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甩了甩脑袋,决定暂时不去思考那么深沉的问题,用着温和的语气安慰道:“基拉,这几天确实辛苦你了,但你不需要那么难过,因为不管你是不是调整者,你所经历的每一次痛苦也都有你的朋友伙伴陪着你,他们也和你一样,要在舰上帮助你战斗,要担心你的安危,同样要面对生死的威胁。”

    “所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不仅代表了你自己,还代表了这艘船上所有的人,托尔他们,被你救上船的那些人,还有大天使号的成员们,所以不论如何,我们在安全之前都没有其他选择的道路。”萧然说着,自嘲般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道:“你看,我也不是一样么,同样上了大天使号,虽然没有驾驶着高达去战斗,但我看上去可比你严重得多,先是中枪,然后是脑袋开花,还昏迷了整整两天,你难道不觉得我比你可怜么?”

    基拉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萧然那副到处被绷带缠着的样子,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忍不住笑道:“老师,你看上去的确比我惨多了。”

    “哈哈!”萧然哈哈一笑,忽然一阵咕咕的声音从他的肚子里响起,顿时打断了他的笑容,不过萧然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样子,故意唉声叹气的说道:“哎,我可是睡了两天,那么久没吃东西还得饿着肚子安慰我的学生,真是可怜哦。”

    “啊……”基拉不好意思的啊了一声,连忙立起了身子脚下一蹬就冲到了门边,先在门旁的一块面板上按了按,本来毫无重力的房间又开始缓缓的增加起了正常的重力,也让萧然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基拉弄完转头和萧然说了一句就匆匆离开了:“我马上去给餐厅看看有什么吃的。”

    萧然看着因为基拉离去而重新合拢的房门,顿时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发疼,不是因为那被撞出来的伤口,而是因为烦的。

    担心剧情的变动太大,担心基拉的神经迟早会崩断,更郁闷这一睡竟然睡了两天。

    “幸好在我昏迷这段时间里剧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现在还是按照着剧情的方向在前进,要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前面的事件发生变化,拉克丝没有登上大天使号这才搞笑了。”萧然用手拍了拍脸庞,放松似得呼出了一口气。

    “大天使号既然从阿尔忒弥斯要塞出来,没有获得补给的大天使就一定会前往尤尼乌斯7号补给物资,特别是生活物资方面。”

    “而且在我昏迷之后大天使号方面的剧情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也就是说时间上也不会有什么出入,那碰上拉克丝应该就是必然了。”

    萧然悠然一笑:“大天使号上唯二的两个调整者,应该会很有话题的吧?至于芙蕾,也是一个重要人物,从她那里绝对可以触发支线剧情,至于到底是什么还不能肯定。”

    “大天使号上的支线剧情还有穆,最后一战的时候避免他的失踪应该也算一个,不过这个支线剧情对我来说也很难啊。”

    “还有巴基露露……也不全对。”萧然想着想着微微摇了摇头:“对于除了我之外的所有参与者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剧情的概念,像之前使得基**上大天使号也罢,让大天使号逃离殖民卫星也罢,都成功的触发了支线剧情,那是不是说一定程度上维持剧情的发展也算是支线剧情呢?”

    房门再次被打开,打断了萧然的思考,萧然一转头看见的却不是基拉,而是穿着粉色地球军军服的米莉亚利雅。

    米莉亚利雅一进来先是对着萧然可爱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才歪着脑袋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萧然:“看来老师已经平安无事了,亏我还替老师掉了那么多眼泪。”

    “呵呵,我已经听基拉说了,真是谢谢你为我担心了。”萧然笑了笑站起了身,从米莉亚利雅手中接过了装满了食物的盘子,里面的食物全都是些简单清淡易于消化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担心老师那也是应该的。”米莉亚利雅背起了双手,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要不是老师一直在帮我们,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老师你没有事情真是太好了。”

    “那我帮助你们也同样是应该的。”萧然笑了笑,道:“毕竟我可是老师,不是么?”

    “嗯嗯。”米莉亚利雅重重的点着头,在两人聊着天的过程中,萧然也慢慢的将自己的肚子给填饱了。

    米莉亚利雅看着萧然吃完东西,也向萧然说起了自己心中的迷茫和恐惧,萧然一直很耐心的听着小女孩的发泄,但心中也是哭笑不得,什么时候他萧然竟然成了一个所有人的精神导师了?等好好的安慰好了到后面已经泪眼汪汪的米莉亚利雅,距离他醒来的时间也过去了差不多几个小时。

    几个小时的时间除了吃点东西之外,其他的时间都全花在两个迷茫的少年少女身上,刚想站起来到处走走,可等他刚刚走出房间,就看见玛琉独自走了过来,在看见玛琉之后萧然也是苦笑一声,伸手将之迎进了房间。

    “萧先生,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么?”两人刚刚各自坐下,没等萧然开口,玛琉就带着一丝关心的语气问了起来。

