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就这样和扬幂聊了一路,直到动车抵达天都。

    下了车,柳沁对洛阳挥了挥手道:“再见,有机会联系。”

    “再见。”洛阳笑着挥了挥手,两人在车上已经交换了联系方式。

    扬幂的性格很大方,也很健谈,也难怪……这个世界的扬幂毕竟是播音员,能说会道是最基本的要求。

    出了车站,洛阳打车来到天都大学。

    天都大学的门口有着一座巨大的雕像,雕像雕的是一头龙,盘在原地。

    这是天都大学最经典的产物,预示着这座学院的学生们都是盘着身躯的龙,一旦毕业,就将翱翔九天。

    头顶,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新生”。

    洛阳刚刚走到门口,就有一名胸前挂着学生会牌子的女孩子主动上前道:“同学,你是我们这一届的新生吗?”

    周围有好几个女生眼冒星星的看着洛阳,小声嘀咕道:“这个新生好帅啊!”

    任何学校都是这样,大一女生最矜持,大二最豪放,而大三则是出了名的如狼似虎。

    洛阳假装没听到那几个女生的议论,笑容淡然道:“嗯,学姐好,我是美术系新生。”

    和别的新生局促紧张不同,洛阳表现的很淡然。

    前世作为大学毕业好几年的男人,心理年龄自然是要比这些还在象牙塔中学习的学生们要大的,表现的也是恰到好处的成熟。

    “美术系还好,比较近,不用坐车,你沿着校园的中央大道,一直走到科技楼那边把学费给交了,如果你想住校的话,会有人带你们确定宿舍的。学校很大,如果你迷路的话,可以问人,学校里到处都有我们学生会的人在帮助你们新生。”这名学姐指导道。

    “谢谢。”

    洛阳道谢,按照她指的路向学校里走去。

    天都大学,是整个龙国最大的学校。学校里有不少校车,不过按照刚刚学姐的说法,美术系并不用坐车。

    十分钟后,洛阳总算是找到了那名学姐所说的科技楼,排着队,总算是把学费给交了。

    “你们美术系的宿舍在那边,跟我走吧。”这是一个戴眼镜的学长,颇为热情,一边介绍天都大学的文化,一边带路。

    天都大学校园景色很美。

    洛阳暌违多年,能够重返校园,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或许,这一世的大学时光,会十分美好。”洛阳露出了笑容。

    到了宿舍以后,洛阳向这名学长道谢。

    果然大学是个很美妙的地方,这里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每个人会为了学校安排的任务努力认真,哪怕没有报酬。

    等以后步入社会了,这群学生就会发现,大学教会了大家的善良,在社会里被大多数人摒弃。

    ————

    天都大学的环境很好,宿舍条件也很好,洛阳的宿舍号码是212。

    足足四间独立卧室,外加一个小客厅,以及一个卫生间,比前世几人挤一间好太多了。

    洛阳到了宿舍,选定了最里面的一间作为宿舍,宿舍里被子枕头什么的都是学校统一配的,洛阳本来打算去买,现在看来却是不用了。

    来到客厅,洛阳点燃一支烟,在窗口抽了起来。

    “同学好啊,我叫朱昌鸿,天都本地人。”又一名室友出现,是个小胖子,笑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我叫洛阳,苏省人。”洛阳掐灭了手中的烟,给朱昌鸿递了一根。

    “我不抽烟,谢谢。”朱昌鸿连忙摆手道。

    “砰……”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响动,一名带着眼镜的的男生抱着大包小包,满头大汗的停在了宿舍门口。

    洛阳和朱昌鸿很有眼色的上前。

    “你应该也是咱们的室友吧?来,我们帮你。”朱昌鸿道。

    “哦哦,谢谢,谢谢……”带着眼镜的男生连连道谢:“你们好,我叫任长江,来自吉省。”

    “以后不仅是同学,还是室友,说什么谢不谢的。”朱昌鸿笑呵呵道。

    半个小时后,最后一名室友也是姗姗来迟。

    这是一名长的有些小帅的男生,一进门就很是自来熟道:“哈喽,你们好,我叫王雨,来自福省。”

    洛阳几人也各自自我介绍了一遍,四人算是初步认识了。

    “人都来齐了。”

    说着,任长江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一堆零食摆到了桌子上:“各位别客气,都吃点,这是我们吉省的特产。”

    “哇,这是红肠吧?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王雨第一个笑道,拿起一根红肠吃了起来。

    洛阳和朱昌鸿也是拿着感兴趣的东西吃了起来:“你们省的特产还真不是盖的,很香!”

    吃完,几人都是向任长江竖起了大拇指。

    “晚上咱们出去喝酒吧,我请客,也算是尽一下地主之谊。以后大家要是交女朋友了,想出去玩,我这个天都土著也可以给大家指路。”朱昌鸿提议道。

    喝酒无疑是最好的促进友谊的方式。

    洛阳几人都没有意见。

    当晚,宿舍四人便出现在天都一个中档饭店,点了两瓶白酒,每人倒满,觥筹交错起来。

    不喝不打紧,一喝酒,三人就发现,洛阳的酒量很高,喝了半天,依然面不改色。

    反而他们三人,脸色都微微泛红,脑袋也是有些晕呼呼的。

    “洛阳,你怎么这么能喝?都三四杯了,没见你有什么反应啊!”朱昌鸿一脸的钦佩。

    王雨是除了洛阳以外酒量最好的,此刻亦是竖起了大拇指:“洛阳,你这个酒量,绝对是练过!”

    洛阳苦笑。

    自己的酒量之所以这么高,可以说全被拜柳沁所赐。

    因为前世他们兄弟几人,没事就喜欢出去吃烧烤吃火锅,自然少不了酒。兄弟几人谁都不服谁,于是就互相灌酒。

    所以洛阳今天的酒量,完全是无数个烂醉如泥的夜晚拼酒换来的。

    “不能让你这么轻松,兄弟们,灌酒!”任长江脸红脖子粗道,显然是有些醉了。

    几人纷纷起哄,倒满了白酒,轮流和洛阳喝。

    “干了这一杯!”朱昌鸿大着舌头。

    “轮到我了。”

    “我来!”

    对于车轮战,洛阳同样来者不拒,和谁喝都是一口闷的架势,结果很快王雨,任长江还有朱昌鸿都放倒了,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看着桌子上趴着的三个人,洛阳摇了摇头:“何苦来哉。”

    酒这东西要么是像自己这种后天练过的,要么是天赋异禀,否则还真别不服气。

    不过也有好处……

    通过这场酒局,212宿舍四人的关系明显拉近了许多。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