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弟兄们,只要办了他,老板今天晚上重重有赏,这个小白脸竟然也敢抢薛如云,老板看他很不爽了,你们谁要是能把他干掉,老板一定不会亏待的!”那个被砸破脑袋的家伙说道,他一看到苏锐,眼中便冒出了恶狠狠的光芒。

    不过这货真的是个话唠,每次打架之前的废话都那么多。

    听到这话,苏锐的眼睛眯了一眯,淡淡说道:“切,你们老板是谁?这么大口气,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们老板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先操心自己怎么个死法吧!”话唠哥叫嚣道。

    苏锐更是有些冷笑:“这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们老板要打我,难道还和我没有关系?我明明没有招惹他反倒是你主动来招惹我了,你觉得我会能放过你们吗?”

    苏锐已经全部听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是这些家伙幕后的老板看上了薛如云,自己不过被当成了小白脸顺手除掉而已。这大城市,还真是有点乱啊。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老板势力大的很,只要你愿意知难而退,我们今天晚上就不为难你,我们老板可是发话了,任何人不许破坏他今天晚上的好事,否则的话,就让这人吃不了兜着走。”话唠哥一脸威胁的意味,这哥们估计这辈子也别想改掉话多的毛病了。

    “小子,如果你不开眼,我们可就要拿你开刀了,到时候可不是缺胳膊断腿那么简单,哥几个可都是刀尖舔血在道上混的,到时候把你大卸八块,然后丢到大海里喂鱼。”另外一个壮汉也这样说道。

    原来,话唠还是会传染的。

    “我很不喜欢被人威胁,”苏锐淡淡地道,“看来宁海这个地方治安还是不怎么样,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黑社会?”

    “哎哟,你不喜欢被人威胁,哥几个还就威胁你了,你他妈刚才拿红酒瓶子把我打晕的时候,你也不会想到有今天吧!”话唠哥狞笑着,似乎已经看到苏锐被打成太监的模样。

    这时候,几个人都拿出了藏在身后的短刀,明晃晃的匕首在黑夜中显得很亮眼。

    “我再问一遍,你们老板是谁?如果你们现在告诉我,待会儿会有个好点的下场,否则的话,我保证你们的两条胳膊和第三条腿会全部废掉。”

    这么美好的夜晚,这群三番四次纠缠的人很显然让苏锐不爽了。

    “他妈的少废话,你还来威胁哥哥,老子今天晚上可是要给老板创造机会上了薛如云那个娘们,你他妈的敢坏老子的好事……”

    这个家伙话音未落,顿时两腿之间传来一阵无法言喻的剧痛!那强烈的痛感让他的身体蜷成了大,直接跪在地上!

    是的,他似乎感觉到整个要害部位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打爆了!他不断地打着冷颤,浑身都疼痛难忍!眼前发黑,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苏锐闪电般的一脚不偏不倚正踹在他的两腿之间,这个家伙跪下的时候,苏锐揪住他的头发,又是用力的一个膝盖!

    嘭!

    苏锐的膝盖骨和流血哥脆弱的鼻梁骨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

    后者的鼻梁骨顿时粉碎性骨折!鲜血在他的脸上炸开来!

    苏锐踢了一膝盖之后立即闪开,溅出的鲜血甚至没有一滴迸到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周围的那些人甚至都没有看清苏锐是如何动作的,他们的同伙就已经趴在了地上,人事不醒,满脸鲜血!

    “我再问第二遍,你们的老板是谁?如果谁抢先回答的话,我就不揍他,否则你们每个人都会他还要惨,至少这辈子做不成男人了。”

    苏锐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满脸的不屑意味,好像面对这几个大汉,就如同面对几个过家家玩的小屁孩一样。

    剩下的七个人竟然有些犹豫,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苏锐刚才的出手实在太过震撼人心,整个人就像闪电一样,瞬间废掉一个人,这样的实力真的很可怕,就算自己几个人全部攻上去,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

    “我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先回答的那个人一定没事,放心,我说话算数。”

    “弟兄们一起上!一起废了他!只要干掉这个小白脸,老板重重有赏!要是放走了他,老板也饶不了我们!”

    听了这话,几个人终于不再犹豫,一起挥着短刀朝苏锐的身上捅去!

    “一群傻逼,你们难道以为只要人多就一定能赢吗?”苏锐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身体跨前一步,不畏惧任何一个捅过来的匕首,右手握拳,左手同样握拳,两手齐出!