    感受到对方语气里的真诚,萧然也稍稍郑重了一些,微笑道:“多谢拉米亚斯小姐的关心,我感觉恢复得还不错,我的恢复能力从来都要比一般人强一些。”

    “那就好,看见你无事我也就放心了。”玛琉笑了笑着点了点头,带上一丝歉意对着萧然说道:“萧先生,之前谢谢你劝说基拉少尉帮助我们,还在海利奥波利斯帮助我们对抗扎夫特的进攻,让不是军人的你面对这样的事情,最后还弄得萧先生你身受重伤,让你的学生也多次加入到战斗之中,我觉得很抱歉。”

    萧然连连摆手,客气的说道:“哪里哪里,我也是为了帮我自己,那种情况下如果不那样做,恐怕我现在也不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至于基拉,虽然第一次是我的原因让他加入到战斗之中,但之后我想他也和米莉亚利雅他们一样,也是想为这艘船和船上的平民们做些什么。”

    “是啊。虽然像他们这样大的孩子上战场的已经不少,但一开始就要让他们经历这样的战斗也确实为难他们了。”玛琉微微感叹,忽然一笑然后直直的看向了萧然:“那萧然先生你呢,你也有能力为你的学生和船上的平民们做些什么,那你是否愿意和基拉他们一样呢?”

    玛琉的话恰好和了萧然的心思,毕竟要完成主线任务二就必须要选择一个势力加入,萧然能够加入的自然也只有大天使号了。可看见玛琉现在这样带着一丝请求的表情,比起之前用枪瞄准自己时的那副态度,萧然也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对方。

    “我?”萧然挑了挑眉毛,缓缓的弯下了腰,恶作剧似的将自己的头凑近了玛琉,轻声的问道:“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做些什么?”

    “唔……”玛琉反射性的挺直了背,这样以来也稍微距离萧然远了一些,脸色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发红。在看见萧然恶作剧得逞一般的哈哈大笑后,也是没好气的转开了头:“萧先生,以后请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在看见了玛琉那有些羞涩强做出镇定的表情后,萧然的心脏也是忍不住噗通噗通的跳了两下,不过却没有在作出其他过火的事,只是无奈一笑:“我倒也没想要开什么玩笑。”

    玛琉听见萧然那不置可否的话后也是愣了一下,她和萧然并不相同,对萧然这个人就连一丁点的了解都没有,刚才的脸色发红也不过是因为女性的本能而已,谈不上对萧然有什么心跳的感觉。而萧然对玛琉的了解那就不少了,在动画里玛琉毕竟也算得上是女神那一类的人物了吧,心跳了那么一下也完全可以理解。

    要是萧然只是穿越到这个世界,那他肯定也不会反对去发生什么,说不定还会主动追求。但现在连命都不完全属于自己的萧然,明知道自己将会在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去拼搏去奋斗,却也不愿意在这个世界留下自己的感情,因为他明白自己必然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萧然洒脱的笑了笑,将话题转移开来:“拉米亚斯小姐,说真的,你觉得我能帮助你们做些什么呢?我驾驶ms比不上基拉,cic之类的舰桥工作也是完全不懂,更不会整备这方面的工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希望我能帮助你们。”

    玛琉没有回答萧然的问题,反倒是向萧然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萧先生,如果身后有人在追你,你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条在前进的过程中看似充满了危险而且路途遥远,另一条道路又近又安全,而且还能得到充足的补给,你会选择哪一条呢?”

    萧然听完玛琉的话一下就反映过来玛琉说的是什么,心中也感慨阿尔忒弥斯的过程似乎给玛琉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萧然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以正常人而言,在当时的情况下选择可以获得充足补给的阿尔忒弥斯自然是首选。不过能下定决心哪怕是要让中立国的殖民卫星崩溃也要获得最后一部ms,或是击沉大天使号,能下达这样命令的人也绝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你们的选择既然是正常,那不简单的对方能够猜出你们的行进路线也同样正常。”

    “如果当时我没有昏迷……”萧然看向了玛琉,悠然的说道:“我会建议你们按照月球基地方面前进,在中途转道前往碎石带进行补给,那里有着尤尼乌斯7和无数战舰的残骸,完全可以补给到足够的物品。而不是前往阿尔忒弥斯。这样一来对方也肯定不会猜得到我们的行进路线。”

    “碎石带?”玛琉看着萧然愣了一下,随后苦笑起来:“如果当时我不同意让你进入舰桥也就不会导致你昏迷了那么久了,最终还绕了一圈。我们现在的前进路线正是碎石带,船上的物资本来就不充沛,而且基拉又带回了那么多平民一下子导致物资紧缺,特别是水源,如果在得不到补给,恐怕我们还没有抵达月球基地,就要渴死在这宇宙里了。”

    萧然听见玛琉的话只是笑了笑,心中却苦笑道:“我只是知道剧情的发展,要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