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董事长来市场部指导工作。”风情万种的薛如云实在不知道林福章忽然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最近市场部的工作让他感觉到不满意?

    “没事,你们忙吧,我就是来喊苏老弟吃个饭的。”林福章呵呵笑道。

    “苏老弟?”薛如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谁,突然一道灵光划过脑海,“难道是那个新来的苏锐?”

    当她想明白的时候,林福章已经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走到了苏锐跟前,亲切中却带着一些尴尬的神情,笑道:“苏老弟,我也没想到傲雪那个丫头会如此胡来,把你安排在这个地方,这样吧,我们回去商量一下,给你换个职位。”

    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处于疯狂震惊中,这个新来的职员到底是谁啊,竟然能让董事长亲自给他安排职位!而且似乎其中还有一丝讨好的成分!

    而业务一组组长曹天平也在一旁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才还在训斥的新职员,竟然会是董事长面前的红人!

    苏锐无所谓的说道:“这都没关系,我在市场部呆着也蛮好的,就是林大总裁给我下的任务有点重,一个星期要完成一百万的销售额,完不成就卷铺盖走人。”

    苏锐心想,让你这个死三八整我,好不容易逮着一次告状的机会,我可不会放过!

    林福章一听必康的保护神要被女儿赶走,怒气顿时上来了,也不管身边有那么多的下属,怒道:“一个星期一百万?简直胡闹!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我得找她好好的谈一谈!”

    “老林,你何必那么激动,你女儿什么性子你现在还不了解吗?”见到林福章发火,苏锐心情大爽,“这样吧,我就在这里呆着,你让林傲雪把我的销售任务减轻一些就好了,毕竟我来必康也不是卖药的啊。”

    “是是是,一定会的。”林福章满是歉意,他亲热的拉着苏锐的手,说道:“苏老弟,今天晚上我来做东,一是给你接风,而是替傲雪道歉。”

    众人都羡慕的不得了,必康董事长亲自请人吃饭,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啊!

    可是没想到,苏锐却看起来有些为难,他一把拉过曹天平,说道:

    “老林啊,可是我刚才和我的直属领导曹组长已经约好了,今天晚上他请我吃饭,你那边恐怕不方便去了。”

    “咳咳咳咳!”

    曹天平一听,一口口水被呛到了气管里!

    这家伙是怎么了!这可是董事长请他吃饭啊,自己的面子再大,跟董事长也不能比啊!这家伙是纯粹不想让自己这个一组组长在必康继续呆下去了!

    不仅曹天平,就连不远处的薛如云都有些忍俊不禁,这个极品御姐看向苏锐的眼神中不禁有了些亮晶晶的神采。

    “这个,董事长,我忽然想起来今天晚上是我老婆的生日,不能请苏锐吃饭了,只有改天了。”说罢,曹天平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连忙夺路而逃!

    如果再待下去,还不知道要被这苏锐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

    坐在林福章的豪华房车里,苏锐看了看一旁冷着脸的林傲雪,心想这女人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总是一副冷冰冰的神色,就算再冰山美人,也能把人给冻僵了!

    再加上林福章之前说了林傲雪几句,她根本连看都懒得看苏锐一眼了。

    “老林,有件事情还得麻烦你一下。”苏锐想起来那枚安装在纽扣中的窃听器,主动开口道:“我需要必康所有竞争对手的资料,尤其是那些和你们竞争市场份额最激烈的公司。”

    “没问题,夏清,你晚上回去之后就帮苏锐准备资料。”

    “好。”夏清坐在副驾上,从苏锐的角度正好能够看到她雪白的脖颈,实在是有些美不胜收的意味。

    苏锐继续道:“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一下老林和傲雪侄女。”

    林傲雪瞪了苏锐一眼,林福章在一旁有些哭笑不得。

    “你的衣服一般都有谁来安排?也就是说,你认为有机会把你的纽扣换成窃听器的人,谁最有嫌疑?”

    一提到这个问题,林傲雪的两道秀眉便蹙了起来,她也知道这是大事,必须详细的调查清楚,否则的话身边始终有一个间谍,后果不堪设想!

    “我再仔细的回想一下。”林傲雪一贯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让她主动怀疑自己的下属,这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苏锐转而问向了林福章:“老林,平时有能力进入你办公室的都有些什么人?”

