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如云听到苏锐要去赛车场,她的眼中露出淡淡的担忧神色。

    “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建议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去,多带几个身手好的,因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带着枪,经常会发生命案的。”

    苏锐微微一笑:“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不就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带人,因为没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还是要谨慎点,虽然你的身手很厉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们白天做不成的许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会受到法律的制约。”

    “行,那我好好准备一下,改天去会会这群家伙。”

    苏锐说着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走吧,时间不早了,姐姐送你回家。”薛如云眼神迷离的望着苏锐。

    苏锐的眉毛挑了挑:“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还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让我知道你这个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门也比较方便啊!”

    薛如云妩媚的一笑,说道:“好吧,那你就先送姐姐回家,不过咱俩都喝酒,谁开车呢?”

    “我来开车吧,放心,不是醉驾,而且交警这么晚了也不会出来检查的。”事实上苏锐并没有告诉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检查不出来的。

    “那好吧,你可要开慢一些。”薛如云对苏锐的话半信半疑,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喝了有两斤白酒和不少红酒,这样还能保持清醒的开车?实在是匪夷所思。

    虽然薛如云有些怀疑,但苏锐看起来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清醒,似乎完全没有受酒精的影响。

    “妖精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在走出酒吧之前,苏锐回望了一眼这喧闹的舞厅。

    “都叫人家姐姐了,还有什么话不好讲的?”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觉得自己和苏锐的关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但是,就是这种没有理由的东西才是发自骨子里的,才是来自感觉最深处的。

    两个人只不过才刚刚认识,但却给薛如云一种错觉,好像双方早已经认识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还是别的,都没有一丁点的生疏感。

    “这种地方女孩子家还是少来的好。”苏锐轻轻拍了拍薛如云的腰。

    薛如云诧异的抬起头看了苏锐一眼,当接触到对方那清澈明亮的目光之后,顿时低下头去,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嗯,我本来也不太经常来,今天确实有点疯狂了。”

    苏锐想着薛如云之前把自己当成钢管疯狂跳舞的模样,不禁撇了撇嘴,心道:你那哪是有点疯狂啊,简直就是疯狂的要上天了!

    薛如云继续道:“不过,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女孩子家家,这种感觉真的是挺奇怪的,姐姐都是半老徐娘了呀!”

    “姐,你是不知道,在我们这种年纪的男人眼里,御姐永远比萝莉更有吸引力,那些十几岁小姑娘长得虽然又嫩,又水灵,但是完全没有长开,可没有你们这种女人有味道!”苏锐一脸认真,还带着点点的意淫,似乎是在很认真的比较。

    薛如云被逗得花枝乱颤,咯咯笑个不停:“你这弟弟,嘴巴还真是甜呢,你还别说,姐姐虽然知道你说的是假的,但听起来就是高兴。”

    苏锐有些委屈的说道:“我说的根本就不是假话好不好?我这个人从来都不说假话。”

    这个时候,苏锐的心底闪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当我很认真说话的时候,你们当我是在开玩笑,当我真的开玩笑的时候,你们却觉得我说的是真话。

    拿到薛如云的车子的钥匙,苏锐主动坐到了驾驶座,一踩油门,整个车子便风驰电掣地向前冲去!

    这哪里有醉酒人开车的样子,完全比清醒的人还要清醒!

    薛如云诧异的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车窗外已经连成线的光影,嘴唇微微张了张,却没有说什么。

    虽然车子的速度非常快,但薛如云坐在里面却没有任何眩晕和不适之感,无论是启动加速还是减速,都非常的平稳,完全没有任何的突兀。

    对车子性能比较了解的薛如云知道,要想把这种车开到这样的速度,开到这样的感觉,这一手车技正常得练上十几年,只有人车合一才能达到,可是,这个苏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为什么就拥有如此高超的车技?

