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是我的酒吧。”薛如云坐在忽然对苏锐说道,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公司的同事透露这个消息。

    按理说,薛如云本不想把自己拥有一间酒吧的事情告诉同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听着苏锐刚才说的话,看着他表面很色实则澄澈的眼睛,薛如云就控制不住地说了出来。

    “看不出来,妖精姐姐你的身家真是不菲啊,这间酒吧好歹也能卖个上千万,干脆你把我收下当小白脸得了。”苏锐又轻轻抿了一口酒,笑着说道。

    “如果真能把你收下当小白脸,那肯定是姐姐多少年修来的福分啊,你随随便便签一笔单子,就抵得上姐姐的全部身家了。”薛如云同样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跟苏锐碰了碰杯子。

    这一次,苏锐没有再细细品味,而是直接一饮而尽。

    薛如云同样如此,在这杯‘朱颜血’全部滚落她的喉咙时,俏脸之上闪过一丝落寞的神情。

    “苏锐,你会跳舞吗?”薛如云忽然说道。

    “打架还可以,但是跳舞非常一般,几乎就是初学者。”苏锐看着薛如云的眼睛,问道:“怎么,你想跳?”

    “是的,你可以来当我的舞伴。”薛如云说罢,便拉起苏锐的胳膊,转身朝最热烈最拥挤的舞池中央走去!

    薛如云走进舞池中,两边的人群立刻分开了一条道,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薛如云,知道这位性感无限的女人是这个酒吧的女王,真正的夜场女王。

    被薛如云这样牵着,苏锐不禁感觉到心底升起一种火热的异样感觉,他被柔软的手拉着,看着前者微微扭动的臀部,看着她那起伏弧度颇大的弧线,不禁觉得喉咙里有些干渴。

    在这个夜场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板薛如云当成女神,也同样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晚上等待在这里,觊觎着那性感无比的身材,无论是胸部还是臀部,都是极为的诱人,对于这些常年厮混了一场中的男人来说,那具有致命的杀伤力。

    每天晚上来到这里捧场,即便不能一亲芳泽,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而此时,看着薛如云竟然主动牵着一个男人,其余的男人不禁眼中冒出妒忌的火光,那火光已经成为了熊熊大火,甚至要把苏锐给湮没其中了!

    都说红颜祸水,绝对没错,只不过被牵了个手拉了个胳膊而已,苏锐就成了众矢之的!

    当然,对于他而言,这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苏锐现在已经千疮百孔,浑身的血肯定像喷泉一样往外冒了。

    苏锐心中苦笑,不过也没办法,谁叫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现在牵着自己呢?

    唉,有时候魅力太大真的是一种问题啊,桃花运变成桃花劫了,苏锐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边飞薛如云牵扯不断往前走,一边还对周围眼睛冒火的男人们比划出一个代表着胜利的“v”的手势。

    剪刀手啊剪刀手,真的是好贱好贱!

    不知不觉间苏锐已经被薛如云牵着到了舞池中央,刚才拥挤的人群现在已经全部退到外围,留出了一个直径大约五米的空地给这两个人。

    聚光灯一打,其余地方瞬间暗了下来,两个人在灯光的照耀下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舞厅的伴奏戛然而止,五秒钟后,换上了一曲更加激扬更加热烈的前奏。

    酒吧的dj知道自己的老板喜好什么,因此在薛如云刚刚亮相的时候,他就已经准备好了老板最喜欢的曲子。

    随后,一支带着浓烈拉丁风情的舞曲便响了起来!热情而狂野!

    听着这舞曲的前奏,苏锐不禁感觉到自己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被撩拨了一下,痒痒的,热热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薄出来。

    随着音乐,薛如云就势头把手搭在了苏锐的肩膀上。她的脸距离苏锐的脸只不过有四指的距离,大约十公分左右,苏锐已经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嘴里吐出的气息,香香的,还带着淡淡酒气,很好闻。

    “姐,虽然这气氛挺热烈的,大家都看着我们,可是我真的不会跳舞啊!”苏锐苦笑着说道。

    苏锐虽然心中痒痒,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曾经说过的话,还是有些怂了,或者说,是沉默了。

    因为他想起了一个爱跳舞的女孩,他亲眼看着那个女孩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然后一颗子弹飞来,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

