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职业赌徒,不仅需要高的概率运算力、观察力以及识别老千的基本功,而最重要的,还有直觉。

    很多时候,直觉往往是挽回一场赌局的至关因素。这一点,对于驰骋拉斯维加斯的云琦来说,并不陌生。

    这一次,直接在他做出抉择的一霎那,亮起的心灵红灯。

    他慢慢放下触及门把的手,整个人陷入沉思中。

    刚才与竖锯对话的一幕幕,又重新在脑海中回放。

    竖锯的一言一行,细微的表情变化,又如录像倒带般在他的意识中回放。

    他突然惊讶的现,竖锯并不是一直都面无表情,在述说游戏规则、以及回答yes、no的时候所流露出来的表情,证明绝对是没有说谎。

    那么说来,竖锯是一个懂得控制感情的人,绝不是云琦以前遇到过的、只会板起一副死沉沉的扑克脸就了事的泛泛之辈。

    感情是最难控制的东西,它代表了感性。人们往往可以学会抑制感情、隐藏感情,但要彻底自主控制,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做到控制感性的人,身上必定是理性占据主导地位。这类人,往往身上还贴着“高智商”、“高情商”的标签。

    一个高智商、高情商的犯罪者,会和一个同样智商不低的人玩一个靠运气决定胜负的游戏吗?

    云琦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轻视对手的低级错误。

    想到这里,云琦的视线很快从金属门上转移。

    既然问题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简单,那么解决问题的方式就不能集中在直观事物上。

    高智商犯罪的最大特点,就喜欢留一些细微的破绽,让你去思考、去现。你的失败,正好用来为犯罪者印证你智商不如他的佐证。

    找到了突破口,就需要更多的观察来印证这一想法。

    好在房间很窄,东西非常的有限,可谓一目了然。

    云琦的目光有规则地扫视着,将房间内一切尽收眼底。

    少顷,他做出一个“原来如此”的点头动作。

    云琦再次转脸面向电视中的老头:“竖锯先生,因为你刚才的慷慨承诺,接下来,我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离开这个鬼地方。表面上看,这是个不错的几率,如果放手一搏,我还是有很大几率进入天堂……”

    说话间,云琦嘴角微微一翘:“但这有个前提,那就是你所谓的‘天堂’是否和我们心中的天堂一致。天堂,可以理解为离开这里、回到极乐的地方,但在我们东方,天堂却有另一番意思。我非常怀疑,你所谓的‘天堂’,未必是我先前以为安全的地方。因为有时候,天堂也是死亡的代言词。而在你们教徒眼里,出身便身负原罪的人类,只要得到救赎,死亡是解脱并通向天堂的重要环节,不是吗?”

    顿了顿,他又道:“或许,‘地狱’才是我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我说的对不对,竖锯先生?”

    “我说过,我不会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竖锯回答的很坚决。

    “当然不是要你来回答,因为答案我已经找到。”

    “哦,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你这样有意思的小家伙。”竖锯表达出浓浓的兴趣。

    ……

    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越同星球生物的高智能,令人类成为傲立于世界之巅的存在,掌控一切生物的生与死。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就可以高枕无忧。因为,同类的存在,使得“人”面临着各种不得不面对的考验。

    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任何生物之间关系来的复杂、多样。

    如何处理人际关系,是所有人都要面对的问题。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哪怕面对同一个人,它也会随着人们思想的改变而生变化。

    这就是人心无常。

    但不论人心有多么的善变,不论人际关系如何的复杂,都有一个永恒不变的宗旨:掌握主导权。

    它表现在社会中,正如老板与打工仔之间的区别,领导与下属之间的从属,劳心者和劳力者的鸿沟一样。

    掌握人际关系中的主导权,你就等于掌握了控制他人行动和意志的核心。

    云琦是心理学方面的高材生,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正如绑票犯和苦主之间,苦主永远是砧板上的肉,任由绑票犯鱼肉。

    不过,这次云琦遇上的“绑票犯”有些不一样:一不为钱财名利、二没有私仇国恨。

    他想要的,无非是一场考验游戏。

    因此,这类人是云琦遇到过的人中最难缠的一种。

    更糟糕的是,云琦从一开始就陷入绝对被动之中。犹如扯线木偶般,在对方预先设定好的游戏规则中,亦步亦趋、如履薄冰。

    任何处于云琦的位置的人,都只有乖乖就范得份,唯一可寄望的,就是多一分竖锯的“慷慨”。

    难道无法逆转这种关系吗?

    云琦如今所做的,正是逆转的答案。

    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对方主动对自己产生浓厚的兴趣。

    只要有兴趣,云琦就能凭借高的心理诱导,将主导权慢慢抓回来。

    如今,云琦的话果然奏效。

    “天堂和地狱的诠释,可以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云琦说道。

    竖锯忍不住道:“问题是,你不知道哪种版本才是正确的。”

    云琦打了个响指:“没错,正如你所言,我确实也无法肯定。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凭空产生,既然不是凭空产生,自然有迹可循。”

    “你现了什么?”不知不觉间,竖锯顺着云琦的话题,当然,在他的潜意识中,只要不回答对方的问题,就不算违背游戏规则。

    他不知道,此时一个不留神,话题的主导权已经生逆转。

    云琦指了指地上,道:“这便是我找到的痕迹。”

    竖锯露出一个不解之色,从他监控的角度看,地上空空白白的,没有一物,他不禁疑惑道:“你是在故弄玄虚?”

