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气,我刚才上厕所出来看到一个女的,穿的和陪酒女郎差不多,关键还挺风骚。”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往沙发上一座,狠狠的灌了一杯酒。

    “我看她年龄不大,以为是个刚上班的雏,就拍了她下屁股,想问问价格。没想到被她打了一巴掌,后面她男朋友又过来狠狠的踹了我几脚,说叫什么丁俊飞?不知道什么来头。”

    “丁俊飞?那不是皇后厅的?”红姐在一旁接嘴道。

    “对对,那小子也说什么在皇后厅,还说等着我,口气大的要死。”张老板连忙道。

    豪哥皱了皱眉,看着身旁的红姐道:“怎么回事?你认识他?”

    “没事,以前经常来玩,他爸在开发区那边开了家小工厂,几千万资产吧。”红姐优雅的翘起二郎腿,抽着女士烟道。

    “我去,还以为什么牛人呢。几千万也叫钱?放在晋西,我分分钟弄死他。”张老板气得脸盘肥肉都一阵乱抖,他在晋西那边承包煤矿,资产是丁俊飞家十倍都不止。手下也有几十号护矿队,经常和别的煤矿老板干架。哪次不伤残一两个?今天竟然被个小家伙欺负到头上了。

    他拍着桌子看着中山装男子道:“豪哥,你说我这件事,怎么办?”

    “呵呵,可以啊,连个开发区小老板的孩子都敢在我的场子里打人了。”豪哥不怒反笑道。

    周围沙发上坐着的一群美女顿时噤若寒蝉,她们既然来皇家娱乐场子上班,自然知道这个男人在楚州是何等恐怖。

    周天豪,通吃黑白两道的大佬,天豪娱乐公司的董事长,手下养了何止一百号人。

    像皇家娱乐这个级别的场子,他在楚州就有十几家,大半个楚州的ktv、酒吧、夜店基本上都有他的股份,更不用其他黑色产业。

    曾经市里面有个工商局局长和他发生冲突,放话要查他的场子,结果几天后就被省里下来的人带走了。

    他最近已经开始逐渐洗手,修生养性,将注意力放在白道上面。张老板在楚州这边包了个铜矿,找到他这个地头蛇,想联手开发。结果却遇见这种事,他怎能不怒。

    “张老板,您放心。你是我的贵客,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他招了招手,旁边就走过来一个满脸凶悍肌肉发达,带着粗壮的金色项链,身上绣着白虎纹的男子。

    “阿彪,你带两人去皇后厅,把那个丁俊飞和他同伴给我带过来。我倒要看看楚州还有什么人敢在我周天豪的头上动土。”豪哥淡淡的吩咐道。

    “是,豪哥。”虎纹男子一躬身大声道。

    ......

    陈凡正想离开时,突然包厢门被撞开,几个穿着黑色西服,手臂满是纹身的精壮大汉冲了进来,领头的阿彪喝道:

    “谁是丁俊飞?”

    “我就是,怎么了?”丁俊飞站起来,疑惑道。

    “是你就好,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老大要见你。”阿彪一招手,两个黑衣壮汉就冲过去将他架起来。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丁俊飞拼命挣扎,他周围的朋友也纷纷开骂。

    “这位兄弟,有话好好说。”杨超拦住几个想动手的富二代,冷然看着阿彪道:“这可能是个误会,不知道你们找小飞有什么事?”

