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魏子卿见他不说话,就顺着他目光看过去,见到角落处有一块灰扑扑的古玉。

    这块古玉上面痕迹斑驳,看起来年代很古老的样子,魏子卿仔细打量,也没见到有什么出奇之处,相比之前的光彩夺目的天珠差远了。

    “没想到我这次来,还真遇上好东西了。”

    陈凡越看脸上笑容越盛,转过头对魏子卿道:“这块玉我要了,你出个价格吧。”

    他此时身上还带着周天豪给的两千万的银行卡,财大气粗呢!

    “既然是陈先生看上的,还要什么钱,尽管拿去就是。”魏子卿笑道。

    为了拉拢一位化境宗师,她爷爷可以毫不犹豫的送出一栋价值数千万的别墅,相比这枚名不经传的古玉又算得了什么。

    “林叔,你说呢?”

    林叔赶紧换副讨好的笑容:“大小姐说的是,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三爷送来拍卖的,给谁不是给呢?陈先生想要,尽管拿去。”

    他算是被陈凡刚才那一手吓倒了,知晓陈凡并非普通人,态度顿时恭敬起来。

    “好,我承你魏家这个人情。”

    没想到陈凡却郑重点头,然后取过那枚古玉,眼神就如同酷爱赛车的车手看到顶级跑车。

    魏子卿闻言心中是又惊又喜。

    哪怕是老爷子送他云雾山顶一号别墅钥匙的时候,陈凡也是面色平淡,连个谢字都没有,显然数千万的别墅都不放在他眼中。如今一枚普通的古玉,却能得到他明确承诺的一个人情,真是意外之喜。

    难道这枚古玉比一栋别墅都要贵重?

    “这古玉有什么奇特的吗?”魏子卿压抑不住心中好奇。

    “你们刚才不是问什么是真正的法器吗?”陈凡沉默片刻,才缓缓道。

    “不错。”

    魏子卿和林叔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陈先生,莫非.....这个就是‘真正的法器’?”林叔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枚古玉看着平淡无奇,里面杂质众多,比起极品的羊脂玉、翡翠、黄龙玉等等卖相天差地别,而且也完全看不出有奇特之处。

    “现在还不是。”陈凡慢条斯理的将古玉收入口袋,才道。

    “等我将它打磨炼制之后,就能炼成一件真正的、具有神通威能的‘宝物’。”

    林叔和魏子卿闻言都心中惊讶,难道陈凡还有什么‘炼器’的手段不成?

    但见他不愿多说,两人也只能压下惊讶。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我们走吧。”

    拿到古玉之后,陈凡对展厅内其它众多的名贵古董弃之如履。

    走回大厅,大家再看他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除了大厅中心的那些真正的楚州大人物外,年轻人基本都见到方才那一幕,连楚明辉都被他悍然踩在脚下,其他人就不在话下了,自然也不敢再把他当做普通酒吧服务员看待。

    “你来了?”姜初然再见他时,神情有些尴尬。

    “嗯。”陈凡脸色淡然,对她微微额首。

    然后转过头,亲切的摸了摸旁边一脸惊喜的许蓉妃的小脑袋,道:

    “这次多谢妃妃你维护我,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能帮的我一定会帮。”

    之前整个酒会,没有一个人站在他这边,只有许蓉妃死死维护他。陈凡自然不会忘记。

    许蓉妃可不知道他是位修仙者,也不知道背后有魏家在撑腰,却义无反顾站在他这边。陈凡心中微微触动。这是重生以来,除了唐姨外对他最好的人了吧。他心底已经有几分将小姑娘视作亲妹妹来看待了。

    被陈凡这样亲密摸着脑袋,许蓉妃不由俏脸微红,低头不好意思。

    “哈哈。”陈凡笑了笑,负手而去。

    连魏子卿也罕见的对两人友善的点点头,才跟着离开。

    林叔目光一闪,招来一位旁边负责的经理。嘱咐他将两人座位安排到拍卖会第一排,并且要拿出最好的热情照顾好两位贵客,尤其是那位许蓉妃小姐。

    旁边那些许蓉妃的女伴们嫉妒的眼都红了。

    早有人认出来,这个老者可是魏三爷手下第一号红人,在方胜国际中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远非之前的朱主管可比的。

    连此人都得讨好陈凡,可见陈凡身份绝非打工仔这般简单。

    ......