    这一刻,薛茹芸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苏锐了,这个年轻人在他的眼中越来越神秘,越是接触下去就发现自己越不了解这个男人,而越是不了解这个男人就越想再好奇地和他进行接触——这是一个死循环,无解的死循环。

    明天就是母亲的忌日了,经过今天晚上的发泄,薛如云的心情并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了,她按下车窗,任由外面的凉风把自己的长发吹的满车厢里飞舞。有些头发甚至打到了苏锐的脸上,弄得后者心里痒痒的。

    看着一旁风情万种的薛如云,苏锐的心情也非常之好,他似乎觉得今天晚上的时间过得有些快,脚上的油门不禁松了一松,车子的速度在缓缓地降下来,当然,这样的减速薛如云并没有感觉到,苏锐也是无意识的,只能说,两人相处还算不错呢。

    然而无论苏锐的速度多么慢,这一条路终归是有尽头的,况且只不过是初次单独出来而已,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薛如云的家在宁海四环处的一个复式公寓内,在宁海能够住得起这样公寓的人,也算得上中产阶级了,不过,薛如云是必康的高管,自己还经营酒吧,住这样的房子也就见怪不怪了。

    把车子在车库里停好之后,薛如云笑道:“弟弟,要不要上姐姐房间里做做客?”

    苏锐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吧,我真的怕你把我给吃了呢,我这只小白羊一直守身如玉那么多年,可不能栽到你这个妖精手里!”

    薛如云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乱颤,她没注意到的是,在自己笑的时候,胸前的两座柔软山峰上下颤动着,那波浪状的弧线十分的诱人。

    这个时候,苏锐不禁回想起了这个女人之前和自己在舞池大跳狂野**钢管舞的时候,那一次次的身体接触,和那偶尔间乍泄的惊艳春光,再次出现在苏锐的脑海中。

    这个女人真是个极品尤物,苏锐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呆下去的话真的说不定会控制不住心中的魔鬼,把这个女人就地推倒解决生理需求。

    苏锐都想好了,这次来宁海不要沾染任何的桃花,女人这种动物,一旦沾上了,就像毒品一样,很难戒得掉。

    苏锐也知道,以现在自己的情况,不适合拥有任何女人,这并不是说女人是他的累赘,而是说他的身份会给自己的女人带来很多不必要的危险。

    “说真的,姐姐再问你一次,要不要上楼坐下喝杯茶休息一下?而且姐姐的家里有不少客房呢,如果你想留下来过夜也是没有问题的。”

    和这个女妖精单独过夜?苏锐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禁有种流鼻血的冲动,舔了舔嘴唇,内心各种纠结,思考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自己要保持清醒的判断力和清醒的头脑,不能一到宁海还没几天就被女人给推倒。

    “妖精姐,还是不要了,我……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你早点休息啊。”苏锐转过脸,立刻掏出纸巾来,然后卷成卷塞进了鼻孔,再拔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沾上了血,果然,若是晚转身一秒钟,自己就要在薛如云面前暴露出流鼻血的丑态了。

    看着苏锐的背影,薛如云妩媚一笑,笑容中竟带着一丝复杂的意味,她关上车库的门,淡淡说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弟弟了,真是不错的人呢。”

    苏锐并没有走远,只是离开十几米之后,看到楼上的房间亮起了灯,薛如云站在窗口跟他摆了摆手,他也同样摆了摆手,这才放心离开。

    这个时候苏锐的眼中出现了两辆车,两辆黑色的别克君越。这两辆车从他们驶进小区不久之后就停在了这里,现在直到苏锐从里面走出,依然没有挪一下窝,很显然是别有图谋。

    大晚上的停在这里不动,车里面的人都没有出来过,鬼鬼祟祟地,难怪别人要怀疑他。

    等到苏锐走过来,两辆车的车门同时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八个彪形大汉,不,是七个彪形大汉和一个头上流血的男人。

    “哟,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刚才没被打爽是么?现在又来找挨揍了?”

    苏锐冷冷一笑,这个头上流血的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和他们之前在酒吧发生冲突被苏锐用红酒瓶子砸破脑袋的家伙!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