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苏锐来到了市场部之后,各色美女光临的频率也高了不少!

    就连一贯很少出现在众人眼中的周安可,竟然也来到了这里!

    看着周安可径直向苏锐走来,许多人都露出了艳羡的目光。

    现代社会中,很少有女人能像周安可这样,气质中透出一种古意盎然的飘逸,这种古典美是装不出来的,必须是骨子里才能透出来。

    她从电梯口走来,似乎给整个大厅带来了一阵清风。

    苏锐站起身来,有些诧异的问道:“ann,你怎么来了?”

    听到这个称呼,众人不禁有了一种绝倒的感觉,虽然周安可也会让大家叫她的英文名,但是这里毕竟是华夏,和国外公司的文化风气有很多不同,谁会对一个高级别的财务副总监直呼其名?

    此时,苏锐直呼周安可的英文名,给人一种他们两个很熟的感觉。不愧是总裁的男朋友啊!

    “我来把这个送给你。”周安可把手中的盒子放在苏锐的桌上。

    盒子很精致,细细长长的,看起来古色古香。

    “哦?这难道是那幅字?”苏锐有些意外,没想到周安可竟然会做出这个举动来。

    “确实是的,没想到你会猜出来。”周安可的微笑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这个女人的外形和气质无可挑剔,但声音却更胜一筹,市场部的色狼们听着这样细腻柔滑的声音,感觉到自己的腿都软了。

    周安可竟然会主动送给男人礼物,这太有些不可思议了吧!难道说她也看上了总裁的男人?

    什么是泡妞,这才是泡妞啊,跟苏锐一比,他们平日里钓妹子的方式简直弱爆了!

    “这不是你的珍藏吗?为什么要送给我?”

    “这应该放在懂它的人手中,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认识莲塘体的人,你是唯一一个,所以我想把它送给你。”周安可捋了捋秀发,道。

    这一个捋头发的动作,差点没让在场的男人们喷血,到底是有名的古典美女啊,随便一个动作都那么的有女人味儿!

    “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苏锐打开盒子看了看,然后道:“为了这幅字,我也得请你吃顿饭。”

    周安可笑道:“我这两天的晚饭都有约了,等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好了。”

    难得遇到一个懂得欣赏莲塘体的人,周安可真的是全无戒心,苏锐之前在她办公室里所说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勾起了她对故乡的强烈思念。

    等到周安可离开,曹天平一脸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道:“嗨,苏锐,你到底有什么泡妞技能,快点传授一下啊。”

    “泡你妹啊泡,我这是王霸之气自然外放,挡都挡不住的。”苏锐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曹天平的肚子,道:“想要泡妞,先把肚子减掉再说,哪个女人会喜欢死胖子啊?”

    “她们为什么不喜欢胖子?胖乎乎的很有肉感啊。”曹天平有些纳闷地说道。

    苏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她们一看你这虚胖的样子就知道你在床上不行。”

    “我……”苏锐一句话差点没把曹天平给噎个半死。

    就在这个时候,林傲雪走出办公室,两个科研员模样的人跟在她的身后。

    “傲雪美眉这是去哪里啊?”苏锐问向曹天平。

    “傲雪美眉是……呸,总裁这是去实验室,她虽然是总裁,但也是兼任技术部的总监啊。”

    苏锐听了,立刻站起身来,快步跟在林傲雪的身后。

    曹天平暗地里直竖大拇指,牛叉人物的人生根本不需要解释,这刚惹得周安可主动送礼物过来,又屁颠屁颠的跟在总裁的身后,实在是泡妞的至高境界啊!

    “你跟着我干什么?”林傲雪不回头都知道苏锐在后面跟着。

    “我也想看一看必康集团的实验室是什么样子的。”苏锐恬不知耻地说道:“再说了,这个世界那么危险,无论你走到哪我都要随身保护的,明白吗?”

    苏锐的声音并不小,半个市场部都听到了,众人纷纷捂嘴咳嗽起来,这货的不要脸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一般人比不了啊!

    林傲雪倒也没有再拒绝,她走到更衣间,换上了白色的全身防护服,便进入了实验室,期间没有跟苏锐说一句话。

    苏锐也想跟着进去,却被两个研究人员拦了下来:“我们这是无菌无尘实验室,没有彻底消毒不能进来。”

    苏锐挠了挠脑袋:“好吧,林傲雪小妞,算你狠。”

    事实上林傲雪就站在实验室的门后面,并没有走远,她听着苏锐的碎碎念,秀眉挑了挑,冷冰冰的眼中似乎带着一抹光。

    苏锐悻悻然地回到座位上,玩了会手机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向曹天平:“喂,曹大组长,你知不知道本地的黑社会有名字里带‘阳’这个字的?”

