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云琦从无意识的昏睡中苏醒,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遍布蜘蛛网的昏暗天花板。

    借着床边破旧台灯出的淡黄色光线,隐约辨认出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一件不足十平米的小间,四壁没有窗户,三扇涂有血红色油漆的木门在这个以灰色为主色调的空间中,显得格外醒目。

    距离木床不到三米距离,孤零零摆着一台老式电视机,就是在偏远穷乡僻壤的美国西部,也很少见到这种带有8o年代气息的老古董。

    云琦警惕地环视四周,可以确定这里没有第二个人,这才小心翼翼地下床。

    他嗅了嗅空气,沁入鼻腔的是不适的霉味。

    联系起四周随处可见的蛛网,以及满地的灰尘,这间未知的小屋不知被遗弃了多久。

    “我怎么在这里?”这是从云琦脑海里冒出的一个问题,他试图迈步走动几下,豁然现,自己双脚双手都被绑缚在四块冰冷的铁拷中。

    看到铁拷的厚度,云琦果断放弃硬拽的打算。

    “明明我在拉斯维加斯最大的赌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鬼地方!”见无法脱身,云琦索性冷静下来,开始回忆昏迷前的场景。

    可不知是什么精神状态不好,还是被人下药迷昏后的后遗症,脑子里空空的,一时没了思绪。

    “难道自己被绑票了?”云琦猜测着。

    这个想法倒不是空穴来风。

    作为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凭着一手精湛的赌术,在遍地黄金的拉斯维加斯各大赌场大杀四方,不知不觉间得罪了不少人,其中有不少是黑帮中人,联系自己被囚禁于此,多半是黑帮所为。

    “该死,不就赢了几百万美元,至于将我囚禁在这个鬼地方吗?”

    几百万在一掷千金的拉斯维加斯确实算不得大数目,随便一个豪客一夜豪赌也不止这个数字。

    可是,云琦忘了一点,在美国经济日薄西山的当下,几百万美元绝对让很多手头拮据的美国人铤而走险。

    云琦的目光转向老旧电视机,这是款风靡美国七八十年代的电视机。但现在已经跨入2o15年了,放在这里未免也太突兀了一点。

    电视机处于开机状态,弥漫的雪花画面证明它此刻正处于无信号频道。

    就在云琦想办法摆脱铁铐,雪花弥漫的屏幕突然一滞,闪出一个人头:那是一个面部苍白、略带病态和疲倦的白老头,最让人第一眼印象深刻的,则是与病态极不相称的眼神,如鹰隼一般犀利的眼神。

    以云琦广交人缘的经验,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往往是他最不想面对、也是最难缠的那一类人。

    虽然对方看上去很憔悴,但那双直通灵魂的眼眸,当焦距在云琦身上时,令他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的数拍。

    “你好,来自东方的云琦先生,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游戏?绑架我就是为了玩场游戏?

    云琦非但没有惊慌,反而摆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要不是年轻的面庞昭示出他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龄,不知情者还误以为他是个经历过世事沉浮的老江湖。

    老头继续道:

    “你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天才,有着洞悉他人谎言的能力。本来,这份令天才都嫉妒的天赋,应当用在造福人类的正道上,可你却没有。最终在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中自甘堕落,枉费上帝对你的眷顾,将这份天赋是用在肮脏丑陋的赌桌上,以骗取大把大把的金钱。你太过依赖这份天赋,在我看来,你配不上它。现在,我就和你赌最后一场,看你还有没有被救赎的价值。”

    “在你面前有三扇门,其中两扇通往天堂,剩下一扇则通向地狱。地狱,还是天堂,由你自己选择。提醒你一句,一旦选错,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老人话音刚落,正对云琦的昏暗墙壁上亮起三盏照明灯,在每盏灯的下方,都对应着一扇金属门。

    借着灯光,每扇门的中央处镂刻了一张奇怪的脸:一半是代表光明的天使,一半是代表地狱的恶魔。

    半天使半恶魔,这就是老人口中的天堂和地狱之门?

    “等等……”云琦下意识叫道,电视画面突然定格,似乎是被暂停的录像。不过,云琦依然问道:“有个问题。嗨,我知道这不是什么见鬼的录像,这里既没有录像机,而且还是那种没有u盘播放功能的老式电视机。所以,你是在和我即时通话,不是吗?”

