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天,教官重炮吹着军哨,云琦、公爵、开伞索排成一行,笔直地站立稍息。

    “今天,是公布积分测试结果的时刻,相信大家应该心中有数。”重炮黑亮的皮肤在室内灯光下,闪着炫目的反光。

    学员们目不转睛地直视前方,静静地听着测试结果。

    “公爵,1ooo积分,满分。”

    “开伞索,91o积分,优秀。”

    “云琦,88o积分,良好。”

    “真是可惜,云琦,以9天训练达到88o积分的,绝对屈指可数,可惜,这一批出现了两个变态。”重炮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公爵和开伞索,继续说:“我宣布,得到驾驶权限的,是公……”

    重炮正要宣布最后的结果,模拟训练室的大门突然打开,霍克将军在六名全副武装的护卫簇拥下,夺门而入。

    “慢着!”霍克将军如雷的声音打断重炮的最后宣布。

    “将军?”带着满脸的狐疑,重炮还是本能地立正行礼。

    “你先下去。”

    赶走教官,将军和他的护卫围着三人,他本人慢慢悠悠地转了一圈,然后在公爵身前驻足:“公爵,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忘了给我交代。”

    公爵一愣,不知将军话从何来:“将军,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霍克将军盯着公爵一眨不眨的双眼,没有看到预想中的不安和愧疚,反倒有些疑惑的感觉。

    最后,将军轻轻叹了口气,用只有二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很可惜,你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

    随着,将军面色一沉,以下达命令的口吻道:“公爵杜克听令,鉴于你隐瞒与眼镜蛇脑之一的男爵夫人之间的关系,按照特种部队的纪律章程,剥夺你预备队员的身份,暂时关押禁闭室。如果你协助过眼镜蛇的行动,你将等待最高军事法庭审判。”

    “将军,听我解释……”公爵意识到什么,大声喊道,希望将军能听他把话说完。

    可是,站在将军身后的六名护卫不由分说,将他押送出模拟训练室。

    在离开的一瞬间,公爵怒目注视着好兄弟——开伞索。

    在诸人中,只要开伞索知道安娜(男爵夫人)和他的关系。自己被抓,则意味着好兄弟可以得到宝贵的驾驶名额,再联想到开伞索与云琦的积分并不悬殊,那么背叛的理由就顺理而成了。

    看着公爵最后的眼神,开伞索不知所措,竭力辩护:“不是我,我没有出卖你……”

    “开伞索,注意你的言行。”等到大门自动关闭,将这里的一切声音隔绝在特质金属内后,将军厉声警告开伞索的失礼。

    然后,走到云琦身前,用拳头轻轻锤击他的左肩:“小子,你的运气很好,恭喜你获得驾驶加铠甲的权限。”

    “是,将军。”云琦立定身形,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好干。”将军漫步离去。

    等将军离开,开伞索意识到什么:“是你,是你出卖了公爵!”

    云琦:“开伞索,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开伞索懊悔地用双臂将头抱住:“对不起,你不可能知道安娜就是公爵未婚妻。我是怎么了?竟然怀疑自己的同僚。”

    开伞索受到不小的打击,被最好挚友怀疑,难怪他做出不够严密的推理。虽然推理已经非常接近事实。

    ……

    和其他晚上一样,用餐时间是轮回者们唯一聚集在一起的机会。云琦、海伦娜、铁锋还有爱德华,坐在一张餐桌上,一同享受着特种部队特别烹饪的营养晚餐。

    “听说你顺利通过机甲训练的测试,恭喜你。”铁锋说道。

    “运气而已,要不是公爵因为男爵夫人的事被将军关押,我未必通过测试。”云琦喝了口饮料,味道差极了,这种融合大量卡路里的合成饮料,营养丰富、易于消化,就是口感差得好像在喝药。

    “不是‘未必’,是一定被淘汰。别告诉我,公爵被关押的事与你无关。”海伦娜摆手撩动魅力无穷的金色长,在灯光的照射下,秀随着摆动,反射出迷人的金光。看得满桌的男人们纷纷停下用餐,痴迷地看着这位尤物。

    经过短短几天的训练,海伦娜越的容光焕,在一颦一笑间,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吸引力。

    三人中,云琦还保持着清醒,他甩甩头,将杂念驱除出去,然后将手中的纸杯饮料放下:“海伦娜,你越的漂亮了,漂亮的让人有些担心。”

    “担心我吃了你?”海伦娜扑哧一声笑道,眉角眼梢尽是万种风情。

    云琦借着说话,凑近身子,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我担心,我们中有人觉醒的特别属性,却隐瞒不报。这可不利于团队合作啊。你说是不是,魅力四射的海伦娜小姐?”

    他特地在“魅力”两个字上加重语气。

    “你……”海伦娜一时语塞,似乎被一语中的。

    海伦娜起立转身,丢下一桌的同伴,和尚未用尽的晚餐,优雅地离去。

    看着完美身段的背影,云琦将盘中最后的食物塞入嘴巴,带着胜利般的笑容,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开。

    “这是在唱哪一出戏?”铁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不明白,刚才还互相挑逗的二人,怎么转眼间各奔东西。

    爱德华慢条斯理地咀嚼着富含高营养的炒豆,许久才道:“两个小青年玩暧昧,你个大老粗凑什么热闹。快些吃饭,还有六天时间,就要开始新任务。”

    夜深了,海伦娜坐在冰冷的集装箱上,百无聊赖地荡漾着一双美腿。

    这次,她没有穿着特种部队专用迷彩服,而是换上一套都市白领的工作装。

    紧身的黑色西服,配上别有花式图纹的白色衬衣,显示出另一番美感,更无法掩饰那对饱满且傲人的“人间胸器”。同样黑色的一步裙下,是一双白得晃人的修长美腿,透明的丝袜将肌肤衬得完美无瑕,即便在灯光有限的仓库中,看得让人口舌干。

    “好雅兴啊。”黑暗中,云琦的身影忽然闪现。

    这里是特种部队摆放物资补给的仓库,虽不至于重兵把守,门口至少有二人以上哨兵。可这二人不知用什么方法,偷偷潜了进来。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海伦娜没有一丝惊讶。

    “美女有命,焉敢不从。”

    看二人谈笑风生的模样,晚餐的小冲突多半是一场戏。

    ps:开伞索的积分之所以与云琦相差不远,在训练的头几天里,还未驾驭加铠甲的缘故。积分是累加制计算的,特别在此说明。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