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是因为没听清苏锐在说什么,而后者则是满脸通红,因为这苏锐所说的“34d”恰恰是她的内衣尺码!

    这个男人是怎么可以一眼看出来自己的尺码的?这也太玄乎了吧!要知道,自己因为胸部太过壮观,今天还是特地带了一层束胸呢!

    苏锐摆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林福章倒也没有多问,而是笑道:“夏清,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集团的贵客,苏锐先生。”

    “苏先生您好。”夏清的身体微微前倾,伸出洁白无瑕的玉手,和苏锐握在了一起。

    当苏锐和夏清那犹如牛奶凝脂般细腻润滑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心中不由狂呼:“手感太好了!”

    “苏锐先生,这位是我们集团的董事长助理,夏清,你以后在工作上或者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找她。”

    “我一定会经常麻烦她的。”苏锐说出了心中的实话,他可不会客气,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却不想方设法的吃掉,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没关系,请您多多指教。”夏清的脸还红扑扑的,这个男人刚才握手的时候,趁着林福章不注意,用手指在自己的手心里挠了挠,弄的夏清痒痒的,想笑还得忍着。

    “这姑娘真不错啊,身材火爆却容易脸红,是我的菜。”苏锐笑眯眯的,有些恋恋不舍的把夏清的手放开。

    “夏清,去把总裁叫来。”林福章说道。

    “好的。”

    苏锐目送着夏清那浑圆的臀部逐渐远去,不着痕迹的咽了口口水,转过脸说道:“这夏清年纪轻轻的,就能当上董事长助理,以后可是前途远大啊。”

    “她是首都大学的高材生,又从耶鲁留学回来,能力很强。”林福章说道:“苏先生,一会儿我先介绍你和小女林傲雪认识一下。”

    “我知道她,如果不是她搞出那篇劳什子论文,我也不用来趟这一趟浑水了。”苏锐毫不客气的说道,那个冷美人虽然够漂亮,但是双方的成见已经太深了。

    “呵呵。”对于苏锐的话,林福章只能讪讪干笑。

    果然,当一脸冰冷的林傲雪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苏锐,好看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谁让你进来的?快给我出去!”

    “林总裁,咱们不用一见面就这么不友好吧?”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这林傲雪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真不愧是号称宁海商界第一美女。

    “傲雪,苏锐先生是我们集团的贵客!不许没大没小的!”见到女儿这么无礼,林福章立刻说道,万一女儿把好不容易请来的这尊神给得罪了,那可就大大的麻烦了!

    “哼,董事长,他就是个流氓!你请个流氓当贵客,到底是什么意思?”林傲雪愤怒地说道,每次一见到这个家伙脸上的笑容,她就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苏锐暗笑,这女人倒也真是一本正经,在公司不喊老爸,直接喊董事长了。

    “傲雪,你今天是怎么了?”林福章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今天在飞机上……”

    林傲雪刚想说什么,便被苏锐立即把话头接了过来:“今天在飞机上,我和林总裁恰巧坐在隔壁,路上想跟她交个朋友,但是林总拒绝了我。”

    苏锐摊了摊手,显得很无奈。

    林福章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性子他最清楚,从来都是冷冰冰的,遇到男人的搭讪更是冰冷的过分,如果和别人发生了矛盾,肯定也是她的错!

    “傲雪,不得无礼,苏锐先生是我专门从国外请来帮助我们集团解决问题的!”林福章道:“你必须全力配合!”

    “帮我们集团解决问题?”林傲雪冷笑,“我们集团的业务蒸蒸日上,等到三矬氨仑的新工艺实现量产,我们将一跃成为全华夏乃至世界上最知名的药企,我们集团能有什么问题?”

    林福章气结,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闺女,身处危险之中还不自知呢!

    苏锐慢悠悠的开口了:“商场如战场,不要奢望资本和科研的力量能够解决一切。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个三矬氨仑,必康不会面临如此巨大的风险,我也不会从国外回来帮忙。”

    “你什么意思?”林傲雪的面色更冷,三矬氨仑新合成法的研制成功可是自己最值得骄傲的事情,这个家伙口口声声说充满了风险,是什么意思?

    “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既然你不信,我就证明给你看。”

    苏锐站起身来,直接伸手朝林傲雪的胸前山峰摸去!

    “流氓!你干什么?”林傲雪连忙捂着胸后退!

    “别大惊小怪的,我就是借你一颗扣子用用而已。”

    说罢,苏锐的右手闪电般的伸出收回,下一秒摊开手掌,他的掌心便出现了一枚扣子!

    这是林傲雪职业装的第一颗纽扣!竟然就这么被苏锐取下来了!

