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周围有嫉妒有愤怒有羡慕的目光,感受着身体上时不时传来柔软而异样的触感,苏锐的表情有些怪异,如果按照往常的经验,有一个如此级数的大美女围着自己身体打转、还时不时的发生一些超出常理的亲密接触,恐怕自己早就根本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热性子,直接把对方按倒在地上,扒光了衣服就地解决生理问题。

    可是面前的薛如云心让自己根本做不出来这种事,被这样的火热舞姿围绕着,苏锐竟然感觉自己有一种束手束脚的错觉,难道说这女人是自己的克星吗?在她面前,自己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一根钢管?

    是不是太不男人也太憋屈了些呢?

    舞曲渐渐到了**,薛如云的动作也更加狂野,更加热烈!

    于是,苏锐所受的折磨就更大了,因为,在薛如云做一个翘臀摩擦的动作时,他的某个地方和那浑圆挺翘的臀部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那种丰美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连苏锐如此定力的人都没控制住,导致身体发颤了一场!

    跳到此时,这种动作对于薛如云而言,只是自然而然为之,并不是刻意的,但是这个动作落在围观的人群眼中,就充满了无限的挑逗性了!

    这一刻,许多人的鼻血都喷了出来,也同样有许多人双眼冒火地看着苏锐,恨不得用眼神把对方杀死,然后自己取而代之!

    终于在舞曲最热烈的时候,薛如云楼住苏瑞的脖子,双脚用力一挑,两条浑圆而充满弹性的长腿便紧紧的盘在了苏锐的腰间!

    在薛如云的双腿盘上苏锐腰间的同时,后者本能地伸出双手,抱住了,不,托住了那无数男人向往觊觎的丰满臀部。

    乍一入手,薛如云的身体狠狠的一颤,苏锐不禁感觉到一股非常美妙的触感从自己的手间升起,直至传遍全身。

    那种感觉让他愉快地差点叫出声来。

    不过,很快他就没法如此愉悦了。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重,一股火苗从小腹处膨然喷出,由于是这种亲密接触的暧昧姿势,此时他的某个地方正和薛如云的某个地方紧紧贴在一起,而这中间或许只隔了几层薄薄的布料!

    在这种姿势下,薛如云的诱人弹臀正对苏锐的大腿形成了挤压,那种柔软的感觉让苏锐不禁有种魂飞天外的快感。

    是男人就忍不了啊!

    薛如云一只手揽住苏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向后伸开,整个身体呈极大的倾角向后仰着,前凸后翘的诱人弧线在这一刻毕露无遗!

    舞曲在这时戛然而止!两个人的身体定型!

    在这一刻,苏锐竟然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这支舞实在是太短了,有些意犹未尽呢。如果舞曲能够再延长个两倍三倍,不,十倍他也不会觉得累!

    毕竟,面前的美人儿真的能够用美不胜收和秀色可餐这两个字来形容,任何一个男人在美女的面前,总会觉得时间流逝得太快,尤其是如此性感的美女。

    一曲结束,整个夜总会瞬间安静了一下,五秒钟后爆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充满了调戏意味的口哨声。

    “好好好,跳的太好了。”

    “美女能不能再来一个,我们都还没看够呢!”

    “美女,你跳得实在太棒了,我想给你生孩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呀!”

    周围的人全部是在赞叹薛如云,没有一个人是在夸苏锐的,后者不禁很郁闷,这明明是双人舞好不好,就算老子是钢管,也是出了力的钢管!你们这些观众厚此薄彼,究竟是几个意思?老子虽然不是美女,但也是帅哥好不好?为什么那些小姑娘都不看自己一眼!

    苏锐一时怒火中烧,抱着薛如云臀部的手上不禁加了一分力!五个手指瞬间陷入了柔软至极的肉中!

    被苏锐这样一抓,薛如云直接就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妖精姐,你还不舍得跳下来吗?是不是还没被我抱够啊!”