    坐着魏子卿的红色宝马mini回到湖畔小区后,陈凡就迫不及待的取出那枚古玉。

    “没想到地球上这种灵气近乎枯竭之地还有玉髓存在,这可是炼气期修士能用上的最好宝贝了。”陈凡发自内心的微笑。他本以为地球上已经是修仙者死地,不想还有这种宝物遗留。

    玉髓是玉中的最珍品,已非俗物,可以归入‘天地灵物’行列。

    “我本想买几块极品玉石,以炼制护身玉符。但普通玉怎比的上玉髓呢?一般玉符都是一次性的,而玉髓炼制成的法器,可以反复使用。”陈凡自语道。

    他现在只是筑基中期,终究还是**凡胎,如果被子弹打到,会有致命危险。

    若有玉髓炼制成的‘法器’护身,哪怕是最低档的法器,也对他的安全防护大幅度增加,从此不再惧怕小口径的火器了。

    “这是我拿到手的第一件天材地宝,可得珍惜点使用,下次未必还有这样的好运气。”

    想到这,陈凡催动发诀,召唤来一团真火,将古玉包在其中灼烧。

    没过多久,古玉就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外面那层斑驳表皮纷纷脱落,露出一块小孩巴掌大小,流光溢彩的美玉来。

    这块美玉比最极品的羊脂玉还要细腻,闪着温润的光泽。

    “如果卖出去,只怕能拍卖出个天价来。”

    不过他也只是随意一想,现在就是有人拿一亿甚至十亿来买,他都不会卖。

    这枚玉髓若能炼制成功,那就相当于他多了一条命,岂是金钱能衡量的?

    “等把法器炼制出来,我再买些好玉炼几枚护身玉符,爸妈各一件、安姐姐一件、小琼一件。”他这次重生回来,最牵挂的就是这几个人。

    想到小琼,他心中微颤,抬起头看向南方。

    那里有金陵市,有他青梅竹马、让他抱憾终生的女孩。按照现在的时间,小琼应该在金陵市读高三,上一世他们再次见面是在上大学的时候。

    虽然重生回来到现在才一个月,但他对小琼的思念却越来越浓。

    “小琼,你等着。”

    “这一世我回来了,我不会再退缩。”

    “我会变得无比强大,可以保护你,让你永远不受伤害,然后再站在你面前,堂堂真正的告诉你,我喜欢你。”

    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之前因为他修为低微,没法做到。现在踏入筑基中期,可以炼制一些护身宝贝,自然开始惦记起家人的安危。

    接下来,陈凡开始着手炼制这一世的第一件法器。

    这可不比炼制小培元丹,这是真正的‘炼器’,哪怕炼的是法器中最低档的,也需要极高修为。本来没有通玄期,连炼器的边都摸不到,也只有他陈凡才敢提前尝试。

    ......

    班里面知道拍卖酒会上面发生的事情的人,只有司迎夏、常雯、吉星宇三个。

    吉星宇算是彻底不敢再到陈凡面前晃悠。而司迎夏则沉寂一下,埋头苦学,似乎要将所有精力发泄在学业上,以期待有朝一日一鸣惊人。

    只有常雯似对他另眼相看,最近经常在陈凡周围晃悠,想凑进他的小圈子中。

    炼制法器的事情也在按部就班进行着。

    陈凡现在法力低微,只能靠水磨工夫,每天雕刻一些符文、密咒和法阵在玉髓上面。

    几天之后,玉髓上就密密麻麻遍布无数细小的符箓,几乎肉眼没法看见。全是靠陈凡用法力直接在其深处印刻,没有极高的操控力,根本没法做到。

    这天晚上,陈凡长舒一口气:

    “第一步终于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贴身佩戴用真元温养灵韵了。”

    在他身前,一枚小孩巴掌大的玉符正闪着光芒,凌空盘旋。

    仔细看会发现,玉符之中有无数微小的金色符文在不断游动,让它看起来神幻莫测。

    “我现在还是法力太弱。只印下‘聚灵阵’‘金刚咒’‘辟魔神雷’三个基础法咒。”陈凡微微皱眉。“还好里面留有足够的空间,日后入了通玄期,可以再多刻印几个法术。”

    聚灵阵是他目前最迫切的法阵。

    之前的修炼宝地在他晋级筑基中期后,已经显得入不敷出了。而在玉髓中布下聚灵镇,相当于一个微型随身灵气汇聚器,起凝聚和放大灵气功效,足够他修炼到筑基后期。

    “有了这枚玉符,我修行速度至少增快三成。”

    陈凡疲惫的脸上露出笑容。

    其他的金刚咒和辟魔神雷,都是最基本的法术,一个护身,一个攻击,各有神妙。

    “既然法器炼出来,是不是该找个地方验证一下实际效果了。”

    陈凡摸了摸下巴。

    还没等他想到怎么试验这件新法器,就有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登门拜访。

    ps:谢谢天行53的588,谢谢老衲法号丶口味重、金俊赫、枫叶一书、高洋洋洋洋、幽冥v血君、阿帆、噩梦人机的打赏。o(n_n)o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