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泰勒等人还未进入任务世界,就得到一个对他本人非常有利的消息:一种诱隐藏剧情的任务的手段。

    之前,泰勒是海军6战队的爆破专家,在爆破方面颇具心得。在进入轮回世界后,他依然决定走爆破路线。

    正巧,任务生在《特种部队》,其中,有一名隶属于眼镜蛇组织的爆破精英引起了泰勒的注意,他有个外号,叫“萤火虫”。

    不过,萤火虫并没有出现在第一部《眼镜蛇的崛起》中。但不知为何,他得到一个在第一部中引出萤火虫的手法。

    “绑架男爵夫人?”听完泰勒的简述,云琦没想到他会有如此大胆的计划。

    正如《特种部队》第二部中,萤火虫配合白幽灵,将眼镜蛇指挥官从特种监狱中救出来。大概是受到这一情节的启,泰勒打算俘虏男爵夫人,引出萤火虫。

    他的真正目的是杀死萤火虫,得到专属萤火虫掉落的“萤火虫型爆炸飞弹”技能。

    那是个必掉的技能!

    所以,泰勒需要一个活着的男爵夫人,以便触萤火虫劫狱事件。

    当然,泰勒的一切计划被贪婪和算计破坏,随之而去的还有“野心”,如今只剩下一味的向云琦屈服。

    “这么说来,当轮回者强行改变剧情而产生无法推动下去的时候,剧情则自动调整。就如男爵夫人被抓,无法展开后面进攻特种部队总部和巴黎事件的时候,萤火虫会出现,将她救出,为了让剧情继续下去。你确定这个方法可行?”思考片刻后,云琦有所启道。

    “绝对可行,这是一位资深前辈告诉我的。”

    从泰勒的表情,云琦看得出他没有说谎。

    如果这类计划已经被资深轮回者证实可行的话,那么确实有必要为了更多的利益,而做出类似绑架男爵夫人的冒险。

    此时,一个大胆的计划浮现在云琦的心头,虽然只有一个粗略的轮廓,但所要承受的风险、以及得到的回报之大。连计划的设计者——云琦都被自己的胆大妄为给吓了一跳。

    云琦微微摇头,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先,要通过训练任务,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自身实力,那才是王道。

    “很好,泰勒先生,你的配合我很满意。”云琦点点头道。

    泰勒着急道:“你承诺的1oo点功勋值呢?我已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云琦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那么,请签订这份契约,我们在商讨功勋值的事。”

    一份关于绝对服从云琦指挥的契约送出去,然后由另一方的泰勒接受,只要签下名字,契约自行生产,双方意志将受到来自轮回世界的制约。

    “不!”泰勒坚决不肯签订不平等契约,一旦签下,等于是将自己的生死主权双手奉送给对方。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解释的。

    “为什么不?之前你可是答应听我的指挥的。你不会以为一句简单的承诺,就能令我信服?除非你想反悔。”云琦平静的声音,此刻在泰勒听来,犹如恶魔的低语。

    泰勒告诫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方面妥协。

    最后,泰勒指天为誓,表示不再和云琦作对。

    云琦也没有特别强求。他知道,有些事情,可以透过威逼利诱令对方妥协,而还有些攸关生死的事情不是靠几句话就能办到的。

    “不签也行,那就交出你从轮回世界得到的‘入侵者’吧。”云琦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

    可在泰勒听来,犹如雷亟,表情有些僵硬,下意识说:“你怎么知道的?”

    “就现在知道的。”云琦看着对方,笑得越灿烂。

    读心术果然是坑蒙拐骗的最佳利器,区区一句试探,就套出对方的一张底牌。

    当然,这还远远不足以让云琦猜出对方藏有‘入侵者’u盘。如果结合之前在初始空间的经历(在离开杰克后,遇上的新手招募),那推出泰勒一行人必然接受招募任务,身上自然藏有预支奖励的“入侵者”u盘。

    其实,在泰勒说出的四条情报中,有一条就是关于黑客盗取特种部队内部机密的,那个时候,云琦就意识到“入侵者”的存在。

    而轮回世界出产的“入侵者”u盘病毒,正是攻克特种部队的网络防火墙的绝佳杀器。

    在是否交出u盘的事情上,泰勒犹豫了,“入侵者”不仅是资深轮回者给他的预支回报,同时也本次招募任务的关键道具,失去他,等于失去完成任务的可能。

    要知道,接受招募任务,他们可是借贷了足足15oo点,要是不能完成,后果就要乖乖地吐出。

    现在,点数被四人瓜分,还债的重担落在他一人身上。

    “泰勒先生,我很想知道,你讨价还价的底气从何而来?”云琦悠然坐在舒适座椅中,双手十指交叉,成“拱桥”形,十指背微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犹豫不决的泰勒。

    泰勒幡然醒悟,功勋值还未交易,主动权尽在对方掌握之中。也就是说,此刻的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泰勒一咬牙,心道:“好,这是你逼我的。”

    最后,双方做出最终交易:泰勒以“入侵者”u盘交易1oo点功勋值。

    但交易完成后,泰勒极度不爽地转头看向眼前的“吸血鬼”:“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逼我签订指挥契约?”

    云琦笑而不答,以逼签契约为虚,以索“入侵者”为实,一招虚晃,玩的实在是高明之极,就算泰勒意识到对方的目的,但为了保帅,也只得忍痛弃車。

    对方的反应证实了泰勒的设想,他终于明白,自己在和一个什么样的人作交易。

    如今,他已经被敲诈的连骨头渣都快不剩了。

    完成一系列交易,特种部队飞机刚好降落在荒芜沙漠的地下基地中。

    训练主线任务也拉开了序幕,幸存的轮回者在接受特种部队将军的褒奖和训话后,很快在专人的引导下,进入到各自选择的训练场。

    和其他轮回者不同,云琦因为同时选择两个基础训练的关系,纹章中跳出优先训练的选项。

    他毫不犹豫地在“狙击基础”旁打勾。

    狙击基础训练开始。

    经过一天的休整后,云琦被领入一闪门中央标有狙击枪图纹的房间,里面别有洞天:一马平川的草原上,立了一排排人形靶子。蓝天白云当头,有别于沙漠中的炎热,阳光很温暖、很舒适,伴随着徐徐微风,令人精神一震。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