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天使号的舰长室中,萧然的新认命已经通过了大天使号发送到了墨涅拉奥号旗舰上,并将由旗舰发送信息到月球基地,用不了多久萧然也就将成为地球军中一名正式承认的少校。

    对于由多势力联合的地球联合军来说,内部也不是那么团结稳定,欧亚联邦一贯与大西洋联邦不和,大多数时候出工不出力,甚至还有拖后腿的嫌疑。而东亚共和国虽然也同属地球联合军当中,但一手打酱油的技术无人能及,暗地里和plant方面也接触不少,对联合军的事物也就不那么热衷,所以大西洋联邦在其中占据了非常强势的地位。

    而第八舰队本就属于大西洋联邦,一个舰队的提督安排一个少校也算得上是轻而易举,哪怕会有些麻烦,但在萧然从还没登上大天使号就弄出的一连串动作下,也算不得什么了。

    虽然这个少校的含金量略少略少,不如玛琉那般至少还是个舰长手下还管了那么几十号人,可对萧然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不管这个少校到底有多少权利,只要有这个阶级就好。阶级够高那在完成任务之后肯定也会获得一个极高的隐形评价,而这个隐形评价又和任务的奖励息息相关,所以对萧然来说权利之类的东西倒变成了次要的。

    哈尔巴顿在和玛琉还有萧然两人说了话之后,就被旗舰那边催促着离开了。萧然目送着他从舰长室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出一句挽留的话,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被钢铁的大门给完全挡住。

    在哈尔巴顿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萧然眼中的时候,萧然也是狠狠的咬着牙齿闭上了眼睛,他知道哈尔巴顿这一去,就将是彻底的去了,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也只剩下记忆。虽然和哈尔巴顿相识不久,可哈尔巴顿的大气也让萧然受益匪浅,直接连跳两级占足了便宜,还将那四个参与者给禁足在了墨涅拉奥号上,确保了他萧然的安全。

    哪怕是哈尔巴顿做了这一切,萧然还是狠下了心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让哈尔巴顿离开了,没有去挽留是因为哈尔巴顿需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而且还超额的做了,哪怕是挽留了也没有任何理由和意义,一旦哈尔巴顿真的留在大天使号上并且活了下来,那对萧然来说那才是灾难。

    如果哈尔巴顿活下来,那大天使号不可能在降下地球之后一路毫无援军的单舰从敌占区突破前往阿拉斯加,更不可能被当作诱饵准备在阿拉斯加牺牲掉,哪怕不受到地球军高层的特别重用,但起码在哈尔巴顿的手下成为第八舰队的旗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没有了剧情之中大天使号发生的这些事情,那萧然对剧情的了解就完全废掉,之后的这个世界的走向就将是无尽的未知,萧然根本不敢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于目前如此弱小的萧然来说,那简直比拿自己性命开玩笑还要玩笑。

    在哈尔巴顿走出大门的过程里,萧然不是没有挣扎过,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哈尔巴顿活下来自己或许能获得更多的好处,但他很清楚,如今的他连冒险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该死的还是要死,该活的才能活得下去。

    在哈尔巴顿离开没多久,萧然也离开了,眼睁睁看着他人送死的滋味真是不太好受,之前明明可以救下芙蕾父亲却同样不管不顾的那次萧然没有和先遣舰队的任何人有过接触,所以萧然可以将之无视,这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所必须的心理素质,但在接触后得了好处还要不管不顾,这让萧然的心里确实是有些难受。

    萧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抱着脑袋一副假寐的姿势:“这是命,我改不了的,我现在的世界不是这里,而是普罗米修斯,那肯定是一个更残酷的地方,我必须习惯看着他人去送死,因为他命中注定就该死的,只有让他走上他命中的注定,只有这样我才能活下来。”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萧然想要逃避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回到房间里闭着眼睛,想着想着就莫名其妙的睡过去,等起来之后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变得正常,这就是萧然的自我调节,调节自己来更适应这个世界。

    也不知道萧然到底睡着没有,在大天使号上的警报响起来的同时萧然就弹了起来,快步的奔向了待机室。

    “全员第一战斗配置,全员第一战斗配置,请萧然中……少校,穆少校立刻前往待机室,随时准备出击。”