    由于少了一颗纽扣的束缚,林傲雪胸前的雪白春光便绽放了出来,那深深的沟壑露出了一丝缝隙,像是要把人的眼球给吸进去一般!

    “你做什么?再这样我就报警了!”林傲雪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春光乍泄,脸上愈发冰冷起来。

    林福章也没看透苏锐的动作,但他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因为此时的苏锐对他来说还披着一层极为神秘的光环。

    苏锐的两根手指一捏,那精致的纽扣便从中间列为了两半,露出来一个微小的电子器件!

    “这是什么?”林福章惊道!

    “微型窃听器而已,不用大惊小怪。”苏锐说道,“把窃听器藏在纽扣里,这是竞争对手的惯用伎俩。”

    “我身上怎么会有窃听器?谁放的?”显然林傲雪也被苏锐的举动给震撼到了!她不知道这窃听器在身上放置多久了,很有可能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一切话语都被别人监听了!

    一想到这里,林傲雪的额头上顿时流出冷汗来!

    苏锐的手指一弹,微型窃听器便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准确的落在了茶几上的玻璃杯中!

    “不用担心,这种窃听器浸水之后也就失效了,当务之急是把给你们放置窃听器的人给找出来。”

    林福章缓过神来,立刻郑重的说道:“苏先生,如果不是你来了,我们父女将置身于危险中而不自知,林傲雪,快来给苏先生道歉!为你之前的无礼道歉!”

    “哼!”林傲雪一声冷哼,即便她此时已经知道苏锐身怀绝技,但让她跟一个骂自己“月经不调”的流氓道歉,这怎么可能?

    “道歉等一下再说,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个时候,苏锐打开了他随身携带的银色手提箱!

    箱子一打开,林傲雪顿时惊呼出声,因为映入她眼帘的,赫然是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

    在银色沙漠之鹰的旁边,还有一把寒芒闪闪的甩刺!让人看到之后,瞳孔都忍不住的骤然缩了起来!

    这只是箱子的第一层,打开第二层,则是一些林傲雪和林福章看不懂的仪器,也不知道苏锐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带上飞机的!要是被查出来,那是可以就地击毙的!

    一想到自己之前竟然用膝盖狠命撞了一下这个持枪分子的腹部,林傲雪竟觉得有些后怕。

    像是看穿了他们心中的疑惑,苏锐解释道:“我的手提箱是特殊密度材料制成,可以阻隔x射线的穿透,因此机场的安检机也查不出来。”

    “高人啊!”林福章看着苏锐的样子,更加确定了这个人选是没错的!他一定能够保护必康集团走出难关!

    苏锐拿出一个圆盘一样的黑色仪器,一按开关,整个盘子便如一个屏幕一般,几个红点在上面不断闪烁!

    “你们看到没有。”苏锐把屏幕拿到这一对父女的身前,压低声音解释道:“七个红点,代表你这个房间里有七个窃听器!”

    “什么?”

    林福章有些难以置信!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人安装了窃听器,而且竟然有七个之多!

    林傲雪也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绝美的脸庞更加冰冷!

    按照仪器的指引,很快,苏锐就从办公桌、沙发、台灯等地方找出了七个窃听器!

    看着这一小堆仪器,林傲雪的声音清冷:“我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干的!”

    苏锐没吭声,而是把这一堆窃听器放在金属保险柜上面,然后拿出沙漠之鹰,用枪柄把每一个窃听器都砸的粉碎!

    “啊!”

    与此同时,在某一间略显黑暗的办公室中,一个面容阴柔的男子丢掉耳机,捂着耳朵,一脸的痛苦状!

    很显然,苏锐刚才暴力砸碎窃听器的举动透过耳机传来,让他的耳朵受了伤!

    “苏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听之下!”林福章激动的握住了苏锐的手,很显然,这个年轻男人的举动彻彻底底的震撼了他!

    “我说林董,你直接叫我苏锐就行,老是喊苏先生苏先生的,怪别扭的。”苏锐很谦虚的说道,只不过这种谦虚在林傲雪的眼里就是彻头彻尾的虚伪了。

    “那好,我虚长几岁,就喊你苏老弟好了,你要是不介意,叫我一声林老哥就行!”林福章哈哈笑道。

    苏锐撇了撇嘴,在心里暗暗说道:“你那哪是虚长了几岁,明明就是虚长了几十岁!”

    不过苏锐看着林傲雪的曼妙身材,眼珠一转,说道:“林老哥,既然我这样称呼你,是不是你家傲雪就得算作是我的侄女了?”

    :第三更送上,大家继续给力,俺也要给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