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助理!当然可以,您能赏光,真是我曹天平莫大的荣幸!”看到夏清过来之后,曹天平很惊讶,他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需要仰视的美女董事长助理,竟然会选择跟自己同一桌吃饭!

    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要时来运转了?

    很快,曹天平看到了坐在对面的苏锐,立即便泄了气,很显然,夏大美女绝对是为苏锐来的,他这个胖子才没那么大的魅力。

    自从夏清坐下之后,曹天平便有些局促起来,这么一个顶级大美女的吸引力实在是不可估量,老曹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太不自在了。

    “老曹,那啥,多谢你今天中午的这顿饭。”苏锐忽然说道。

    “不用谢啊,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尤其是能请到夏助理赏光,实在是我几辈子的福气。”曹天平的谄媚嘴脸又露了出来,这货总是一见到女人就范怂。

    “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没什么事就先离开吧,别打扰我和夏助理的二人世界。”苏锐看着这个不解风情的曹胖子,没好气的说道:“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直白吗?”

    夏清在一旁捂着嘴轻笑。

    曹天平愕然,然后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不过曹天平还指望着苏锐多弄几张唐妮兰朵儿的签名照呢,因此在目标达成之前,他对苏锐可不敢有一点忤逆的意思,谁让兰朵儿是他这么多年来最痴迷的女明星呢!

    看到夏清和苏锐坐在一起,食堂中人的议论更甚了,要知道,夏清在集团中的人气并不输给林傲雪多少,这个办事认真身材火辣的董事长助理,可是无数男职员梦寐以求的另一半!

    这么久以来,从来不见夏清和别的男人一起吃过饭,今天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喂喂喂,不是说苏锐是董事长的姑爷、总裁的男人嘛?怎么夏助理也和他一起吃饭?”

    “莫非是夏助理想要挖总裁墙脚吧!”

    “一会儿总裁一会儿夏助理,有两个极品大美女陪着,这个苏锐真是艳福无边了!”

    旁边嫉妒的声音此起彼伏,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恐怕此时的苏锐早就被万箭穿心了!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现在一想起来,还有些恍惚呢。”夏清主动开口道,她的一个微笑,让餐厅中的温度都上升了好几分。

    夏清并没有说谎,她平生第一次遇见绑架事件,脑子本来就处于极度紧张中,再加上后来坠河,自己只是依赖着苏锐,完全没有独立思考,因此现在一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晕晕乎乎的呢。

    对于这个神秘的男人,夏清也有了好奇心。

    可是,夏清似乎忘记一句话——好奇害死猫。当一个女人开始对另一个男人好奇时,那就是意味着这女人早晚得对那男人动心。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大概只记得一点点。”苏锐眨了眨眼,笑道:“我记得你全身都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美妙的身材尽显无余。”

    夏清俏脸通红,顿时不再言语,这个男人语言轻浮,和昨晚上的指挥若定简直判若两人。

    如果是放在以前,夏清绝对不会和一个言谈举止都不正经的男人一起吃饭,可是现在她却一点也不反感苏锐的话,反而觉得他说的蛮幽默的,这真是个奇妙的转变。

    林傲雪这个时候也走进了餐厅,当她看到和夏清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苏锐时,目光微微停滞了一下,然后便径直路过,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

    “这小妞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改天非得好好调教一下不可。”苏锐盯着林傲雪的曼妙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下午,苏锐在办公室里便不像之前那般无聊了,因为他现在俨然是必康集团的明星,一堆人围着他叽叽喳喳,尤其是那些小女生,看到帅帅中带着一丝痞气的苏锐,更是两眼直冒小星星。

    “我回来了,今天又签了一个大单子,二十万的销售额!都来为我庆祝吧!”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色条纹衬衫的男人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声音很大。

    这个男人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其实他在业内十分有名,正是去年必康集团的年度销售状元,陈雷刚。

    陈雷刚往日就像是必康集团的明星,销售的多提成就多,年轻而多金的他,一直是集团内部女职员的抢手货。

    可是,当今天陈雷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办公室都没有人看他一眼!

    若是放在以往,他的话早就引起了山呼海啸!

    二十万的大单子,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碰上的!

    他这才发现,办公室里的漂亮姑娘们都围着一个陌生男人在打转,那男人谈笑风生,不时地把周围的姑娘们逗得花枝乱颤。

    陈雷刚顿时怒上心头!