    与此同时,本来静止在地球外低轨道的第八舰队也因为出现的扎夫特舰队而全体做好了开战的准备,一架又一架的ma在新兵的操控下从战舰各处弹射而出,不到一会密密麻麻的ma就已经回旋在了第八舰队的前方。

    在大天使号的雷达上,距离五百以上的敌人足足有四艘扎夫特的战舰,更夸张的是这些战舰竟然全都带上了满额的ms并且都弹射了出来,二十多部机体里还有着四架本应该属于地球军最新锐兵器的高达,圣盾,暴风,决斗和迅雷。

    整个第八舰队此时还不到二十艘战舰,数量上比起扎夫特方面是四倍以上,ma数量比起扎夫特的ms数量也同样有着五倍的差距,看上去倒是火力十足强大无匹,但第八舰队的人都知道,此时整个舰队的战舰里几乎百分之五十以上是新兵,而ma部队有着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新兵配置,在面对此时二十多部ms的情况下,那看似强大的表面之后其实根本不堪一击,特别是在面对那四部全都使用光束武器的高达的情况下,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一捅就破。

    在萧然抵达待机室的时候,玛琉也在舰桥里通过通讯和在墨涅拉瓦号上的哈尔巴顿在争论着,在知道敌军配置的第一时间,哈尔巴顿就明白了一件事。这些敌人是跟随着大天使号而来,他们的目标也正是大天使号,要战,大天使号将受到扎夫特军的集火围攻,几乎不可能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当然以大天使号的沉没也能换来第八舰队惨胜的机会。

    而不战,那么整个第八舰队包括大天使号都将受到敌人的追击,除了大天使号和第八舰队的几艘高速舰有可能逃脱之外,其余的战舰和已经出击的ma只能成为敌人的活靶子。

    只是一瞬间,哈尔巴顿就有了决定,以整个第八舰队为盾来阻止敌人让大天使号提前降落地球,在哈尔巴顿看来,或许只要大天使号离开那敌人也就没有了战斗的意义,或许第八舰队损失会大了一些,但这种损失比起大天使号沉没来说是完全值得的。

    哈尔巴顿的想法是好的,但他万万想不到,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想法导致了整个第八舰队的全灭,他也随之牺牲。而因此大天使号也成为了无根的浮萍,最终被大西洋联邦当作了诱饵,任其在敌占区里横冲直撞争取了无数的时间,更在大天使号成功抵达阿拉斯加后再一次的被当做了诱饵,差点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立刻降落地球,这是命令。”哈尔巴顿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舰桥的屏幕之中,语气里全是不容置疑:“他们的目标是你们,如果你们离开了,他们也没有在继续攻击我们的理由,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和牺牲。”

    “是。”玛琉和巴基露露同时低下了脑袋,让人看不清楚她们的表情,但手指却笔直的碰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上,微微颤抖的身躯也说明了她们此时的心情。

    在屏幕黑掉的同一时间,玛琉也抬起了头对着舰桥里的所有人大声喊道:“引擎发动,最大速度脱离战斗,直接降落地球,目标阿拉斯加,在进入下降轨道后让穿梭机出发。”

    在下达命令完成之后,玛琉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窗外已经启动了推进器的旗舰墨涅拉奥号,心中默默地祝福着。

    巴基露露站着身子对着cic位置上的米莉亚利雅大喊:“强袭高达准备情况怎么样,基拉既然不在就让萧然少校驾驶它出击,至少在我们降落之前也要出自己的一份力!”

    “我驾驶强袭高达出击?”坐在待机室的萧然面对着穆指了指自己,一脸的愕然。穆坐在萧然前面,表情没有了以往的轻松,对着萧然认真的点了点头:“小鬼头不在,我可没有办法驾驶那个东西,你在训练机上驾驶了那么多次,应该没问题的。”

    萧然顿时瞪起了眼睛,虽然知道基拉会回来,但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却不能确定,可此时却不是直接违背舰桥命令的时候,萧然只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咬着牙齿点了点头:“好,我去。”

    就在换衣服的时候,一个身影也跌跌撞撞的推开门冲了进来:“老师,我刚才都听到了,我去!”

    “小鬼头!”伴随着穆惊愕呼声的是萧然那颗放松的心。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