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事先林福章已经跟魏淑玲打过了招呼,因此后者倒没有如何的惊讶,只是说道:“那可得麻烦小苏给我们家傲雪好好的检查一下,不光是她的房间,还有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都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对了,衣帽间一定不能落下,那些小角落什么的……”

    这可是堂而皇之的给了苏锐翻箱倒柜的借口啊!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

    林傲雪满脸无奈,自己的母亲也太大条了些,还什么检查柜子抽屉,那里面都是私人物品,能给人看吗?尤其是这个流氓,更加不能看!

    “好嘞,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苏锐笑眯眯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一打开林傲雪的房间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轻轻地钻进了苏锐的鼻孔,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心中疑惑着,这种味道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也有,绝对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难道说是——林傲雪的体香?

    苏锐又吸了一口,果然,从林傲雪的身体上飘过来淡淡的香气,被他的鼻子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样也太神奇了吧,自己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体香的女人呢!

    房间中收拾的很整齐,一尘不染,和苏锐想象的也差不多,看来林傲雪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只是——这样不累吗?

    “这样吧,你先到楼下去等着,我自己来检查就好了。”苏锐把林傲雪挡在门外。

    “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必须看着你才行。”林傲雪才不离开,如果苏锐在这里偷看自己内衣那可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检查而服务,你不许阻拦。”苏锐说道:“而且应你母亲的要求,对于衣帽间等地方,我必须重点检查。”

    林傲雪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纯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怎么,不高兴了?”

    苏锐笑眯眯地贴近了林傲雪:“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要不我们就把赌注给执行了吧!”

    一提到那个赌注,林傲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显得极为美艳动人。

    她可不会给苏锐这样的机会,丢下一句“流氓”之后,便转身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苏锐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了!

    林傲雪出门才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去拧把手,可是根本拧不动!这完全给了后者“翻箱倒柜”的作案机会!

    “该死的,中计了!”林傲雪在门口懊恼的跺了跺脚。

    不过,接下来,林傲雪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走向隔壁的书房。

    在书房里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林傲雪打开之后,按了几个键,竟然调出来一个监控界面!

    而监控界面中显示的,赫然是她房间中的图像!

    这个极为隐蔽的摄像头还是林福章在去年的时候强烈要求林傲雪装上的,说是为了安全起见,别墅的每个房间都装了。摄像头伪装成了灯罩上的一个螺丝,就算是仔细查看,也很难发现!

    看来林福章的安全意识还真的很强悍!

    对于父亲的这个要求,林傲雪十分抗拒,哪有在自己女儿的房间里装摄像头的,这成什么了?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林福章拍了板,可是这监控图像也只有林傲雪能够看得到。

    这么久以来,林傲雪几乎从来没想起过这个摄像头,只是今天灵光一闪才想起,她要看一看苏锐到底在做些什么。

    尽管苏锐的手里有电子设备检测仪,但是这台仪器并不是能够可以完全信任的,如果对方在窃听装置上安装了反侦测设备,那么仪器也是检查不出来的。

    因此,翻箱倒柜是必须的,只有双眼看到的和双手摸到的最值得信任,当然,在翻箱倒柜的过程中看到的那些不该看的东西,就当成是这一趟的辛苦费好了。

    苏锐拉开床头的第一个抽屉,里面是一些简单的睡前保养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第二个抽屉则是一些女性的贴身衣物和每月必需品,苏锐看着这些小衣物,想到林傲雪穿着这些衣服的样子,嘿嘿一笑,眼睛都似乎亮了几分。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的话,会惊奇的发现苏锐这略显猥琐的笑容中竟然不带有任何**的光芒,只是简单的笑而已!

    若是换做别的男人,看到这些花花绿绿带着蕾丝边和淡淡香气的衣物,肯定会激动的鼻血长流!

    “这个混蛋!”

    当林傲雪从监控界面中看到苏锐打开衣物的抽屉时,气的身体都颤抖起来,拳头紧紧攥着,指甲似乎都要嵌到了肉里!

    林傲雪敢肯定,苏锐的下一步动作肯定就是拿起那些衣物,然后猥琐地放在口鼻上使劲嗅着!

    就知道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事情的发展和林傲雪预想有些不同,苏锐只是简单的翻找了一下,便把抽屉关上了,似乎对那些透着体香的衣物没有任何的留恋,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这就有些出乎胡林傲雪的意料了,她松开了拳头,因为刚才太过用力,指节都有些发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苏锐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他难道不是一个猥琐下流毫无底线的流氓吗?