    想不到,生死在即,云琦还笑得出来:“看来你的摄像镜头需要换一个更高分辨率的。在我的角度,它们可是非常清楚的哦。”

    竖锯毕竟是高智商犯罪者,给他多几秒时间思考,马上找到答案:“你是说……灰尘?!”

    “冰果,答对了。”云琦打了个响指道:“很幸运,你留给我的是一间常年无人居住的密室,要不是因为这一点,我也无法找出你话语中的矛盾。”

    竖锯开始动容:“矛盾?”

    “没错,就是矛盾。你刚才说过,三扇门中,一扇通往天堂,两扇通往地狱。在我之前的理解中,地狱代表死亡,天堂代表生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将天堂、地狱联系到生死呢?”

    电视中的竖锯依然面无表情,但就在说完刚才那番话后,云琦注意到竖锯的喉结微微的上下滚动一下,这个细节逃不过他的观察。

    云琦继续说:“答案很简单,我在不知不觉间,受到了你的心理暗示,再加上门上的半天使半恶魔图案。和善的天使自然代表生机,狰狞的恶魔理所当然代表着死亡。真是个巧妙的心理加视觉暗示,以至于误导我走向错误的一端。”

    他顿了顿,接着道:“人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动物,思维的复杂性有时候会成为被他人利用的工具。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在介绍三扇门后,特别给出一个善意提醒,告诉我,接下来的选择将决定我的生死。真是很有意思,你没有直接告诉我天堂之门和地狱之门背后代表的意思,却让我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顺着你构想的思路,自己跳入思维陷阱中。”

    “你是想说,我欺骗了你,故意引导你走向死亡吗?”竖锯说道。

    “不,恰恰相反,你没有欺骗我,只是我被人类自身的惯性思维所左右。至于你,不过是巧妙利用语言艺术,加上一点点视觉和心理暗示,将我带入误区。事实上,你在语言艺术上的造诣,甚至可以媲美欺诈师。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你这一次面对,是同样掌握欺诈艺术的我。”

    作为职业赌徒,想要驰骋赌场,在世界最流行游戏——德州扑克中大杀四方,不仅要有凡的读牌能力,同时还要懂得欺诈。用德州扑克高手的话说:我不在乎我手中的牌有多强,只要我知道你手中的牌不够强,就更够了。

    很多时候,你手里抓了一把最烂的牌,而对手抓了一把比你稍强的烂牌。这个时候,真正的大师级赌徒是绝不会弃牌的,而是用虚张声势的手段,令对方误认为自己摸了一副好牌。

    这就需要一定的欺诈艺术,因为你面对的不仅是烂赌鬼,很多对手是同样掌握高牌技和读牌能力的职业赌徒。这个时候,你如果不懂欺骗艺术的话,结果则是被对方反过来将军,输得底裤都不剩。

    竖锯既然能绑架云琦,自然对他的过去了如指掌,也明白对方所指的“欺诈师”代表的意思。

    “云琦先生,你最好先做出真正的选择,而不是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竖锯平静地说道。

    “我有的是时间。”云琦回答道。

    “不,时间没有你想象的多。”竖锯眉毛一展,竟露出微笑:“忘了告诉你,你不是唯一被困住的人。如果不能在别人之前离开这里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还有其他人?”这倒出乎他的预料。

    再次看向竖锯,云琦突然现,眼前还算慈眉善目的老人脸上,忽然多了几分令人畏惧的疯狂。

    “看看你的四周,墙壁上的通气孔还有一个功能,里面有我为你准备的**。”

    **是剧毒气体,最有名的,就是二战时期犹太人集中营中的毒气室,里面用的正就是**。

    “所以,是你的时间不多,而不是我的时间不够。”竖锯的一句话,几乎将云琦好不容易争夺来的主导权葬送。

    好在云琦见过大世面,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吓倒的,但不得不承认,云琦准备用来戏弄竖锯的腹稿只能胎死腹中。

    “好吧,我承认,你是我遇到过最难缠的对手。”云琦不再绕弯子。

    “你用心理暗示的手段,误导我把天堂联系到‘生’,地狱等同于‘死’。得出错误结论的结果,必然是走向错误的道理。事实上,你几乎要成功了。但你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致命错误。”

    “你是指地上的灰尘。”竖锯说道。

    “没错,这里是密室,长期无人居住,地上起了一层的灰尘。就因为是密室,那么你送我进来的入口只要通过生门。在我快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三扇门前的地上,有两处留有脚印,而且还是一出一进的脚印。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天堂之门只有一扇,送我进来的人自然不可能从‘死门’出入。于是乎,我意识到你做出的误导暗示。”

    云琦顿了顿,面色一冷:“正因为小小的一个破绽,让我意识到地狱之门才是我生的希望,而天堂之门不过是披着华丽伪装的死亡之路。”

    说到这里,云琦突然走到三扇门前,没有一丝犹豫地拉开中间那扇。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