    在第一次被跟踪的时候,苏锐从那个刀疤的嘴里套出了一个“阳”字,可惜对方还没说完,便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车给轧死了。

    想到那神秘人高超的车技,苏锐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阳?”曹天平毕竟不是混黑的,因此也有些纳闷。

    “那好吧,你要不知道,我去问问林福章好了。”

    苏锐说完,便晃悠到了林福章的办公室。

    苏锐一般到哪里,很少有敲门的习惯,尤其是对于比较熟的人。

    他推开林福章办公室的门,见到市场部总监薛如云正坐在里面汇报工作,这女人穿着一件樱桃红小西装,下面是一条笔挺的白色长裤,即便一点不露,也依旧把她的好身材展现无遗。

    看到苏锐进来,林福章满脸笑容,站起身来,说道:“苏锐来了啊,快坐快坐。”

    薛如云有些诧异,尽管心思玲珑的她已经猜到苏锐的身份不简单,但是跟着林福章那么久,还少有见到他站起来欢迎别人的时候。

    “我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要跟林老哥打听一个人。”苏锐坐下翘着二郎腿,道。

    一听到“林老哥”三个字,薛如云表面不动声色,而心中则是被彻底惊到了,这苏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竟然能够跟国内的医药大鳄林福章称兄道弟!

    “请讲。”林福章说这话的时候,看了薛如云一眼,并没有避着后者的意思,显然这个极品御姐很受董事长的信任。

    “本地有没有黑道上的人物,名字里带个‘阳’字?”苏锐的眉头微皱:“当然不一定是黑道上的,也有可能是大集团大家族里的人。”

    林福章诧异的问道:“苏老弟问这个做什么?”

    “我怀疑前天和昨天晚上的事件是这个人主谋的。”

    一听苏锐这样说,林福章的表情顿时严峻了起来,这件事情也是他需要追查的,毕竟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父女的生命!

    沉吟片刻,林福章摇了摇头:“我还真没想到是谁。”

    这时候,一旁的薛如云却抬起头来,不是太确定地说道:“难道是李阳?”

    “李阳?”林福章有些恍然:“我怎么就没想到,估计就是他!”

    “这个李阳是什么人?”苏锐的眉头皱了皱。

    “宁海的青龙帮老大,整个家族都涉黑,多年以前继承他父亲的位置,成为了青龙帮的负责人,这些年犯法的事情也干了不少,只是警方抓不到切实的证据,或是碍于他背后盘根错节的庞大关系网,一直束手束脚的。”

    “而且这个李阳跟宁海上层的关系也非常好,毕竟已经在这个地方经营了那么多年,根子扎的很深,即便说是地头蛇也不为过。手底下场子很多,身家少说也得有十几个亿。”

    听着薛如云如数家珍,苏锐的眉毛挑起,笑了笑:“看起来薛总对黑道上的事情很熟悉啊。”

    薛如云笑了笑,表情显得很自然:“听别人说起过一些。”

    林福章沉默了下来,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李阳所为,那么还比较棘手。

    强龙难压地头蛇,更何况必康本来就是阳光民企,就算做的再大,也很难和本地的传统黑帮相抗衡。

    “我想要这个李阳的详细资料,林老哥,你能不能在半天之内提供给我?”苏锐的身体前倾,表情凝重:“这件事情很重要,我想你应该明白。”

    林福章一凛,道:“好,我接下来立刻着手办这件事,下班之前会把李阳的详细资料送到你的办公桌上。”

    这个时候,薛如云却插嘴说道:“董事长,我晚上有一场饭局,不知道能不能借苏锐用一下?”

    苏锐一听,翻了翻白眼,这美熟女在搞什么飞机?什么叫“借我用一下”?老子是男人,又不是女用器具,是想借就借的吗?

    “这个……”

    林福章有些犯难,在见识到了苏锐的顶尖水平之后,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些依赖心理,有他护送傲雪回家,路上会安全许多。

    毕竟女儿的人身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事实上这就是由奢入俭难的心理在作怪,如果苏锐一直没有出现,那么林福章也不会这样想。

    “是这样的。”看到林福章的样子,薛如云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我们前一段时间成为了苏克公司的供应商,今天晚上他们做东请我去吃饭,董事长,你知道的,苏克公司就有着青龙帮的影子。”

    林福章的眼睛一亮:“好,苏锐,你今天晚上陪着如云一起去,怎么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