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阿嚏……阿嚏……”洛阳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感觉有点儿冷。

    柳沁递过来一张卫生纸,一脸的鄙夷:“是不是男人啊,大夏天的竟然感冒。”

    “我信了你的邪!”洛阳擦了擦鼻涕,脸色难看道:“昨晚是谁特么信誓旦旦的说,夏天不用盖被子?真不用盖被子的话,你干嘛自己盖?”

    他有理由怀疑这是柳沁对自己的报复。

    昨晚被柳沁强行留下陪护,结果因为没盖被子,一夜过来洛阳光荣的感冒了,呼吸不畅,十分难受。倒是柳沁,盖着医院的被子,身上裹得严严实实,也不知道分给自己一点。

    对于洛阳的抱怨,柳沁毫无同情心:“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弱。”

    “所以说,最毒妇人心。”

    “妇人?不好意思,姐姐还是处女。”柳沁傲娇的扬着头。

    “是灭绝师太那种吧?”

    “洛阳你想死!”这句话显然戳到了柳沁的痛处,作为地球人谁不知道灭绝师太是一辈子的老处女。

    “好了好了,扯平了,准备走人。”洛阳罢战。

    柳沁哼了一声,和洛阳去办了出院手续,办完之后两人又回到了病房。

    “回来干嘛,还有什么东西忘了?”

    “傻呀,我要换衣服!难道要哥穿着病号服出去?”说着,柳沁锁上门,动作利索的解开了衣服扣子。

    对于柳沁一会自称哥一会儿又自称姐的,洛阳已然习惯。

    至于柳沁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这种事,洛阳更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暑假两人住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柳沁可没少穿的跟沙滩少女似的在自己面前蹦跶,洛阳的神经早已经被锤炼的十分坚韧,此刻正悠闲地坐在床边玩手机。

    过了一会儿,柳沁似乎遇到了麻烦,出声道:“洛阳,你快过来帮我一下,这破胸罩老子穿不上去了!”

    “你这智商退化的真心很严重!”洛阳嘴上吐槽,人还是放下手机走了过去。

    的确,对于柳沁这种半路出家的妹子来说,每天穿胸罩无疑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暑假那些天几乎每天都是洛阳帮她扣扣子,早就轻车熟路了。

    这是一只白色胸罩,上面雕刻着淡粉色的繁杂花纹,后面的扣子分为上下两排。

    双排扣啊,貌似小了些。洛阳嘟囔一声,伸出手,绷紧扣子,然后有些费力的让两边扣在一起。

    “能不能快一点啊!”柳沁不耐烦道,香肩微动之间,好看的锁骨很深。

    “你这个扣子太紧了,我快不起来。”洛阳皱眉道,双排扣只扣到一半,就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可能我买小了。”

    “你这个是多大罩杯的?”

    “我没怎么注意……当时因为第一次去女性内衣店买这玩意儿,里面都是各种妹子,我实在不好意思挑,随便拿了一个就结账了。”

    洛阳扶额,摇头无奈道:“你现在是女人啊喂,你是女人!大家同样都是女人,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应该不好意思的,是上次帮你买卫生巾的我吧?”

    “还有,你买的这个胸罩大概是b,可是你应该穿的是c!你瞎呀!”

    “那怎么办?”

    “只能将就扣。”言语间,洛阳用力狠狠一拉,直接将扣子扣了上去。

    “嗯……好紧……早知道我就多带一个胸罩来了……”柳沁似乎有些吃痛。

    “说话归说话,别娇喘。”洛阳脸上三道竖线,这货竟然还敢发出奇怪的声音来霍乱自己的心神。

    “呵呵。”

    柳沁并不认为娇喘是自己的错,将雪纺的背心套在了身上,搭配下身的淡蓝色小脚牛仔,轻轻扭了扭腰,完美的勾勒出s形曲线。

    “我美吗?”柳沁凹凸有致的身材紧贴着洛阳,傲娇的勾起洛阳的下巴。

    她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应该被臣子们爱戴的称之为女王陛下。

    洛阳却注定不解风情,一巴掌把她的手拍开,不客气道:“再敢发神经,小心明天继续住院。”

    “……”柳沁只能哼一声表示不满,哒哒哒走出了病房。

    出院后,两人打车坐到了一个酒店门口。

    “你住这儿?档次可以啊。”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环境的确还算可以,一般人还真不愿意这么奢侈。

    “节目组的安排,我们苏省进入全国百强的只有六个人,我们六个都被安排住在这个酒店,每天早晨都会去舞蹈室练舞。”

    说着,柳沁带着洛阳坐电梯到三楼,进入了一个房间。

    “你们节目组这么良心?还负责你们的生活起居,给你们安排舞蹈训练?”洛阳有些吃惊道。

    “你说对了一半。”柳沁给洛阳倒了杯茶:“其实,这些都是一个富二代通过节目组安排的。”

    “富二代?”

    “是呀,一个有点钱的小开,叫薛凯,飞龙卫视一个领导的儿子,想泡哥来着,把我们几个选手的食宿都包了来讨好我。”

    “噗……”洛阳喝进去一半的茶全吐出来了,有些愕然道:“泡你……那个薛凯是个gay?”

    “洛阳!”柳沁杀人般的眼神锁定洛阳。

    洛阳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观念错误,他可以把柳沁当成个男人,但别人做不到,以柳沁这么妖孽的外在条件,有人追求很正常。

    “好吧……那你干嘛不拒绝,难道你真的弯了,准备玩玩儿断背?”

    “弯你妹啊,他名义上说的是无偿赞助我们苏省的选手,我拒绝了也没卵用。”

    “那这人人品怎么样?”

    “人品?”柳沁嗤笑一声道:“我只知道他玩过的嫩模拍成加强连都不够,高中的时候还曾经逼着女同学打胎,最可恶的是,他把他老爸新找的后妈给上了,他老爸气的差点把他逐出家门,这些事在他们圈子里都不算秘密,很多节目组的人都知道。”

    “道德败坏,渣中极品。”洛阳不得不佩服这位小开的水准,后妈都不放过也是没谁了。

    叮咚。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肯定是他知道我出院了来看我,最近实在是被纠缠的烦了,洛阳,帮我摆平他!”柳沁咬牙道。

    “有什么好处。”洛阳好整以暇的看着柳沁,眼神玩味。

    “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想让我给你爽一下?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柳沁一脸厌恶的看着洛阳。

    洛阳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虽然以前是讲过这个笑话,但当你真的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时候,能别提这个梗吗?”

    这个梗是前世宿舍里经常讲的一个笑话,如果自己有一天变成了女人,第一件事做什么,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先给兄弟们爽一下。

    没想到一语成谶,如今柳沁真的成了妹子,可惜洛阳表示有些无福消受哇。

    叮咚叮咚叮咚。

    两个人唇枪舌战的时候,门铃响的更加急促。

    洛阳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向门口:“算了,谁让我是唯一的男人呢……”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