    苏锐坏坏一笑,手指又捏了捏,他看着薛如云近在咫尺的脸颊,那精致的妆容那清澈的眼睛,那高挺的鼻梁,诱人的嘴唇,还有从嘴唇中喷吐而出的香气,都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实。

    凡尘俗世的生活其实真的很美好,平平淡淡才是真。这里的生活虽然安逸得有些枯燥,但总比国外黑暗世界打打杀杀的日子要好太多,少了些所谓的荣耀,却多了些真实。

    就像朴树的那首名叫平凡之路的歌一样——我曾经穿过高山大海,也穿越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一切,转眼就飘散如烟,我曾经失望失落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然,苏锐的内心变化只是一闪而逝,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个乐天派,即便有时候会微微惆怅一下,也是马上就好了。

    多愁善感的文艺男青年不适合这个世界,更不会在西方黑暗天空下打拼出如此响亮的名声。

    被苏锐这样看着,薛如云竟然莫名的有一丝慌乱的感觉,她连忙跳下来,整理整理衣服,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说道:“我的好弟弟,你跳的也不错呢!”

    “我这根钢管谈得上什么跳不跳的?不过,妖精姐,你不仅跳得好,某些地方的手感更不错!”苏锐嘿嘿一笑,调戏着说道,的的确确,刚才那轻轻的一抓,让他整个人差点沸腾了。

    想到这儿,苏锐不禁有些纳闷,自己的定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劲了?

    “你真是个坏小子,下次再不老实,小心姐姐对你不客气,要知道,妖精可都是会吃人的。”

    被苏锐这样打趣,薛如云不禁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嘴上还是不甘示弱。

    只是现在只有她自己清楚,这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在她身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一想到刚才疯狂的举动,想到那些疯狂热烈的舞姿,薛如云真的觉得有些难以面对苏锐。

    不仅仅是不好意思,甚至这位市场部总监的脸颊都有些发烧,不过还好灯光昏暗,别人看不出她的异样,否则这样下去,自己还怎么在调戏苏锐?还不都被他反调戏了呢!

    回想刚才的疯狂举动,薛如云都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是啊,那些舞姿平时自己对着钢管到是可以做出来,什么时候能够对着一个大活人做出来了?

    有些时候的双重性格还真是个定时炸弹,让人头疼呢!

    如果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自己是个很放荡的女人呢!

    估计这下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可都要误解了,不过薛如云倒是毫不在意,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中活到现在,她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自己的,因为这完全不重要,相比较活着而言,这些真的不算什么。

    人活一世,如果一直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活,如果一直活成了别人希望看到的自己,那样是不是太迷失自我了?

    为自己活着,是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下次有机会,我还想和你跳一支舞。”苏锐忽然说道。

    看着苏锐那亮晶晶的眼睛,薛如云不知道为何心中一动,然后点了点头,妩媚的笑道:“好,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们可以再合作。”

    顿了顿,薛如云继续说道:“而且,姐姐也可以当你的钢管,我们的角色可以互换呢。”

    让薛如云来当钢管,苏锐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有种流血的冲动,这种前凸后翘的钢管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能够围着这样的钢管搂搂抱抱跳跳舞,我的天哪,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哪个男人能这么幸运?

    “走吧,我们找个卡座,姐姐再请你喝两杯好了,顺便吃点点心,今天晚上都没怎么吃呢。”薛如云拉走正在意淫得不可自拔的苏锐。

    选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卡座,薛如云招了招手,让服务生过来,亲自点了几样这里比较好吃的甜点,“苏锐,今天你付钱吧,就当给姐姐的场子捧场。”

    看着薛如云窝在沙发里的慵懒样子,苏锐的眉毛挑了一挑,笑道:“妖精姐,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请我喝一杯,怎么现在又要我付钱了呢,这是你的酒吧,可别太不够意思。”

    “是啊,我们之前确实说好了,我也请你喝过那杯朱颜血了,接下来该你请客了!”

    “那好吧!”苏锐只能点头答应,没办法,谁叫美女总是男人难以拒绝的呢,更何况是这种级数的极品大美女。

    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酒吧的二楼,一个肥胖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目光阴沉地看着楼下,而他的眼睛中反射正是苏锐和薛如云的背影。

    “谁能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