    “他打人了,打的还是我们老大的贵客。”阿彪皮笑肉不笑的道。

    “你们是那个晋西佬叫来的。”丁俊飞脸色一变。

    “哥们,我爸是天盛大酒店的杨一凡,我们也认识这家店的老板。你说你帮个晋西人欺负咱楚州人,也说不过去,是吧。”杨超傲然道。

    “我管你什么杨一凡、杨一北的。你有种去跟我老大说去。”阿彪呸的吐口痰,一脸不屑。

    “行,咱们去见你老大,你先让手下放手,可以吧。”杨超丝毫不怂。

    阿彪想了想,老大交代是带人过去,没说怎么带,就点点头。“好,你们跟我来,别想跑,到时候别怪兄弟们不给面子。”

    说完就带头离开包厢。

    “超哥,怎么办?要不要给家里面打电话?”丁俊飞在旁边急着道。

    “没事,他一个晋西佬在本地还能认识什么人。最多一群土老板、小混混罢了。我们这么多人在这,还怕他?”杨超冷笑道。

    他爸杨一凡能开得起楚州前五的大酒店,人脉自然很广,方方面面都认识许多人,哪怕新城区这边也不例外。

    一群喝了酒,不知天高地厚的富二代在杨超的带领下,兴冲冲的跟在阿彪等人后面。

    陈凡看到姜初然也被张雨萌硬拉着过去凑热闹,不由好笑:“看你们马上怎么收场。”

    杨超等人到了帝王厅,看到豪哥背后一群黑衣大汉后,微微一愣,这土老板看来挺有实力啊。但他们这群人各个家庭都有背景,也丝毫不惧。

    “这位大哥,不知道你们找我兄弟小飞什么事?”杨超傲然道。

    “哦,你是谁?”豪哥一手搂着红姐,一手搂着旗袍女,玩味的看着这群故作成熟的小屁孩。

    “我叫杨超,我爸是天盛大酒店的杨一凡,如果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这位大哥给个面子。”杨超拱手道。

    “杨一凡?”豪哥冷哼一声。

    “不要说你,哪怕是你爸见了我也得先敬杯酒叫声豪哥。”

    “您是?”杨超脸色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就是周天豪。你们在我的场子里打了人,还不知道我是谁吗?”周天豪冷笑道。

    “豪哥?”所有人顿时脸色变了,丁俊飞更是一股凉气从脊椎尾直冲天灵盖。

    他们刚才还在讨论这个豪哥有多牛逼,没想到竟然惹到他头上了?

    杨超这群人看着牛逼,其实在楚州只能算二三线公子哥。除了杨超外,家里面官最大的也才是副区长,还不在新城区。如何能惹得起这种黑白通吃的大佬?

    “张老板,人带来了,你看怎么办?”豪哥歪着头看一旁的肥头大耳中年人。

    那张老板冲上前去,逮着丁俊飞就狠狠踹一脚,丁俊飞被他一下踹在地上,脸都白了。

    “小子,你不是挺牛的吗?今晚看你爹我怎么炮制你。”他狞笑道。

    “别,别,大哥,我错了,真是我错了。你放过我吧。”丁俊飞不敢反抗,护着头求饶道,他胆都吓破了。

    “放过你,可以啊?”张老板大笑道:“今晚让你女朋友陪我,我就饶了你。”

    此时小欣早就吓得瑟瑟发抖,见他看过来,没命的向后缩去。

    红姐笑眯眯的道:“原来张老板你好这口,早说啊,我分分钟给你找来一堆高中妹。”

    杨超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周围的伙伴,见大家都面带惧色,知道自己不得不站出来。

    他听到‘周天豪’三个字,就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只能硬着头皮道:

    “豪哥,我这兄弟惹到您贵客,我们赔礼道歉,怎么都可以。但别牵连小女孩了吧。”

    “可以,我和你爸吃过几次饭,我给他个面子。”周天豪似笑非笑道。

    他还未说完,杨超就面露喜色。

    “你们可以走,把这两个人留下就行。”周天豪继续道。

    杨超等人顿时脸色巨变。

    如果现在走了,把丁俊飞和他女朋友留下,这个朋友肯定没法做了。日后在圈子里面提起他杨超,也会被大家耻笑不讲义气。

    “凭什么把他们留下来,你这叫私自扣押,是犯法的。”张雨萌在旁边忍不住出声道。

    她这话一出口,杨超心中就叫糟。

    自己这女朋友娇纵惯了,根本不懂周天豪有多可怕。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