    林傲雪纳闷的看着监控图像中的苏锐,很是有些不解。

    苏锐检查的很仔细,每个抽屉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甚至还钻到林傲雪的床底下,看看有什么异常。

    过了足足半个小时,苏锐才满头大汗的结束了检查。

    如果每个房间都这么检查一遍,还不得把他累个半死。

    看着苏锐额头上的汗水,林傲雪默然不语,闪动的眸光间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意味。

    眼看苏锐要出来,林傲雪连忙关掉电脑,等在了卧室门前。

    “检查结果怎么样?”

    房门打开,林傲雪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出声问道。

    苏锐擦了把汗,然后惊奇的说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你现在难道不应该质问我有没有偷看你的贴身内衣什么的吗?”

    林傲雪的表情一滞,是啊,按照常理,她的的确确不应该对苏锐露出这种“和蔼”表情啊!

    “你肯定会偷看的,我不用猜也知道。”林傲雪故作镇定地冷冷说道,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候,两道红晕已爬上她的脸颊,动人无比。

    苏锐看的愣了一下,然后嘿嘿一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等到苏锐把所有的房间全部检查完毕,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看着他的满头汗水,林福章和魏淑玲千谢万谢,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一致要留苏锐过夜。

    “苏老弟,我们家里客房还比较多,不如今天晚上就留下来吧,现在天色太晚,实在是有些不安全。”

    “是啊,你看小苏今天晚上给我们帮了多大的忙,不管怎么样,一定得留下来住一晚。”魏淑玲也说道,她现在是怎么看苏锐怎么顺眼,现在这种年轻有为踏实肯干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啊。

    “哦,这样啊,如果傲雪同意的话,我没什么意见。”苏锐再次挑衅的看了看林傲雪。

    “我不同意。”林傲雪冷冷地说道:“我可不想看到一个色狼住在我家里。”

    自从刚才那一次在苏锐面前处于下风之后,林傲雪着急找回场子。

    “傲雪,你怎么搞的?”林福章看到女儿又对苏锐不客气,不禁有些头疼,自己的闺女跟苏锐是天生的冤家吗?怎么从一见面到现在还不对付?

    在见识了苏锐的超绝身手之后,被彻底震撼了的林福章这还想着能让他全天候的跟在女儿身边贴身保护呢,只要有他在,自己对别墅的安保也就放心了,就算是那些国际顶级杀手过来,恐怕也不是对手吧。

    可是林傲雪的态度最重要,只要她不同意,那么别人就是用九头牛使劲拉,都不能让她回心转意。这个小妮子,真不知道怎么会养成这种性子,真是让人头疼啊。

    林傲雪倒是很坚定:“我就是不让他在家里过夜。”

    “这……”林福章面露难色。

    苏锐倒是无所谓:“林老哥,嫂子,你们早点休息吧,我打个车回去就行。”

    “那怎么可以!我安排司机送你,傲雪,去送一下苏老弟。”林福章拍了拍苏锐的肩膀,道。

    林傲雪还想反驳,却见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已经关门进入客厅,她清楚的看到,父亲关门之前,似乎还对苏锐眨了眨眼睛。

    这是怎么了?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做出这种动作来!林傲雪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走吧,送我出门。”苏锐嘿嘿一笑,他倒不怕林傲雪不答应,毕竟这小妞还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呢,以后的日子可有的玩了!

    林傲雪也不吭声,默默地跟在苏锐身边。

    “我说傲雪妹妹,你可别忘了我们的赌注啊。”哪壶不开提哪壶,苏锐又欠揍地提醒道。

    林傲雪的脚步一顿,咬着牙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这可是你说的愿赌服输,为什么现在又要反悔,是输不起吗?”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林傲雪真的不擅长和苏锐诡辩,况且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她狠了狠心,干脆耍赖到底好了,冷然说道:“不行,无论怎样,你都不许做那种事情。”

    “我现在不做,不代表以后不会做,先欠着好了。”苏锐嘿嘿一笑:“傲雪妹妹,我可得再提醒你一下,我们在打赌的时候,说的是‘打一次屁股’,可没说明这‘一次’里包含的是打多少下!”

    :感谢犒劳兄弟、天山下人、天辰羽、xhzho1几位兄弟的捧场支持!新书还需要火力,希望大家都快来收藏一下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