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了个澡,张七丙便穿着浴袍从房间里走出,看到那个小姐已经脱掉了外衣,穿着一身性感的情趣内衣在沙发上搔首弄姿呢。

    张七丙嘿嘿一笑,挺着肥胖的肚子,解开浴袍,站在小姐的面前说道:“今天晚上把大爷伺候舒服了,大爷亏不了你。”

    这小姐也是他的老客户了,见到张七丙别这样说,低头顺目笑着站起来,然后轻轻的帮张七丙脱下浴袍,两只手又一起缓缓地脱下了他的内裤。

    只不过,在看到张七丙那满是脂肪的肚子时,小姐的眼中闪过一丝不着痕迹的鄙夷。

    张七丙想着薛如云那诱人的身体,想着那前凸后翘的丰满和肥美,觉得冲动无比,于是便说道:“张嘴。”

    小姐乖巧的张开嘴,毕竟她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早就轻车熟路了,而且她也了解张七丙的喜好,于是,张七丙便抱着小姐的头,开始快速的动了起来。

    “张老板真是好兴致啊。”

    这个时候,张七丙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句带着戏谑的声音,直接把他吓得魂飞天外!

    怎么回事,别墅的门窗明明是锁着的,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张七丙对着小姐张开的嘴,忘记了动作,某个挺立的部位瞬间干脆利落地软了下来,估计经过这么一次,这货从此以后这辈子都得留下阳痿的阴影了。

    “你、你、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七丙转过脸来,看到背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翘着二郎腿,显得很随意!

    这人是怎么进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张七丙现在光着屁股,就算想要找菜刀什么东西也得跑到厨房去啊,这个男人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里,显然是不怀好意的!

    “怎么?刚刚还想找人打我,现在就想装作不认识啊?张大老板,你可真是太健忘了,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苏锐一脸坏笑,看起来像是猫在玩弄一只老鼠。

    苏锐对那个小姐说道:“你,给我到隔壁房间关上门,没有我的吩咐你就不能出来。”

    “好、好、好……”小姐鸡啄米一样的点头答应,然后连忙拿起衣服跑到另外一个房间,白花花的臀部也暴露给了苏锐,不过对于这样的货色,苏锐可是没有一点欣赏的兴致。

    “你是薛如云身边的那个男人!”张七丙终于认出来了,苏锐就是他口中的小白脸。

    “这下没错了。”苏锐拍了拍手,“张老板,我既然能坐在这里,也就说明你那几个手下全部都被我废掉了,我们来好好谈一谈关于今天晚上的事情怎么样?”

    “我的手下都被你废掉了?你想谈什么?”张七丙陷入无限的惊恐之中,他知道既然派去的人都失手了,那么苏锐肯定不是个善茬,自己真是看走眼了!

    “你不用害怕,张老板,好汉做事好汉当,既然你做了,就不要不敢承认,我们来谈谈价钱。”苏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你既然敢让别人把我废了,那么就要做好别人回来废掉你的准备。”

    “你、你、你到底想怎么样?”看到苏锐非常淡定,拿着浴袍遮挡住关键部位的张七丙更加觉得此人是有恃无恐,因此心中的恐惧也被无限的放大出来。

    “我说过了,我们来谈谈价钱,张老板,你觉得你这个人能值多少钱?”

    “我值多少钱?你是什么意思?”张七丙在恐惧之下有些瑟瑟发抖了。

    “其实我的意思非常简单,你觉得你花多少钱可以买你的命啊?”

    听到苏锐的这句话,张七丙浑身瘫软,一点力量都没有了!

    花钱买自己的命,这个家伙想干嘛?难道是想杀掉自己吗?

    “这样吧,我来开价,你觉得合适就答应,不合适,我们再另外商量怎么样?”苏锐眼珠转了一转,说道。

    “你、你、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一些吗?我真的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啊!”张七丙声音都发颤了。

    “那我就把话说得再详细点,你觉得你的一只手能值多少钱?左手、右手、左脚、右、肾、肺、肝脏、心脏,脑袋、耳朵鼻子眼睛等等,这些东西我全部都需要你明码标价。”苏锐一脸认真。

    “你不要乱来啊,这里是法制社会,你要乱来,我、我、我、我就报警了!”