    说着,他指了指隐藏在天花板四角的微型摄像头,要在昏暗的房间里找到手指大小的摄像头,还真不是一般观察力能够做到的。

    此话一出,定格的画面再次晃动,老头出爽朗的笑声:

    “哈哈,不愧是哈佛大学心理系的高材生。好,看在你足够有观察力的份上,我就破例和你聊聊。另外,我特别给你一个优惠,允许你提一个问题,但我不会直接回答你的问题,还是以‘yes’或者‘no’的方式回答。好好思考,它可是决定你接下来命运的问题。”

    云琦神色思索道:“听起来就像是一道智力问题。给我一次问询“yes”或“no”的机会,我自然要问其中一扇门的性质三扇门。换而言之,我有三分之一的机会问出天堂之门,那样我直接胜出;还有三分之二的机会问出的则是地狱之门,然后我要在剩下的两扇门中找出天堂之门,那样一来,我还有5o%胜算。如此一来,1/3*1oo%+2/3*5o%=2/3,从概率学上讲,我应该有三分之二的生存。当然,前提是错误门的背后通向的是死亡。”

    他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电视中的竖锯,好像要捕捉什么似的。

    可对方始终保持着一张扑克脸,没有一点感情波动。

    “我知道你是微表情方面的天才,不过劝你收起你那赖以驰骋赌场的读心术吧。在我这里,你没有取巧的份。”老头突然道。

    云琦闻言,心中一沉,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正如老人所言,他是微表情分析的高材生,也是微表情心理学方面的天才。就算是他的哈佛导师,也要在微表情方面的难题上请教他。

    而他沉浸赌场却百战百胜的秘诀,也正是微表情分析这一天赋能力——读出对方手中牌力的强弱,正是赌场必胜之法。

    云琦收起颤动的心,知道这一次遇上真正的对手。每一个拥有微表情捕捉能力的人,最怕遇上扑克脸,这让他们的天赋无从下手。

    云琦有些语无伦次道:“那……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算了,还是不要告诉我好,免得知道后被灭口。”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以我的人格保证,只要你通过考验,你必然安全走向你自己选择的道路。至于我的名字嘛,外面的人都称呼我为‘竖锯’。”自称竖锯的老头倒是爽快的回答道。

    云琦点点头,以他的专业知识,自然很快从对方诚恳的表情中读出没有说谎。

    细细想想成功脱逃的几率,三分之二可以算是挺高的几率。不过,事关生死,哪怕是还有百分之一的死亡,云琦也不愿意轻易乱下选择。

    但想要提高生存几率,哪是简单的事。

    题目一旦定下,答案也随之尘埃落定,想要提高生存几率,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

    云琦是德州扑克的顶级玩家,精通数学方面的运算。经过一番心算,云琦可以肯定,“三分之二”的几率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看来只能赌一赌运气了。”云琦最讨厌把自己的生死交给运气,可他又能如何?

    “竖锯先生,请告诉我,中间门是不是通向地狱。”

    问话间,云琦突然现竖锯目光微微闪烁,然后听到竖锯富有磁性的声音:“yes。”也就是说,天堂之门是在左侧或者右侧。

    随着这句“yes”,绑住云琦四肢的铁铐自行打开。

    “该死!”云琦暗自骂了一句。

    运气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你可以寄望运气带来好运,但永远不要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飘渺的气运上。

    “好吧,至少我现在还有5o%的机会。”

    云琦一边自我安慰道,一边摇了摇头。接下来,该选左侧,还是右侧呢?

    生死抉择,对任何人都不是件轻松的事。云琦现在可以肯定,竖锯之前提到“生与死”的时候,那口吻绝不是在开玩笑。

    “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竖锯提醒到。

    云琦抬起头,望向竖锯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为什么拿我的性命开玩笑。”

    竖锯始终保持着扑克脸,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这是第二个问题,记住,你唯一的提问的机会已经用掉,何况这已出‘yes’或‘no’的范畴。”

    “那么,”云琦随手抬起手来,指向右侧门:“我选这一扇,如何。”

    说完这话,云琦的双目紧盯着电视画面,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竖锯面部表情上。

    “想知道答案?打开门你就知道了。”竖锯冷冷说道。

    云琦直直盯着竖锯许久许久,直到眼酸,也没能从对方面部表情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这一点,令他非常的不甘心。

    屡次在赌场上大杀四方的微表情读心术,难道真的无功而返吗?

    最后,云琦终于确定自己最后的投机失败。

    “收起你的把戏吧,微表情读心术,只能对付没有心理准备的菜鸟。”竖锯平静地说道。

    云琦大失所望,竖锯的难缠出他的想象。别说试探,就连刚才明显带有不屑的语言中,他都没能从对方的面部上读出一丝的“不屑”表情。

    旁敲侧击无效,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运气。

    是该到赌一赌运气的时候了。

    “男左女右,我还是选左侧门吧。”想着,他的手指已经接触到金属门的把手,门把手的冰冷感微微刺激了一下他敏感的皮肤。

    突然间,一个不详念头出现在云琦的预感中。

    “不对,我似乎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