    两只拳头就这样毫无花哨的穿过短刀的刀影,击中两个人的鼻梁骨!

    不偏不倚!

    鲜血瞬间在他们的脸上绽放开来,似乎受不了苏锐拳头上传来的那股沛然巨力,两个人都是惨叫一声,身体直接凌空向后栽去!

    与此同时,苏锐的动作根本不停,追上还在倒飞的二人,拉住他们的胳膊,伸出右脚,左右一摆动,各踹在他们的肘关节处!

    “喀嚓喀嚓……”

    骨骼断裂声清晰地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

    他们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因为那两个被击中鼻梁骨的人,左右胳膊直接成反方向90度弯曲,实在是太恐怖了!

    触目惊心,十分惊悚!

    这些人只不过是街头的小混混而已,要是真的喊打喊杀,比真正的黑社会还要差的远了,经过苏锐这么一出手,顿时把剩下的几个人震慑住了,他们站在原地,根本就不敢再动手!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你必须表现的比对手更狠才行,一味的忍让软弱只会换来变本加厉的践踏!

    这几个壮汉可以说是街头上的打架专业户,从小学打到了初中,然后辍学打到了现在,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男人竟然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身手,竟然可以这般迅速!

    在他们来不及看清的情况下,就已经眼花缭乱的撂倒了对方三个人!

    “我问第三遍,谁来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事不过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如果你们不回答,那么你们全部和他们一样的下场,不,你们下场比他们还要惨!我还是那句话,说话算话的!”

    苏锐明白,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早知道如此,自己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废话,直接噼里啪啦一顿痛揍就行了!

    三秒钟一过,竟然还是没有人回答,苏锐的身体瞬间抱起穿入人群中,揪住两个家伙,按住他们的头,往中间用力一推!

    砰然一声闷响,两个人的头颅毫无花哨的撞在了一起!

    那一声撞击的声音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两人齐齐一翻眼皮,各自晕了过去!

    这还是苏锐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如果刚才手上多加上点力量,两个人就全部脑浆迸裂了,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就当苏锐刚刚站定的时候,剩下的三个人连忙求饶道:“我说我说,全部都说,你要问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

    他们真的是被苏锐打怕了,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那些同伙们遭殃的方式各不相同,在一旁看着都觉得太疼了!如果换做自己遭殃,根本忍受不住!

    “全部跪下,给我说清楚。”

    一苏锐发话,三个人忙不迭地双膝跪了下来,这个时候他们为了不挨揍,哪里还会想到什么男人膝下有黄金的话?

    苏锐的眼中闪过轻蔑的目光:“你们宁海的小混混还真是太不够上档次,说你们是黑社会都侮辱了这仨字,说吧,你们老板是谁?”

    “我们老板是张七丙,是佳美连锁酒店的老板!”

    苏锐的眉毛挑了挑:“佳美连锁酒店的老板?他为什么要打我的主意?”

    “他早就看上了薛如云,今天看到你和薛如云在一起这才因爱生恨,想要让我们找到你,然后把你解决了。”其中一个大汉畏畏缩缩的说道。

    “哦?他想对薛如云做什么?”苏锐继续冷冷问。

    “我们老板想把你解决了之后,然后在今天晚上,对薛如云霸王硬上弓,强行占为己有,之前在酒吧的那一次也是他指使的,当时我们的老板就坐在酒吧的二楼。”另外一名大汉抢着回答,生怕苏锐一生气就揍他们。

    苏锐摇摇头,果然是红颜祸水,长得太漂亮的女人就是不安全,那些雄性动物都在明里暗里盯着你看呢,自以为这个社会很太平,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你们老板现在在哪呢?”

    “我们老板现在正在他的私人公寓里等消息呢!只要我们这边一成功,他立即就驱车赶过来。”

    苏锐撇撇嘴:“把他私人公寓的地址告诉我。”

    张七丙的私人公寓只有他的几个手下人知道,因为这不是他买给老婆孩子的房子,而是专门为了他自己或者是包养情人方便才买的。

    每一次,张七丙都会来到这个房子,毕竟在自己的房里比较安全,警察无论怎么抓都找不到这里。

    今天在酒吧里见识到了薛如云的热舞之后,张七丙便感觉到自己的心中奇痒难忍,火苗在身体各处徘徊,总是挥之不去,因此便吃了一颗伟哥,想要晚上在薛如云的身上大展雄风。

    可是没想到的是,伟哥的功效真的实在太好,吃完之后还没过半小时内,自己就已经胀痛难耐,急需一个发泄的口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