    苏锐不屑的一笑:“你觉得我既然敢坐在这里,还怕你报警吗?而且就算警察来了,你这个抠门的家伙肯定也早已被我大卸八块了,我实在搞不清楚,你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还抱着那些钱不放干嘛?你可是马上就要没命了啊!”

    “或者温柔点说,你马上就得变成了四肢不全的残疾了!”

    苏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刀子,明晃晃的,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的瘆人。

    光着屁股的张七丙看到这把刀子,更加觉得两腿之间凉飕飕的,不,不止于此,他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凉飕飕的。

    苏锐一脸的正气浩然,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严肃认真地说道:“我喜欢在公平公正公开的情况下,来给双方创造合作共赢的机会,这样吧,我也不狮子大开口,你觉得五百万值不值你的左手,如果值,你就把这笔钱打到我的卡里,如果你觉得不值,那我就砍掉你的左手,扔进马桶用下水道冲走。”

    “或者如果你觉得用马桶冲走比较恶心,我可以把你的左手扔出去喂狗。”苏锐的脸上虽然在微笑,语气中也带着戏谑的笑意,可是落在张七丙的耳中,就全部都是寒意了!

    “五百万?这也太多了吧!”张七丙盯着苏锐手里的刀子,哆哆嗦嗦。

    自己的身家一共就一个多亿左右,一只左手就要花五百万,那么再加上他说那些鼻子眼睛耳朵,肝脏肾脏心脏什么的?自己恐怕就是花上几个亿的钱也不够啊!

    “其实做生意非常简单,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张老板,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肯定明白,你觉得怎么样呢?”看着那只刀子在苏锐的手里转来转去,闪着明晃晃的寒芒,张七丙真的觉得自己的腿都软掉了,他生怕这个说得出做得出的家伙把自己的左手砍下来,那么可就惨了。

    “别再犹豫,都是自己身上的器官,有什么好舍不得花钱的,而且我这人耐心不是很好的。”苏锐说着,反手一个巴掌,直接把张七丙这个胖子抽倒在了沙发上!脸上五个血印红彤彤的!

    这样一下,张七丙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懵掉了,像被撕烂了一样疼的!半边身子好像都发麻了。

    打瘦子要用拳头,打胖子要用巴掌!

    “我非常希望我们的合作在和睦友好的气氛下进行,可是你总是在挑战我的耐心,这只是给你一丢丢的教训,我保证,如果你再犹豫,下一次打到你的不再是我的手,而是这把刀!”说着,苏锐的手指一转,他手中的刀就像是拉满了弓的弓箭一样,直直的插在了茶几上,只留刀柄在外面!

    看到这一幕,张七丙真的是被吓到了,那得是多快的刀子和多大的力气啊,自己这是真正的红木家具,那刀子切木头简直跟切豆腐一样!

    如今,张七丙毫不怀疑眼前这个一脸戏谑的男人能够轻轻松松的砍下自己的手!他绝对不是在恐吓自己,一定是说的出办的到!

    “我真的很不喜欢听别人废话!”苏锐的眉头皱了一皱道,“五百万一只手,你觉得怎么样?”

    虽然觉得实在是有点贵,但是为了保住自己身上的零件,张七丙还是忍痛答应了,“好,那就五百万那就五百万,只要你别割掉我的手就行。”

    “好吧,刚才的价格说好了。现在轮到右手了,七百万,一口价。”苏锐继续翘着二郎腿。

    张七丙简直就要哭了:“怎么回事?刚才左手不是五百万吗?为什么右手又涨了两百万?”

    苏锐说道:“今天我心情还不是太坏,所以给你解释一下,第一,我拥有你的定价权,我说几百万就是几百万,你就庆幸吧,我没有把右手说成了天价,七百万对你来说应该还是付得起的吧?第二,你是个右撇子,右手比左手更加灵活更加重要,自然也更加值钱。难道你觉得你的右手这么多年跟你付出的劳动还不够值两百万吗?”

    “不行不行,你这是宰人。”张七丙实在不愿意,这可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啊,就这样两只手就送出去一千两百万,这比抢银行来的还要容易啊!

    “啪!”

    又是一声脆响,苏锐反手又是一巴掌,毫不犹豫,干脆利落!他也跟这个张七丙废话够了,有些时候用上肢体语言更有说服力!

    张七丙刚才被击中的脸颊上这又挨了一下,血印压着血印,血红血红的,整个脸就像被电熨斗给烫过了一样,惨不忍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