    要知道,作为必康去年的销售状元,他一直自以为是整个市场部的头号明星,那些漂亮姑娘本该围着自己转才是!可是今天,他签约了二十万的大单子,光提成就是两万块钱,却根本没有人睬他!完完全全的被忽略了!

    “他是谁?怎么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陈雷刚忍着怒气,沉声问向一旁的同事。

    “你还不知道呢?他叫苏锐,是你们一组新来的业务员,现在可风光着呢!”被问的人嘿嘿笑着,大有深意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他确实有几分能耐。”

    “有能耐算个屁,对于市场部的职员来说,一切都是以业绩来衡量,没有业绩就没有能耐!”陈雷刚冷冷丢下一句,便走向苏锐,自己可是整个必康集团的销售状元,他一个新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风头抢走?

    一贯以来,陈雷刚都习惯自己身上带着的光环,都习惯处于被围观的中心,他绝对不允许一个新人骑到自己的头上!

    事实上苏锐才不想到处树敌,这次可是要因为别人的嫉妒而遭受无妄之灾了。

    “上班时间,叽叽喳喳,都成什么样子了!”

    走到苏锐的身后,陈雷刚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显得很严厉。

    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陈雷刚看去,后者昂首挺胸,似乎找回了之前一点自信的感觉。

    “咳咳。”一组组长曹天平也在和苏锐聊天打屁,结果却被自己的组员这样呵斥,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雷刚,回来了?”曹天平尴尬的说道,这个家伙不就是业绩好点吗?业绩好就能把眼睛长到头顶上吗?

    “组长,这是谁?”陈雷刚冷笑着问道。

    本着以和为贵原则的曹天平忍着心中的不满,说道:“这个,我还没跟你介绍,他是我们一组新来的同事,叫……”

    曹天平还未说出苏锐的名字,陈雷刚就已经打断,冷笑着看了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的苏锐一眼:“新来的,知道必康市场部的规矩吗?”

    曹天平皱了皱眉头,这个陈雷刚看起来明显是要找碴的,自己还没说出苏锐的名字就被打断,他的心里也挺不爽的。

    苏锐乐了,这市场部还真是奇葩多多啊,刚走了一个殷秀美,又来了一个不开眼的男人。

    旁边又有人开始准备看好戏,看样子陈雷刚还不知道,苏锐把市场部第一猛女给电晕了呢!

    “市场部什么规矩啊?你来说给我听听?”苏锐拱了拱手,显出一副谦虚的样子:“看来你是个前辈,你可得好好教教我。”

    “市场部的规矩就是——一切让业绩说话!我是必康去年全集团的销售状元,你呢?一个入职才一天的新人,就在这里指手画脚,不认真工作,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三个月试用期不出成绩,就会被立即开除!”

    说到这儿,陈雷刚还看了曹天平一眼,道:“是吧,曹大组长?”

    曹天平可不敢赞同,苏锐是董事长跟前的红人,又和林傲雪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谁敢开除他?是嫌自己在必康干的时间太长了吗?

    “哦,原来是必康的销售冠军啊,真是久仰久仰。”苏锐显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来。

    “哼,知道就好。”陈雷刚负手而立:“新来的就要有新来的样子,谦虚一点没坏处。”

    这个时候,陈大状元终于感觉到消失了几分钟的光环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洋洋得意的扫了周围的同事们一眼,感觉很不错。

    “哦,那不知道去年陈……陈冠军的销售额是多少呢?”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我销售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加起来共计一千两百万。”一提到自己的优势,陈雷刚更加得意了!这可是无人能够超越的数字!

    去年年底,陈雷刚从销售中获得的提成就有一百二十多万!在宁海的四环线上,这些钱已经可以买小半套房子了!

    估计过了今年之后,业绩出众的陈雷刚就能拥有自己的销售团队,成为一个业务组的组长了!

    “真是厉害啊。”苏锐看起来很佩服。

    “年轻人要踏实肯干,这才是必康需要的人才,光吹牛皮说大话是没有用的,知道吗?”陈雷刚见到自己占了上风,心情愉悦起来,摆出一副说教的样子。

    苏锐还没来得及答话,他的手机qq已经嘀嘀嘀的响了起来!

    是维多利亚发来的消息!

    “亲爱的阿波罗,我已经安排人把合同传真了过去,按照你发的货品清单,我每个品类都买了,一共两千万华夏币哦。”

    :新书还需要冲呢,明天开始每天万字更新,加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