    “我办公室都有专门的清洁人员来打扫,人数固定就是那么两个,这个应该比较好排查。”林福章已经率先采取了行动,“其中一个我已经让人控制起来开始盘问了,另外一个人在前几天离职,我正派人寻找。”

    苏锐的眼睛一亮:“嗯,另外一人的嫌疑很大,必须要快些找到,现在开始,我必须对你们的办公室和住所经常进行检查,以保安全。”

    “这个可以,今天晚上就麻烦苏老弟把我们的住处全部检查一遍。”

    一想到晚上要参观林傲雪的闺房,苏锐心里就有些痒痒的,唉,这么多年了,还是改不掉这喜欢欣赏美女的毛病。

    当然,这所谓的欣赏美女,说白了就是好色,男人本色嘛。

    君澜凯宾度假酒店,是整个宁海最高档的度假休闲会所,号称是六星级的硬件标准,林福章把接风宴设在了这里,足以表达他的诚意了。

    苏锐仰头看了看拥有私家沙滩和景观山、豪华之极的君澜凯宾,砸吧砸吧了嘴,说道:“老林,这一顿饭得不少钱吧?”

    林福章呵呵笑道:“苏老弟,钱不是问题,你大老远的从国外专程赶回来帮忙,我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谢意呢,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没想到苏锐却拒绝了:“老林,我还是不喝酒了,喝酒误事,我今晚回去还得给你和傲雪检查房间呢。”

    林傲雪闻言,立刻瞪了一眼苏锐。

    林福章的眼中闪过浓浓的赞赏:“好好好,苏老弟所言极是!今天晚上我喝酒,你喝茶,就这么定了,哈哈!”

    这君澜凯宾的服务员们都还挺上档次,一个个穿着高开叉的旗袍,雪白的大腿在灯光下晃动着,苏锐的眼睛一直瞄着看,有时候还会吹出几声口哨来,显得十分洒脱随意。

    “哼,色狼!”林傲雪冷冷说道,她把苏锐的动作全都看在眼里,十分鄙夷。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里又不止你一个女人,怎么着,我看别人你会吃醋?”苏锐毫不相让的针锋相对。

    林福章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自己女儿的性子他最了解,一贯是倔强的要命,如果不是她自己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别人根本改变不了她的看法。

    这种性格有时候放在商场上会无往而不利,而在生活中却是极为的不合适,实实在在的双刃剑啊。

    林福章订的位置是君澜凯宾为数不多的几个海景露台之一,偌大的露台就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一道楼梯可以直接到达下方的海滩,各种景观尽收眼底,实在是美不胜收。

    苏锐的行为却和这样的美景有些格格不入,每过来一个漂亮的服务生,他都得拉着说上几句话,把她们逗得咯咯直笑,有的甚至开始眼送秋波了。

    林傲雪看起来有些忍不了这种欢乐的笑声,她把杯子放下,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

    “你去哪里?”苏锐也跟着站起身来。

    “洗手间。”林傲雪头也不回。

    苏锐直接追上来,紧紧跟着林傲雪,亦步亦趋。

    “你别跟着我。”

    “不行,我必须保护你的安全。”苏锐停顿了一下,又加了四个字:“贴身保护。”

    林傲雪对这个色狼的反感到了极致,忍无可忍,猛地转过身来,说道:“你够了没有?”

    可是林傲雪没想到,苏锐跟她跟的非常近,她这一转身,苏锐没有留神,两人直接面贴面的撞在了一起!

    苏锐只感觉到两团高耸的柔软跟自己的胸肌一触即分,他本能的伸出双手,揽住了林傲雪的纤腰,避免失去了重心的后者向后倾倒!

    只是这样一来,两个人的姿势就显得极为的暧昧了!

    苏锐和林傲雪的小腹紧紧贴在一起,他的一只手揽住的是纤腰,另外一只手不小心的放在了后者的翘臀之上!

    “手感好的惊人啊!”感受到从林傲雪臀部传来的惊人弹性,苏锐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自己在飞机上果然没有看走眼,这女人的身材和容貌搭配在一起,真的堪称宁海商界第一美女。

    于是乎,苏锐本能的用手捏了捏,捏了捏那一片弹性与柔软。

    如果让宁海的其他男人看到苏锐此时的举动,恐怕会组团来把他乱刀分尸了!

    “啊!”林傲雪被捏的一声尖叫,似乎是有些失措,眼中带着怒意,双手推着苏锐的胸膛,“快放开我!”

    “你确定?”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快放开!”

    “那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哦。”苏锐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林傲雪的臀部处移开。

    “啊!”

    后者早已失去重心的身体便又开始向地面倒了下去!

    :兄弟们,六更两万字送上,爆爆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