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开刹车,往左打方向盘,拉起手刹!”苏锐对司机喊道!

    这司机倒也不含糊,几乎在苏锐话刚说完,他的动作就已经完成了!

    房车的后轮和地面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响!车身完成了九十度的旋转,堪堪与那辆渣土车擦肩停下!

    夏清清晰的感受到了渣土车疯狂冲过时引起的震动,手心的汗水已变得冰凉!

    “别担心,我在呢。”苏锐似乎是感受到了夏清的紧张,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三辆别克冲上来把房车团团围在中间,看来苏锐他们今晚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当两辆奥迪刚刚冲下桥口的时候,那辆渣土车便呼啸着从他们身后而过,林傲雪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手心中已经沁出冷汗,眼中也透出一抹凝重!

    如果不是苏锐的临场应变,恐怕他们已经被撞飞!

    这绝对是一场计划精密的袭击!

    “他们有危险!”林傲雪的语气中带着焦急,苏锐和夏清还在车上,不知道有没有和渣土车相撞!而且后面还跟着三辆别克,想想都觉得不妙!

    “不用管我们,你们先走。”似乎是对林傲雪的回答,苏锐镇静的声音从对讲机中清晰传来!

    “不行,我不能扔下你们不管。”林傲雪坚决的说道,看来这个女人的内心并不像她的外表一样冷冰冰的。

    “听苏锐的,我们回去只会给他们添麻烦!只有离开才是最好的帮助!”林福章冷声道:“加速,回家!”

    林傲雪终于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咬了咬嘴唇,留下了清晰的牙印。

    知道林家父女已经远去,苏锐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他打量了外面的三辆别克一眼,然后问向司机:“兄弟,你会游泳不?”

    这位司机名为王远,其实是林家的保镖副队长,本来他对苏锐的指挥还有些不服气,可是现在绝对是心服口服了!

    这简直就是神机妙算,把对方的每一步都算的死死的!

    “当然会。”王远如实答道。

    “那就好,一会儿车门打开,你立即跳进房亭河里。”苏锐说道。

    “啊?难道不需要我留下来和你并肩作战吗?”听说要让自己脚底抹油先逃跑,王远诧异的问道。

    “你留下来,只能成为我的累赘。”苏锐毫不客气的说道。

    “什么?我会成为你的累赘?”王远好歹也是个高手,此时被苏锐这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一想到刚才苏锐的惊艳表现,顿时没意见了。

    “现在就走!”

    苏锐一声令下,王远一个翻身滚出驾驶室,趁着别克车里的人还没完全下来的时候,一个箭步跨越了桥栏,噗通一声落进了河里。

    三辆别克车中,钻出来十二名彪形大汉,大部分人都是**着上身,腰间插着刀或钢管,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为首的一个是个光头,光头顶上有着长长一道疤,脸上露着凶狠之色。

    “车里的人,给我出来!”刀疤摸出钢管,重重的砸在了车身上!

    感受到了夏清的身体轻微的颤抖,苏锐再次给她投去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别怕,有我呢。”

    夏清点了点头。

    “没关系的,跟我出来就好。”苏锐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夏清嗯了一声,更不敢松开苏锐的手了。

    等到苏锐拉着夏清下车,刀疤的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就像是便秘了好几天一样!

    “怎么回事?车里没有其他人了吗?”刀疤仔细的查看了房车的车厢,除了刚才那个跳下河的,确实再也没有别人了!

    林福章和林傲雪去哪里了?他们才是今天晚上的目标啊!

    刀疤脸顿时有些着急,如果完不成任务,回去肯定要受到阳哥的责罚!

    这可是阳哥接到的一个大单子,据说是某个超级富二代出钱绑架林家父女,这可是绝对不容有失的!

    “林福章呢?林福章哪里去了?林傲雪哪里去了?”

    刀疤揪起苏锐的衣领,凶狠的问道!

    苏锐一脸谄媚:“拜托,这位大哥,我们董事长和大小姐吃完饭后就坐别的车先走了,安排我们坐他的车,你看,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刀疤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被林福章耍了,摆出了那么大的阵仗,布局了那么久,却抓错了人,实在是太丢人了,回去根本就没法交差的!

    “找不到林福章,你俩就跟我回去走一趟!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刀疤阴狠的说道:“你们不要怨我,要怨只能怨那个把你们当成诱饵的林福章!”

    刀疤知道,这两个人必须带回去,只不过当他的眼睛扫过夏清的时候,顿时露出一种惊艳之极的感觉!

