕,柳沁带着哭腔说着恶心又肉麻的台词:“你要相信我,我的身体,我的心,全部都是属于你的……”

    两人纷纷拿出了前世在晚上八点档肥皂剧中学到的演技,再凭着多年基友间的默契,你一言我一语,将一对陷入猜忌的情侣演的入木三分。

    啪嗒……

    薛凯手中的鲜花坠落,就如同他破碎的心。

    沦为观众的他,被眼前这对狗男女秀了一脸的恩爱,不但没有识破两人三流的演技,反而在心中自行脑补了这对狗男女滚床单的情景。

    原来自己一直苦心追求的妹子,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向在情场无往不利的薛凯感受到了一股侮辱,这种侮辱让他本就不高的涵养遗失殆尽,他发出了属于单身狗的愤怒吼叫:“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不会让你们好过!”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洛阳停止秀恩爱,佯装生气道。

    “老公,揍他!”柳沁也跟着叫嚣道,她才是最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个,显然这些天被这个薛凯给恶心到了。

    薛凯一个机灵,担心洛阳真的把自己给揍一顿,冷冷留下一句“你们给我等着”的狠话之后,愤怒的转身跑路。

    确定薛凯离开后,柳沁松开抱着洛阳的手,嘴角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把门关上,柳沁脱掉鞋子跳上沙发,大声道:“噔噔噔噔!下面我宣布,奥斯卡男女主角,都由柳沁同学获得!……咳,谢谢各位给我颁发这个奖,能拿到这个奖,首先要谢谢我的爸爸妈妈……”

    “女主角是你的,男主角必须是我!”洛阳打断了柳沁的获奖感言,他觉得自己才是刚刚那处戏的关键角色。

    柳沁不屑道:“就凭你那浮夸的演技,连薛凯手里那捧花演的都比你好!”

    “我去,那你的演技就好?偷偷用口水抹在脸上当眼泪别以为我没看到。”

    “我这叫入戏你懂什么,我不想和你这种不懂艺术的人说话,降低我得档次。”

    “你还有档次,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姐姐刚刚的眼神戏以及内心戏?是你那种流于表面的演技可以相提并论的么!”柳沁自卖自夸,不要脸之极。

    “呵呵。”洛阳冷笑。

    “呵呵呵。”柳沁回以冷笑。

    “呵呵呵呵。”洛阳继续冷笑。

    “呵呵呵呵呵。”柳沁最长冷笑。

    最后两人得出了一致的结论:关键是薛凯脑子不好使。

    喝了口茶,洛阳正色道:“你说那个薛凯,是飞龙卫视某个领导的儿子?”

    “没错。”

    “下一站天后是飞龙卫视的节目,他不会轻易放过你,你要小心了。”洛阳认真道。

    那个薛凯明显不是什么大度之人,眼下虽然可能放弃追求柳沁,但也很有可能使些手段来报复他们。

    柳沁笑道:“难道他会找几个小流氓来堵着我们修理一顿?如果他真使用这种低级的报复手法那也是没谁了。”

    “这倒不至于,但你别忘了他在节目组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如果在中间耍什么花招来影响你的比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哥的绝对实力面前,管保叫他飞灰湮灭!”柳沁修长白嫩的葱葱玉指逐渐合拢,一副尽在掌控的中二模样。

    洛阳撇嘴,指望这二货认真起来还真难,只能他帮这个二货多上点心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