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傲雪说的没错,既然我要证明这别墅的安保不合格,总得拿出一些真本事才行。”苏锐点点头,道:“允许安保人员对我开枪,他们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当然,你也不需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就当成是一次临时的反暴演习吧!”

    说罢,苏锐又安慰了一下林福章:“林老哥,你尽管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既然我能说得出,就肯定办得到。”

    林福章叹了一口气,很显然没见过西方黑暗世界的他也不怎么相信苏锐能完成这种难度级别的任务。

    “不过,既然是打赌,总得有个赌注吧。”苏锐看了林傲雪一眼,说道。

    “当然可以。”在这一点上,林傲雪还是颇有风度的,“你想赌什么?”

    苏锐看了眼林福章,道:“林老哥,要不你还是回避一下,我怕我们的赌注会吓到你。”

    林福章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苏锐会提这种要求,不过他思考了一秒钟,立即笑道:“好,你们年轻人聊天,我可不在旁边。”

    说罢,林福章便拉开车门下了车。

    林傲雪目送父亲走远,淡淡道:“我的赌注很简单,如果你输了,就自己离开林家,离开必康,永远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你这小妞还跟我杠上了是不是?”苏锐一听就没好气了,这个女人,自己昨晚救了她一命,今天又给她赚了两千万,还不领情吗?

    其实林傲雪倒也没真的想把苏锐赶走,毕竟后者现在对她来说显得极为神秘,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她对这个男人的恶感也不像当初那么强了,可是一想到他在飞机上的流氓嘴脸和说出的那些轻浮的话语,林傲雪的心情又不太美妙了。

    “愿赌服输。”林傲雪冷冷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都说出这么狠的赌注了,我也得想一个狠的。”苏锐的眼珠一转,其实他才不用想呢,所谓的赌注早就在他的脑子里,否则刚才他又怎么会让林福章下车?

    “如果我赢了,你得让我打一次屁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林傲雪顿时涨红了脸:“流氓!”

    长这么大以来,林傲雪还是第一次听到别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种话来!流氓轻浮不要脸!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苏锐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本来就是流氓,你知道的。而且愿赌服输是你自己说的,怎么着,一听我的赌注,你不会不敢赌了吧?”

    林傲雪被苏锐一激,立即脱口而出:“我为什么不敢赌?”

    “成交!”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下午刚打了一场赌,逼着陈雷刚喝了痰,晚上再来一场,说不定可以一亲芳泽,苏锐砸吧砸吧嘴,现在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你最好当心点,一会儿不要被枪打死。”林傲雪冷冷丢下一句,便推门下车了。

    “嘴巴真恶毒,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小妞,看哥哥一会儿怎么收拾你的屁股。”苏锐摇头一笑,同样下车,然后慢慢走出林家庄园。

    在苏锐走出庄园的过程中,始终有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在暗处瞄准着他的头。

    林傲雪和林福章站在别墅的监控室内,这里有几十台电视屏幕,上面显示的全部是整个庄园各个角落的景象,安保队长在监控台前值班,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只要稍有异动,他就会立刻用对讲机通知同伴。

    “傲雪,你太胡闹了。”

    这个时候,林福章还忍不住的责备女儿。

    林傲雪冷冷哼了一哼:“想要进入必康,没有点真材实料怎么行?如果他在这个过程中被子弹打死了,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林福章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的是拿这个宝贝女儿没任何办法。

    “老板,大小姐,这个人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仙吗?我们十几个弟兄可不是吃素的,每个人都配备了实弹,他能毫发无损的突破进来?这根本不可能。”坐在监控屏幕前的安保队长嗤笑道,这里的摄像头几乎覆盖了全角度,而且所有的保镖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难怪他那么自信。

    林傲雪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通知下去,让他们开枪的时候,不要瞄准要害部位。”

    林福章则是诧异的看了女儿一眼,然后淡淡说道:“把这次的事件当成真实情况演练吧,苏锐不是喜欢吹牛的人,我们谁都没接触过那些顶级杀手,不好妄下定论。”

    “好的老板。”安保队长似乎不喜欢自己老板那么夸赞一个外人,他对着对讲机下了几句命令之后,便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各个屏幕的情况。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然隐隐有着一丝紧张感!

