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总能来赏光,我真是觉得今天这趟君澜来的太值了。”林福章举起酒杯,哈哈大笑。

    “只是不知这位先生是?”

    能够成为君澜酒店总负责人,自然拥有着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能力,秦悦然一看到苏锐竟能够和林家父女同在一桌吃饭,还以为他是某个大世家中地位显赫的少爷。

    可是,首都和宁海的大少爷她都如数家珍,怎么就没见过这号人物呢?

    “正好,我也要跟秦总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集团的贵客,也是我的好朋友,苏锐先生。”

    苏锐趁机伸手握住了秦悦然细腻柔滑的手,那感觉真是别提有多棒了。

    “您好,苏先生,有空可得多来君澜给我捧场哦。”秦悦然友好的笑道,显得很有些自来熟的样子。

    如此年轻却能够被林福章称为“好朋友”,苏锐的背影就太有些耐人寻味了。不过,当她看到苏锐面前的空盘子时,还是惊讶了一番,这么大食量的人可不多见啊。

    “一定一定,就算是为了秦总你这双长腿……哦,不,就算是为了秦总你,我也得来捧场啊。”苏锐光顾着看长腿了,一时失言,把秦悦然这朵交际花逗得咯咯直笑。

    “您真有趣,各位慢用,我先告辞。”

    秦悦然说完,便款款离开,苏锐看着她的背影,似乎要把那一双长腿扛在肩上……不,是收进心底。

    这一顿饭就这样波澜不惊的结束了。

    等到了地下停车场,苏锐没来由的想起来天祥集团大公子宋亿利那阴沉的眼神,然后拦住了准备上车的林家父女,说道:“等一下。”

    “怎么回事?”林傲雪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和夏清坐这辆房车,老林你带着傲雪坐后面的奥迪。”苏锐说完,便拉着夏清往房车里钻。

    这辆豪华房车可是经过专业改装的,全车防弹,而且轮胎带有自动充气功能,还可以自动更换橡胶实心胎,就算是被子弹打中轮胎了,也依旧可以照常行驶!

    在宁海,林福章的这辆座驾就是必康集团的标志!

    可是苏锐在这种时候却要求换车,这是为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林福章和苏锐对视了一下,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在商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林福章见多识广,比林傲雪要老辣的多了。

    “我不换。”林傲雪拒绝道。

    “你必须换。”苏锐坚定的样子和他平时的嘻嘻哈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所以,别让我为难。”

    不知怎么的,看到苏锐正色的模样,对他一贯反感的林傲雪竟然也不再坚持,而是上了后面那辆保镖们平时坐的奥迪。

    坐在宽敞的房车中,感受着身边佳人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顺便再有意无意地扫几眼那火辣之极的身材,实在是惬意无比。

    而夏清却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苏锐此举,旨在带着自己吸引火力,让暗处的人转移目标,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自己一点功夫也不会,只会成为他的累赘啊。

    殊不知,苏锐之所以拉着夏清坐进房车中,完全是色狼心思在作祟,如此豪华的房车,只有自己和一个男司机坐在这里,岂不是太无趣了吗?

    有这么一个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美女陪着,这才是男人该有的享受啊。

    房车被两辆奥迪夹在中间,以时速六十的速度往林家别墅平稳驶去。

    这个时候,苏锐瞅了一眼后视镜,眼中释放出一抹隐蔽的冷光。

    “加快速度,提到时速一百。”苏锐忽然说道。

    “好。”保镖兼司机没有多问,因为林福章之前就交代过,所有保镖要对苏锐无条件服从。

    “加快速度,时速一百。”保镖拿起对讲机,说道。

    果然,三辆车子同时提速。

    林傲雪坐在最后一辆车中,眉头皱起:“那个家伙在搞什么?”

    “傲雪,你要多跟着苏锐学一些东西。”林福章忽然说道。

    “让我多跟他学东西?他也配。”一提起苏锐,林傲雪就没好气,这个可恶的家伙,刚才还在酒店里吃自己的豆腐呢!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男人敢摸自己的臀部,他还是第一个!

    “你慢慢就会明白的。”女儿不理解,林福章也不强求,反正苏锐和闺女相处的机会还多着呢。

    苏锐盯着后视镜,目光冷静:“继续提速,时速一百二。”

    三辆车子再次加速。

    林傲雪终于忍不住了,抢过司机的对讲机,道:“苏锐,你在搞什么?在这种夜路上开那么快很危险的!”

    一般的城市公路都是限速八十以下,高速公路才限速一百二,此时三辆车的速度已经达到了高速公路的限速标准了!

