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双节棍抽着在地上抱头躲避的四个人,简直就像是大人教育孩子一样,那四人完全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如果被双节棍打过的人一定知道,这种棍子比绝对比一般的棍棒打人要疼的多,苏锐虽然没挑要害打,每一下无非就是落在肩膀胳膊等处,但这也足够让那几个混混吃不消了!

    叶冰蓝在一边看得很轻松,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已经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刚才被流氓侮辱的不快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哎哟,疼死了,疼死了!”几个混混被打的龇牙咧嘴,根本捂不住,挡住上边就露出下边,两条胳膊都疼到了不行,好像要断裂一样!手指更是被敲的失去了知觉!

    “想让我停手吗?”苏锐冷笑着说道。

    “废话,当然停手了,不然会打死人的!”一个黄毛叫嚣着。

    他的话音未落,脸上就招来一下狠的,双节棍把他的牙齿都敲出来几颗,满嘴的鲜血!

    “注意说话态度,不然老子就把这双节棍捅到你的菊花里!”苏锐紧接着又是一脚,把他踹的个嘴啃泥,屁股高高向后撅着。

    双节棍再次一甩,精确无比的砸在了黄毛的腹股沟处,疼的他差点捂着屁股跳起来!感觉整个下半身都要撕裂了!

    听到苏锐的粗俗话语,叶冰蓝笑了笑,似乎没有多少的反感,和她那几个粗鲁火爆的刑警同事相比,苏锐说话已经是相当文明了。

    “好了,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吧。”叶冰蓝虽然看的很解气,但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个警察。

    苏锐却摆了摆手:“根本没有用,这些人进了派出所,顶多被拘留几天便放出来,之后继续作恶多端,我今天非得把这几个人的手给打断,看他们以后怎么再欺负别人。”

    苏锐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把几个家伙抽的惨嚎连连。

    恶人还需恶人磨,叶冰蓝很清楚这个道理,她并没有阻拦苏锐,不知怎么的,她也想看一看接下来苏锐会怎么办。

    “现在,你们几个人,全部脱光,对,所有的衣服都必须脱掉,谁要是敢留一件,我就打断他的腿!”

    苏锐一声令下,见四人竟然犹豫着没动,立刻使劲抽了一棍:“快给老子脱!”

    几个人已经被苏锐的双节棍抽的浑身上下无处不疼,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搞不懂苏锐要自己脱衣服做什么,但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来脱了。

    叶冰蓝的表情有些怪异:“你要干嘛?”

    苏锐嘿嘿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对,给我脱干净,我说过脱干净,你还留着内裤做什么?听不懂人话吗?”苏锐作势要挥起棍子,那家伙吓得哧溜一下连忙脱掉了内裤!

    四个光溜溜的男人并排站在跟前,这场面实在太少儿不宜了。叶冰蓝连忙转过脸来,俏脸之上布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看起来实在是美不胜收。

    而苏锐却继续发布着命令:“你们四个,现在给我光着屁股,集体从这里跑到宁海市公安局,我一路监督着你们,谁要是敢耍赖,他就死定了。”

    叶冰蓝并没有转过脸来,而是在一旁抿嘴笑着。

    从这里跑到公安局,至少也得有十几公里,而且马上就是上班高峰期了,路上的行人那么多,这几人铁定是要被围观,说不定明天就能成为整个宁江的红人了。

    而且**跑到公安局自投罗网,这种事情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这几个流氓感到万分的屈辱,他们什么时候遇见过这么变态的事情?此时光溜溜地站在这里被行人围观就已经足够让人为难了,更别提还要光着屁股跑那么远!

    几人思来想去,心想绝对不能答应,否则以后在宁海地界上就没法混了!

    哥几个可是流氓,绝对不是被人围观的傻逼!流氓也是有底线有尊严的!

    “快跳河!”

    这个时候,那个腹股沟被苏锐砸伤的家伙,强忍住下半身的疼痛,趁“苏锐不注意”,连忙翻出了大桥护栏!

    这桥至少得有十几米高,这哥们从上面跳下去,正好是后背拍在了水面上!啪的一声响,激起了无数的水花!

    这一下至少得被水面拍的七荤八素!

    如果不想裸奔,那么也只有跳河一途了!

    其余三人见状,连忙都有样学样,个个光着屁股翻出去,甩着小丁丁跃入水中!

    叶冰蓝摊了摊手,笑道:“看来他们很不听你的话嘛。”

    苏锐看着在水中扑腾扑腾的几人,无所谓的笑笑,而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坏坏的感觉:“既然他们想游泳,那么就在这里使劲游好了,不游到累死就不准上来!”