    “严密注意各个方向的情况,如果有异常,立刻通知其他人!所有人每隔三分钟汇报一次情况!”安保队长面色严肃地说道。

    此时,所有屏幕上都静悄悄的,连一丝的风吹草动都没有。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这种气氛让林傲雪都觉得有些压抑。一向性子冷淡而无畏的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过压抑的感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第一台屏幕上的图像骤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花!

    林傲雪的双手交叠在一起,眼光一滞!

    这要么是机器出了故障,要么是信号被人为地掐断了!

    当然,林傲雪肯定会相信后面一个原因!

    安保队长也连忙紧张的问道:“1号位,听到请回答,怎么回事?信号怎么断了?”

    而回答他的,则是一片安静的沉默!

    安保队长的冷汗瞬间就滴下来了!这说明1号位上的保镖已经出了问题,连最简单的回答问题都做不到了!

    “所有人,全部向1号位方向移动,敌人就在那里,注意安全,互相协作!”安保队长立刻发布命令。

    林傲雪和林福章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紧张和震惊之色。

    那摄像头可是几乎可以全角度覆盖的,而屏幕上并没有出现苏锐的任何身影,信号就被掐断了!对讲机中也没有任何打斗的声音传来,1号位的保镖就已经出了状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安保队长的命令刚刚发出的时候,另外一块屏幕又出现了雪花!

    安保队长再喊,2号位的保镖也已然出现了状况,完全无法应答!

    接下来是3号位、4号位,5号位!

    安保队长彻底慌了,他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根本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手段,自己就已经折损了五名手下!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安保队长对着对讲机着急上火地喊道!

    “不知道,我们都没有看到敌人在哪里!”一名保镖回复,他们的心也都慌了!

    未战先怯!

    林福章的脸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他完全没想到,自己斥重金打造的安全配置在苏锐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对方竟然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做到了这般地步!

    接下来的半分钟内,又有五块屏幕变成了雪花!整个安保队面对这种情况,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敌人就像是个幽灵,在这片庄园里神出鬼没,让他们根本看不到踪迹,束手无策!

    之后,苏锐似乎已经不满足这种程度的攻击了,好像是嫌速度太慢,一分钟后,剩下的二十块屏幕图像同时变成了雪花!

    这是根本挡不住的节奏!

    “还有人能听见吗?到底怎么回事?”安保队长一遍又一遍地对着对讲机喊道,可是根本没有人能回答他!

    全军覆没!

    安保队长面色凝重,放下对讲机,拔出腰间的手枪,侧身堵在了门口!

    就算是苏锐想要攻进来挟持老板,也要经过他这一关!

    “傲雪,看来你打的赌恐怕要输了。”林福章苦涩地说道,他的声音显得有些艰难,似乎苏锐的强大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突袭战,那么他们林家已经可以缴械投降了!他们简直是毫无抵抗之力!

    林傲雪的心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这还是那个说话轻浮举止轻佻的男人嘛?在这过去的几分钟里,简直和杀神一般!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林傲雪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同一个人的身上能够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差!

    不过,一想到和苏锐的赌注,林傲雪的俏脸上不知不觉的便爬上了一丝红晕,平时的她肌肤胜雪,这种红晕已经很久未在她的身上出现过了!

    不过还好,现在监控室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气氛中,并没有谁注意到她的异常。

    “真该死,为什么要答应他这种赌注!”林傲雪实在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如果真的因为输了而要被那个讨厌的家伙摸屁股……天啊,这结果简直不可想象!

    “傲雪,苏锐并不是简单的人物,有很多地方值得你学习。”林福章说道,他也把现在当成了一场真正的袭击,浑身紧绷着,不断看向那些满是雪花的屏幕!

    林傲雪对着安保队长说道:“我们现在就在这间房子里坐以待毙吗?”

    安保队长转过脸,面带苦涩:“以对方无声无息就可以干掉我们所有弟兄来看,若是强行冲出去,无疑是死路一条!”

    林傲雪顿时不吭声了,安保队长说的没错,这种感觉真的不太美妙,似乎死亡可以随时降临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监控室里的所有屏幕骤然断电,头顶上的灯光也猛然灭了!整个林家庄园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