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迎夏等人简直不敢相信。

    本来快要被撵出去的陈凡,结果却在一个女子登场后,就一举击败楚明辉,成了笑到最后的赢家。

    尤其是等魏子卿的身份传到他们耳朵中后,常雯更是脸都白了。

    她舅舅也是方胜国际的主管,和这个朱主管是同等级别。连朱主管都被魏子卿一言开除,要是陈凡想报复他们的话,只要和魏子卿说一声,她舅舅说不定也要被方胜国际扫地出门。

    “他竟然是魏子卿的朋友?”吉星宇更感到不可思议。

    魏子卿和姜初然、许蓉妃这些女孩可不一样。

    她虽然低调,但整个楚州的上层社会谁不知道她的大名。尤其是她父亲最近仕途正顺,据说有望升少将。到时候魏家可就是一门两将军,那地位又大不相同了。

    这样的人物,不要说吉星宇他们,便是李易晨、楚明辉在她面前,也得唯唯诺诺。

    “我们走吧。”司迎夏沉默片刻,低声说了句。

    然后就主动转身离开。

    既然陈凡有魏子卿这样的朋友,那就不是他们能挑战的。

    吉星宇叹口气,跟了上去。但常雯却留了下来,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

    “方胜国际其实是我三叔的公司。之前怕你对我三叔有意见,所以就没说。没想到遇见这种事,我真是抱歉。”

    魏子卿略带歉意道。

    “无妨,是我要多谢你帮我解围了。”陈凡淡淡道。

    他说的好像很客气,魏子卿却心中一紧。

    如果陈凡只是普通人,他这话魏子卿听了也就信了。但陈凡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位可以摘叶伤人、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武道宗师。这样的人物,能真的忍下这口气?

    想到这,魏子卿赶紧道:“楚明辉虽然之前冒犯您,但他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能请您饶过他这一次吗?”

    “哦?”陈凡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魏子卿。

    面对陈凡那双淡漠的眼睛,魏子卿心中一颤,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不由露出哀求的神色。

    姜初然以为他的底牌是魏子卿,却不知道在陈凡看来,他自身的实力就是最大的底牌。哪需要依靠别人来帮他?

    任你楚明辉有再大的权势、再多的背景又如何?我要杀你,也只在弹指之间。只不过魏子卿的突然出现,让他暂时没机会下手。没想到魏子卿竟然敏锐察觉到他的杀机,让陈凡颇为惊讶。

    两人直视了半分钟,魏子卿一直咬牙不退。陈凡才冷哼一声道:

    “再有下次,他就是死人了。”

    说完转身而去,留下脸色惨白的魏子卿。

    “是。”

    魏子卿应了声,心底长舒一口气,低头跟上。

    却暗暗发誓,回去一定要狠狠约束一下楚明辉。

    ......

    经过刚才那件事后,魏子卿似乎终于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态度越发谨慎了。

    出了大厅后,早有一位老者等在那。

    “这位是林叔,我三叔的左膀右臂,拍卖会还没正式开始,他会先带我们去展厅观看一下。”魏子卿面带微笑介绍道。

    “大小姐客气了,这边请。”这老者全身穿着一丝不苟,就如同英伦贵族的管家一样。“之前小朱冒犯了大小姐的客人,开除是他应得的,无需劳烦三爷。”

    他一边引路,一边恭敬说着,眼睛却从没看过陈凡,仿佛当他不存在一般。

    作为魏三爷面前红人,林叔在方胜国际集团内可谓举足轻重,便是市里的官员见了他也得笑脸以对,眼里哪有陈凡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开除朱主管,还是带两人前往展厅,完全是看在魏子卿的面子上罢了。至于陈凡?区区一个学生罢了,还不入他的眼。

    “这些展品都是三爷花费大量心血,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

    “这是来自南非的天蓝之心钻石,据说会给佩戴者带来神奇的运气。”

    “这是汉代一个贵族墓室中发现的佩玉,为了这块玉,死了三四个倒斗的。”

    “这是明清时期一个风水大师的传世罗盘。”

    “这是.....”