    如此精致的面容,如此火辣劲爆的身材,恐怕不会输给林傲雪多少吧!

    刀疤环视一圈,发现自己的小弟们都以一种绿幽幽的恶狼眼光看着夏清呢!

    在这种情况下,夏清自然也意识到了不妙,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不由得再次抓紧了苏锐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带给她多一点点的安心。

    可是,跟这十几名壮汉比起来,苏锐的身材显得如此单薄,似乎完全不是对手!

    刀疤看着夏清的火辣身材,咽了一口口水,既然抓不住林家父女,反正都要受罚,就拿这个美人儿先爽一把得了!

    房车里的空间足够宽敞,想到一个极品火辣美女即将被压在身下,刀疤就感觉到某个地方已经开始撑起帐篷了!

    “美人儿,来让哥哥玩一玩,放心,哥哥们会很疼你的!”刀疤嘿嘿笑道,这个**熏心的家伙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任务失败的事情了!

    苏锐冷冷看着这个刀疤,说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还需要向你汇报吗?小子,给我滚一边去!”

    说罢,刀疤举起砂锅般的拳头,直接朝苏锐的脸上砸去!

    如此恐怖的力道,如果这一下被砸实了,恐怕苏锐的脸都得塌下去半边!

    “不要伤害他!”夏清并没有吓得闭上眼睛,而是鼓足勇气喊道!

    可是,就在刀疤的拳头距离苏锐的脸不足十公分的时候,却再也砸不下去了!

    因为,苏锐出腿如闪电,他的脚正好踢在了刀疤的两条腿之间!

    “啊!”

    伴随着一声痛苦至极的惨嚎声,刀疤捂着裤裆瘫倒了下去!感觉浑身都瘫软了!强烈的痛感以那个地方为圆心,向整个身体辐射开来!

    痛,痛彻灵魂!

    剩下的十一个人都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这是瞬间的权利反转吗?

    “接下来你就站在我身后,闭上眼睛。”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转过脸来,对夏清露出了笑容。

    听了苏锐的话,夏清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奇怪的是,她的心里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害怕!

    似乎这个才刚认识一天的男人拥有一种魔力,只需要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给人安心的感觉!

    “你们愣着干什么……快他妈的给我废了他!”刀疤捂着裤裆倒在地上,疼的满头大汗!

    “兄弟们,他敢打杰哥,咱们一起上!废了丫的!”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往苏锐身旁涌去!

    “你们要来废了我?”

    苏锐冷冷一笑,捡起刀疤掉在地上的钢管,对着他的膝盖用力一挥!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响彻每个人的耳朵!

    刀疤男又痛的嘶吼,满脸涨红,歇斯底里,很显然,他的膝盖骨已经被苏锐强行敲碎了!

    夏清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仍旧没有睁开眼睛。

    苏锐冷笑:“你们谁敢再上前一步试试看?”

    一群人面面相觑,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强壮的家伙竟然先发制人,下手那么狠辣,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真是比黑社会还要黑社会!

    “你把杰哥放了,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一个人踏前一步,满脸威胁之色。

    苏锐盯着那人的脚步:“我说过,看你们谁敢踏前一步,既然你踏了,就该付出代价。”

    又是一记凶狠的钢管猛然挥出,重重的砸在了刀疤的另外一处膝盖骨上!

    这一下似乎比之前更狠,钢管已经把整块骨头全部砸碎!

    这是彻彻底底的粉碎性骨折,刀疤的下半生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苏锐一人面对十一人,凛然无畏,在气势上似乎比对方十一个人加起来还要更胜一筹!

    “如果你们不想落得和这个杰哥一个下场的话,那就快滚吧!”苏锐的眼睛中释放出寒光!对面的几人见到,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你给我去死!”

    这个时候,一个脾气暴烈的家伙终于忍不住,前冲两步,把手中明晃晃的西瓜刀挥向苏锐!

    可是他只见到一阵光影在眼前一闪,下一秒他的脸上就传来撕扯碾压一般的剧痛,直接让他疼昏了过去!

    苏锐拿着钢管,毫无花俏的和对方的侧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这一下横向猛抽,可是直接把他的整个面骨给砸裂!脸上瞬间绽放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货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干脆利落的倒了下去!

    这还是苏锐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的话,就凭刚才的那一下,他的头骨会全部爆碎,脑浆都会被敲出来!

    :大家很给力啊,月票榜昨天冲到了第五名,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感谢书友2607611、每天上纵横兄弟的捧场,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新的征程,加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