    苏锐也拿过对讲机,回答道:“林大小姐,你看一看后面,车队两次大幅度提速,后面的三辆别克依旧没有被甩掉,如果他们是正常行驶的车辆,绝对不会这样,这说明什么?”

    林傲雪的心一沉。

    “说明我们被人跟踪了!”苏锐冷冷道:“不管对方是谁,绝对都是不怀好意。”

    林傲雪默不作声,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体会这种阴暗的事情,这并不是说她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些,而是她虽然经历过跟踪之类的行为,但林福章出于保护女儿的目的,都没有对她说明,这也给林傲雪造成了一个假象——这个社会很安全。

    “接下来,所有人必须听我的指挥。”

    苏锐的声音忽然带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林傲雪此时觉得极为矛盾,这还是之前那个在飞机上对自己出言不逊的色狼吗?

    “第三辆车和房车调换一下次序,两辆奥迪并排在前面行驶,房车在最后。”苏锐说道。

    “为什么这样做?”林傲雪不自觉的问道,在她出声问话的时候,她乘坐的奥迪已经开始加速,而房车开始减速。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苏锐冷冷说道。

    林傲雪被拒绝,哼了一声,把对讲机扔到一边,不再言语。

    这时候三辆车已经成为了一个倒的“品”字阵型,朝前面极速飞驰着。

    当得知有神秘车辆跟踪的时候,房车中的夏清也心慌了一下,毕竟她只是二十几岁的姑娘而已,这种场景没法不害怕。

    可是当她听到苏锐有条不紊的发布一条条命令的时候,夏清本来略有慌乱的心竟然平静了下来,她认真地看着苏锐的侧脸,似乎想要看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看我干吗?”苏锐似乎早就感觉到夏清在看自己,忽然转过脸来,四道目光正好对视。

    “呃,没……没看什么。”夏清的脸不禁又有些红了起来,幸好光线很暗,苏锐看不出什么。

    殊不知,此时的苏锐心中正想着:一个身材火辣却又容易脸红的姑娘,实在是有些可爱。

    这个时候,苏锐的手忽然伸到了夏清的肩膀处:“来,把安全带系上吧,一会儿会猛刹车的。”

    “你怎么知道一会儿会猛刹车?”夏清正在想着苏锐这话的意思,后者就已经拉着安全带给自己系上了。

    不知道是苏锐不小心还是夏清的某个部位实在是太过挺拔高耸了,在拉安全带的过程中,苏锐的手不小心碰擦到了那两座山峰,一股清晰地弹嫩感觉顺着苏锐的指尖瞬间传到了他的心里。

    绝妙的手感!

    夏清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她的身体微不可查的轻轻一颤,微微低着头,似乎都不敢看苏锐了!

    不过接下来的时候,苏锐才发觉,自己把夏清拉进这辆房车中是多么正确的选择!

    因为安全带恰好从夏清胸前的两座山峰之间穿过,勒的紧紧的,让两个饱满的山峰更加的圆润挺拔,弧线也更加的惊心动魄!

    “要淡定,要淡定。”苏锐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往夏清的胸口去看,可是眼神似乎就一直没离开过。

    “谢谢你给我系安全带。”夏清似乎想打破这种尴尬,说道。

    “不用谢,不用谢,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天天帮你系安全带哦。”苏锐乐的嘿嘿直笑,要是每天都能享受到这种手感,那还真是一件艳福无边的事情!

    要真那样的话,别说系安全带了,让苏锐每天当牛做马扮企鹅都行!

    “是不是快到林家别墅了?”苏锐收回旖旎的思绪,问向司机。

    “是的,过了前面的房亭河桥就到了,也就只有五公里了。”

    “五公里?”苏锐念叨着这一句,他已经看到了远处的房亭河桥,三辆别克还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股危险的感觉开始弥漫在心头。

    就在三辆车驶上桥的时候,苏锐忽然下令:“前面两辆奥迪加速冲过桥口,防弹房车减速到二十!”

    从一百二减速的到二十,司机只有猛踩刹车!

    “别怕,抓住我的手。”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伸出手来,紧紧抓住了夏清!

    后者并没有躲开,眼中也没有一点害怕的神情!因为苏锐的举动给了她充足的信心!

    果然,就在两辆加速的奥迪冲出桥口的时候,一辆渣土车忽然从桥口的十足路口撞了过来!

    如果刚才不减速,那么此时房车已经和渣土车撞在了一起!

    苏锐的预先判断起到了决定性的结果!

    :欢迎坐怀兄弟的强势回归!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