    几个人在水中扑腾着,以为终于逃过了一劫,确认了一下方向之后,便朝岸边游去。

    “哥,这家伙太狠了,我现在浑身都疼啊,骨头跟散了架似的。”

    “咱们哥几个今天彻底是把脸丢尽了,一会儿上岸之后,只能去服装店里抢几件衣服遮羞了!”

    “真丢人,这是我毕生的耻辱啊!”

    “等咱们游上去之后,一定要找人整死这个家伙!”

    几个人在水中一边游着一边议论纷纷,距离岸边之后十来米的距离了,可是他们却没看到苏锐在做什么。

    桥上正好停着一辆拉着砖块的大挂车,苏锐走过去之后,看到司机也不在,于是捡起两块砖头,看起来很用力的朝水里扔过去!

    “啊!啊!”

    水中接连响起了两声惨叫!

    一旁的叶冰蓝看的都愣住了,这直线距离可是至少有二十几米啊,苏锐这么看似随便毫无瞄准的一扔,竟然准而又准的砸中了两人的屁股!这得经过多久的训练才行?

    虽然屁股上的肉比较多,但是在砖头的重力加速度作用下,还是十分疼痛的!两人被砸的沉到了水里,呛了几口水!

    “你们谁再敢靠近岸边,这就是下场!”

    苏锐的身体探出桥栏,大声喊道:“再有下次,就不是把你们砸的屁股开花那么简单了!”

    四个流氓真的怕再靠近岸边会遭到飞来横砖,于是个个开始调转方向!

    就这样,只要是有人想要上岸,就会遭到苏锐的一记砖头,那普普通通的砖头在苏锐的手中就像是精确制导导弹一样,指哪打哪,根本不用担心打不中的问题!

    当然,就算是这几人在原地扑腾水,没有靠近岸边,苏锐也会看心情“赏”他们一两个砖头。

    游泳是一件极为消耗体力的活动,尤其是在担惊受怕之下,他们一边游着,还要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砖头砸中,身心的双重疲惫让这几个流氓有些吃不消了。

    “哥,我不行了,我……我要累死了。”

    “我也没劲了,浑身哪哪都疼啊!”

    半个小时后,几个人已经彻底被累惨了,上面那个人就这样阴魂不散地盯着,谁也不敢做出越轨的行为,因为他们都不确定下一次会不会有砖头落到头上,那么高的距离,如果真的砸中了头,不出意外肯定是脑浆迸裂的下场!

    “谁要是愿意从这里跑到公安局,就可以游上来休息一下。”苏锐又喊道。

    “休息?”

    这两个字对于这四个流氓而言,实在是具有极为强大的诱惑力。他们个个累的跟死狗一样,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力气去支撑游泳了!

    如果苏锐继续紧逼的话,恐怕他们会成为有史以来被游泳累死在河里的流氓。到时候可就不是烈士,而是彻彻底底的傻逼了。

    “丢人总比累死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几人对视了一眼,便悲催无比的朝岸边游过去,他们实在是累惨了,浑身被打的剧痛无比,胳膊都抬不起来,腿也蹬不动了,现在完全是凭借求生的本能在挣扎,如果一口气上不来,估计就要淹死在河里了!

    几个人死狗一样的爬到了河岸上,气喘吁吁,浑身上下都好像不是自己的,麻木疼痛到无法控制了。

    “快点,按照我刚才说的做,自己跑到公安局自首,谁要是敢不听,我就不让你们在这河里游泳了!五公里外就有一个大型化粪池,到时候我让你们在里面泡上一整天!”

    一听说要在化粪池中游泳,四个流氓再也不敢拖延时间,连忙跌跌撞撞的站起来,也不顾别人的眼光了,就这样光着屁股迅速跑开,生怕慢一步就要再挨一下!

    凡是几人所过之处,都有行人拿出手机拍照,然后发到微博上,估计这四个人很快就要火了。

    叶冰蓝轻声笑道:“你这办法看起来还真的挺有效呢。”

    “那是当然的,有些时候法律和政府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或者说,不能有效的解决所有问题。”苏锐这句话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好了,我也该去上班了,今天谢谢你。”叶冰蓝从来没单独跟一个陌生男人呆那么久,还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看起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美女,难得有缘一见,不如留个联系方式吧。”苏锐呵呵笑道。

    “有缘会再见的。”叶冰蓝笑着挥了挥手,然后快步跑开。

    “可是我觉得你真的很熟悉,咱们一定曾经在哪里见过!”苏锐对着叶冰蓝的背影大声喊道。

    :感谢骑驴撞学校童鞋的万赏!另外,书评区里置顶了龙套楼,如果大家想要什么角色的话,可以到里面留言,烈焰会尽量安排。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