    各式各样的展品堆满整个展厅,马上就要拍卖出去,它们备受楚州上流人物的追捧。

    林叔介绍时颇为自得,来龙去脉如数家珍。每个来头都很大,都有神秘的背景,说的魏子卿不住点头。

    “陈先生,您看这些东西怎么样?”魏子卿好奇问道。

    陈凡一眼扫过去,轻轻摇头道:“以讹传讹而已,只是些普通的古董。”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出,这些所谓的神秘古玩、诅咒宝石之类,完全是世人胡乱吹嘘,牵强附会罢了,其实一点神奇效果都没有。

    林叔闻言心中不悦,这可是他老板费尽千辛万苦从世界各地收藏起来的,却被一个十六七岁少年轻飘飘的一句话否决掉,心里怎会舒服?

    ‘看来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想到这,林叔笑着道:“大小姐,我们还有压轴的宝物呢,请来这边。”

    “哦?真的吗?”魏子卿兴致勃勃的跟过去,到了展厅的正中间,一眼就被中心摆放的一颗色彩斑斓的珠子吸引住了。

    她的神情先是露出一丝迷茫,然后猛地惊醒过来,惊骇道:

    “这....这就是那件要拍卖的法器?”

    “不错。”林叔得意的笑了笑。

    他看向陈凡,却见陈凡神色丝毫不变,不由心中更惊。

    这件法器正常人只要第一眼看到,都会被它神秘的力量吸引住,就仿佛掉入漩涡之中,很久才能醒悟过来。

    像魏子卿这样瞬间苏醒,已是难得。而陈凡却毫不所动,这就让人不得不奇怪了。

    “这件法器是藏地一位活佛随身佩戴的天珠,从出生时就戴上,直到他虹化之后才取下,一生都未离身,有调节人体磁场、凝聚风水以及祈福辟邪的功效。是大老板亲自去藏地请求取来,为此花了数百万。”林叔介绍时,语气中带着一丝傲然。

    “确实很不一般。”魏子卿点头称赞。

    林叔闻言,笑容更胜。

    他满脸笑容转向陈凡,却见陈凡反而微微摇头,不由脸色一冷道:

    “陈先生似乎看不上我们三爷的收藏啊?”

    陈凡淡淡道:“虚有其表罢了,并非真正的法器。”

    “你!”林叔只觉一股怒气直冲天灵盖。

    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古玩?若不是魏小姐,你连看一眼这些古玩的资格都没有,竟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他不由冷笑连连:“连这枚‘康多天珠’都不放在陈先生眼中,不知道可否让我见识下真正的法器是什么呢?”

    “真正的法器?”

    陈凡扫了他一眼,平淡道:“真正的法器,是类似于神话中飞剑、法宝一流,可以呼斥风雨、驾驭雷霆,有种种神通异力。而非像这枚珠子,除了初见时吸引人精神外,一点功效都没有。”

    林叔嗤笑道:“你说的都是传说罢了,现实中哪有?”

    “倒是陈先生说这枚天珠只是虚有其表,我万万不敢苟同。”

    “对啊,我看这天珠很神奇啊。”魏子卿也疑惑道。

    “不错,陈先生不会是有些夸大其词了吧?”林叔眼中流露出嘲讽的神色,就差说陈凡吹牛了。

    “是吗?”陈凡不置可否。

    他遥遥对天珠一指,虚空中就发出一声‘嘭’的无形巨响,这股巨响常人无法听见,只有在精神层次上才能感觉到。

    在那一刹那之间,陈凡就借助秘法将自己的精神力投放出去,将天珠内残留的精神异力抹消掉。

    “你们现在再看呢?”他收回手指,面色如常道。

    两人再看过去,都脸色大变。

    “怎么可能?”林叔惊呼出来。

    这枚天珠竟然突然失去了那种古怪的吸引力!

    “怎么不可能。”陈凡淡淡解释道,“它只是沾染了佩戴者的一些精神力罢了。常人见了之所以头晕目眩,就是被这残留的精神力干扰了,我将它抹去后,也就恢复了它本来面目。”

    魏子卿闻言后,不由唏嘘,发自内心赞叹。

    “陈先生果然手段通神。”

    “现在一看,这枚天珠真的没有多少神奇了,只是一枚普通的珠子罢了。”

    林叔在旁边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深深忌惮。

    ‘看来是我看走眼了,这个少年有些能耐,不能小觑啊。’

    陈凡表面风轻云淡,心低却在摇头暗叹。

    ‘连所谓的法器都只有这样,其他古玩更不用说。’

    ‘看来这次前来是没有什么收获了。’

    他正准备提议离开时,目光突然扫过某个角落,不由瞳孔一缩,发出一声惊疑。

    ps:非常感谢大大的推荐票红包,万分拜谢,我只能努力爆发一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o(n_n)o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