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哥,这个小白脸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酒吧,我们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个女人怎么给脸不要脸啊?咱们七哥在这个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过来给她捧场,她不仅不经常出现,一出现竟然还带了个小白脸,这是几个意思啊?”一个穿着西装、面皮白净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依我看来,七哥对这个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惯着,越是惯着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个屁!”七哥瞪了一眼,那个男人立刻不敢讲话了,低下头讪讪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气,这个薛如云仗着自己漂亮,实在是不给你面子,如果您说句话,我现在就冲过去,把她给…”

    “你想把她给怎么样?”七哥冷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语气有些阴森。

    “呵呵,没想怎样没想怎样,七哥,你别想多了。”那个手下连忙解释道,其实他想说的是把薛如云给就地推倒,但幸好没说出口,这个女人早就被七哥的当成了禁脔,他已经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择言的话,肯定会被打的很惨。

    “你们谁能给我调查出那个小白脸的身份,我重重有赏。”七哥把雪茄摁灭,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带着一个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七哥,依我看,我们就不用调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几个人,把这个小子揍一顿,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变成太监,那薛如云也不会跟他好了。您看我这个方法怎么样?”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说道:“这个办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罚酒,为什么有些女人总是这么不开窍,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尽?撕破了脸,对谁都不是好事!”

    这个七哥名叫张七丙,在宁海当地的餐饮界小有名气,是几家连锁餐厅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亿。自从一年前来到这麦克斯酒吧见到薛如云之后,这个张七丙就惊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这个酒吧来捧场,又是点歌又是送花,有一次还要送一辆车给她,可是薛如云面对这个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绝,闹得张七丙很没面子。

    就在今天,当张七丙看到薛如云和另外一个男人大跳暧昧无比的贴面热舞的时候,他不禁有了一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

    自己苦苦追求那么久的女人,不仅连手都没有拉过,甚至都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一眼,这个小白脸是个什么东西,和她又摸又抱又搂的,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啊!

    “就按照你说的办法,一会儿找人把这家伙给我办了,不要露出马脚。”张七丙的眼中放出阴森的冷光来。

    能够在宁海的商界混到小有名气,张七丙自然干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找些黑社会把竞争对手搞死搞残是常有的事!

    “七哥,您尽管放心。您就坐在楼上瞧好吧!我一定把薛如云乖乖的送到您面前,不,乖乖的送到您的床上。”这个手下嘿嘿笑道,他一提到薛如云三个字,眼睛中顿时放出**的光芒。

    的的确确,那个女人,是所有男人都想征服的对象!现在这个家伙心里正盘算着在把薛如云交到老板的手中之前,如何从她的身上揩点油下来!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张七丙坐在楼上,眼睛看了看薛如云所在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点燃一根薛茄,深深的抽了一口,“是我的,终归是我的,怎么都逃不掉!”

    “你一次又一次让我丢面子,我会让你在床上乖乖向老子求饶的!”

    说罢,张七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袋,从纸袋中倒出一个蓝色的小药丸。

    把药丸放进嘴里,用水送着服下,张七丙的眼中释放出**的光芒来。

    “老子今天晚上借着伟哥的力量,还不把你搞得魂飞天外!”

    …………

    苏锐看着坐在对面的薛如云,轻轻地抿了一口酒。这个女人真是极品尤物,由于刚才的剧烈热舞,现在她的衣服都已经打湿,白衬衫贴在身上,显得更加的性感诱人。酒吧里不时有色迷迷的目光朝这里看过来。

    苏锐往周围看了看,说道:“一个女人总是在这样的场所里出现,尤其是还是长的比较漂亮的女人,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长得漂亮喽。”薛如云妩媚的笑道,然后极有女人味的把头发往耳后拢了一拢。

    “为什么男人和女人的关注重点总是不一样呢?”苏锐无奈地摊了摊手。

    薛如云微微一笑:“其实我练过几年跆拳道,一般的小流氓还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没看到他们都只是干看着,没有几人敢上前来吗?有一次一个流氓想调戏我,被我踢断了命根子。”

    “看不出来,你还那么暴力啊。”

    听到这句话,苏锐顿时感觉两条腿中间凉飕飕的,这不怪他怂,只要是男人听到这话都得觉得两腿发软吧!