    当然,苏锐口中的跳舞,和普通范畴上的舞姿是有截然不同的区别的。

    “没关系,姐说过,你给姐伴舞就行。”薛如云在苏锐的耳边吐气如兰,淡淡的酒气混合着方向,无异于催化剂一般,苏锐已经在努力压制身体的感觉。

    然后,苏锐同志就很悲催的发现,给薛如云伴舞真的不需要自己会不会跳,因为她似乎跳的是——钢管舞,而自己只要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装成一根钢管就可以了。

    当音乐响起的时候,薛如云瞬间变得热烈起来,她围着苏锐,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甩头,扭腰,翘臀,每个动作都是那么惹火,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狂野,狂野之中透着性感,性感之中带着不羁。在这一刻,看着随着音乐律动的薛如云,苏锐竟然有些迷惘了。

    是的,表面上的薛如云看起来的确狂野,的确妩媚,绝对像是个勾引男人的女妖精。可是在这狂野而热烈的表象背后,在她偶尔流露出来的深沉的眼光里,苏锐去看到了一抹悲伤。

    那一丝悲伤隐藏得很深很深,如果不去仔细发现,绝对是感受不到的。

    薛如云,这个必康市场部的女总监,这个麦克斯酒吧的女老板,似乎想通过这样性感无限、魅惑无限的舞姿,来宣泄自己内心深处压抑许久的某些情感。

    “漂亮,实在是太漂亮了,这样的女人才叫女人啊!”

    “够骚够浪,我想和她睡觉!”

    “实在是性感的不得了,我老婆要是有她一半,我也就此生无欲无求了。”

    “这样的身材这样的胸这样的屁股,如果如果能把她压在身体底下,那滋味儿不知道该有多美妙呢。”

    “如果能脱光衣服在床上跳这种高难度的姿势,啧啧啧……”周围的色狼很多,各种浪言浪语不堪入耳。

    薛如云的舞姿已经引起周围围观者的议论纷纷,来到夜店的男男女女大多都是寂寞的,都是**太多而无处排遣的,甚至有些人根本就是为了约炮或者一夜情而言,毕竟这种东西又刺激又不需要负责任,还能满足最基本的生理心理需求,实在是爽哉爽哉。

    有些人知道薛如云是这里的女老板,有些人却不知道,他们看到这样的极品女人,自然有一种占有欲,这都是出于雄性动物的本能。

    毕竟夜店就是寻找刺激的地方,来到这里,如果傻愣愣的只知道喝酒,那还有什么意思?

    而且,对于所有正常的男性而言,美女比酒精更加的不可或缺。

    钢管舞,顾名思义,就是美女借助钢管做出性感的舞姿,综合了肚皮舞、古典舞、现代舞、爵士舞等等,这是一种极具撩拨意味的舞蹈。

    而作为钢管就是比较幸福的事情了,它们能够碰到美女的许多地方,比如说胸部,比如说大腿,比如说臀部,甚至会被美女用大腿紧紧夹着,然后从上面滑落下来。

    因此,无数男人都会非常羡慕钢管舞的那根钢管,但是现在,苏锐实现了绝大多数男人的愿望。

    薛如云时而把大腿搭在苏锐的胳膊上,时而把胸部贴在苏锐的腰上,时而和苏锐亲密接触,时而和苏锐若即若离。

    苏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薛如云那诱人的身体和自己发生的亲密接触,甚至有好些时候,那高耸的胸部已经在自己的胸膛上被挤压变形。

    那柔软而澎湃的触感,让苏锐的心中非常火热,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努力压制着自己。

    否则的话,裤子里可是要支起小帐篷的,这样可就太不雅观了。

    毕竟男人那个地方发生反应都是出于本能,凭借大脑思维和坚强意志根本就控制不了,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苏锐可不能让自己糗大了。

    薛如云也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何会如,大概是想排解下忧思,大概是苏锐的身世激起了她的共鸣,可是,他只不过是一个认识短短两天的男人啊,自己竟然就对他展现了那么多的东西!

    一想到这一点,薛如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有些太疯狂了,这还是自己吗?

    一直以来,她都用那种最深层的伪装来伪装自己,甚至有时候都以为那已经变成了自己的本心,童年的遭遇不得不让她继续伪装下去,可是这样的伪装是会累的,人不是演员,如果演员把自己也迷糊了,那他就不是活着,而是一个行尸走肉。

    因此,每当薛如云疲惫的时候,她就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这个麦克斯酒吧就是她最好的宣泄地点,而跳舞就是她最喜欢的宣泄方式!

    :感谢zsxleee和肥du嘟兄弟的捧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