    还好自己没有作出什么越轨的举动,否则的话关键部位可就保不住了!这个时候,苏锐不禁想起了林傲雪在机场对自己使出的那记用力的膝撞,难道美女都是喜欢下狠手的?这都是什么癖好啊?

    “当然了,酒吧也有看场子的人,一般是不需要姐姐动手的,除非姐姐心情不好的时候。”薛如云在繁华都市里经营着一家不错的酒吧,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笑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看到几个男人朝这边走来,脸上还都带着邪邪的笑容,很显然都是不怀好意的。

    “妖精姐姐,我相信你可以应付一个流氓,不过这一下来了好几个,你觉得你能应付得了吗?”苏锐眨了眨眼睛,一副准备看热闹的样子。

    “看起来很成问题嘛,”薛如云看到几个家伙的眼光都在自己的身上扫来扫去,而且那几人明显是喝醉了的样子,眉头不禁皱了一皱,她看向苏锐,说道:“弟弟,看到有人要来调戏姐姐,你难道不准备帮忙吗?”

    苏锐撇了撇嘴:“我身体那么单薄,哪能打得过这几人呀,要不让我看看姐姐的身手怎么样?刚才跳舞跳的那么剧烈,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力气打架?”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还用眼睛在薛如云的胸前瞟啊瞟,那白色的衬衫被汗水打湿,有一部分已经和高耸的胸部贴在了一起,变成了半透明,实在是性感无比。

    女人流汗就是性感,男人流汗就是异味加恶心,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啊!

    这个时候苏锐不禁想起刚才跳钢管舞的时,候薛如云跟自己发生的身体接触,那些柔软而浑圆且肥美的触感,又让他的心痒痒了起来,尤其是最后那一下,她跳起来用双腿夹住自己的腰,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这个女人真是个极品尤物啊!

    几个男人端着酒杯,晃晃悠悠地走到薛如云前面的沙发上坐下,色眯眯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

    其中那个穿着西装、面皮白净的家伙坐在苏锐的正对面,脸上挂着微笑,自以为很帅很酷,可是一开口就暴露了他流氓的本质,说道:“这位美女,刚才看你跳得不错嘛,那屁股扭的,哥哥真想拍一巴掌,怎么样,哥几个都很有钱,有没有兴趣跟哥几个跳一段?”

    “不对,不对,不仅仅是简单的跳一段,而且还要是不穿衣服的那种跳,嗯,我们陪你群舞!哈哈哈哈哈!”

    “美女你看意下如何?哥几个今天开心,美女可不要坏了我们的兴致。”

    薛如云妩媚的一笑,不过笑容之中却包含了些许冷意,她瞟了一眼苏锐,却没想到这货正在那里望着天花板品酒,完全没有帮自己出头的意思!

    这个可恶的家伙!

    薛如云心头暗暗的骂了苏锐一句,然后冷冷一笑,看着这几个流氓,说道:“各位,我是这里的老板薛如云,各位对我这样讲,是不是对酒吧的招待有什么意见?如果我们酒吧对各位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我在这里先赔罪了。”

    说罢,薛如云端起一杯酒,示意了一下,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从苏锐这个角度上看去,她这个动作确实有点敷衍的意思。

    当然,面对几个小流氓,也确实不需要太郑重其事,依着苏锐的观点,就连这所谓的陪酒都是完全多余的。

    既然早晚都要撕破脸,为什么还非得虚情假意地等上几分钟?这不是自己折磨自己吗?

    “哎呀,原来是老板娘,要我说怎么跳的那么好呢,那一举一动都诱人的不行!不知道老板娘今天晚上有没有空?陪哥几个睡睡觉怎么样啊?”

    这话就有些太**裸了,在公开场合说这种不堪入耳的话,显然是故意找事了。

    :感谢wdew和书友2681889的票票支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