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暑假,江南省楚州市泗水县一辆开往市区的金龙大巴上面。

    泗水县离市区很远,又是夏天,车上的乘客都昏昏欲睡。

    一个一米七左右,脸色白皙剪着碎短发的清秀少年突然从噩梦中惊醒,茫然的看向周围,不知想到什么,脸色忽的大变。

    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的惊骇。

    “这不是我07年暑假从泗水县到楚州读高三的那辆大巴车上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渡天劫吗?”

    “难道.....?”

    “我回来了?”

    陈凡眼中露出一股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陈北玄没有陨落在天劫中,竟然重生回了地球的年少时代?”

    ......

    北玄仙尊陈凡,又号‘陈北玄’。是真武仙宗苍青仙人座下真传弟子,前世他三十岁左右时被游历宇宙的苍青仙人带离地球,从此踏上修仙之路,一去就是五百年。

    他天赋惊人,五百年就修成渡劫期。号称修仙界千万年以来最有希望渡劫成功、超脱这个宇宙飞升仙界的绝世奇才。

    更是纵横宇宙五百年,与星空万族交手,万战不败,被修仙界共尊为‘北玄仙尊’。

    可惜他最终还是陨落在天劫中。

    直到仙劫临头那一刻。

    陈凡才发现自己以为万劫不磨的道基,因为修行太快,根基不稳,其实充满缺陷。

    而一颗勇猛精进,稳如磐石的道心在心魔劫中更是不堪一击。

    原因就在于陈凡这五百年为了修炼,抛弃一切,留下了无数悔恨和不可弥补的遗憾。它们平时被压在心海深处,当心魔劫到来时就一涌而出,让他避无可避。

    陈凡试着感应一下体内,发现自己一身澎湃足以毁灭星辰的法力消失无踪。

    连他强大无比,号称百劫不灭的元神也毫无痕迹。

    “看来这不是心魔劫,我真的回来了。”陈凡皱了皱眉,眼中若有所思。

    以陈凡渡劫期的修为见识,自然知道心魔劫构建的幻境,哪怕再真实,也不可能彻底剥夺一位渡劫仙尊五百年苦修的一切,和真实宇宙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现今我体内空空如也,法力、神通、元神、道心甚至法宝道器神兵全都消失。法力神通都是未来的我,不可能带到过去,现在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的凡夫俗子,连一颗子弹都能杀掉我。”

    虽然曾经无数年苦修的功力尽失,他却没有半分沮丧,反而笑起来。

    “如此也好,上一世我修行太快导致根基不稳。”

    “这一世,我要一步一个脚印,把每个境界都修到最圆满,铸成无上道基。”

    他一边笑着,眼神逐渐锐利,有一股火焰在跳动!

    “还有曾经那些伤害过我的敌人,这一世我要他们通通还回来。”

    “那些让我抱憾终生的事情,我绝不会再让他们发生。”

    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尽管他一直埋头苦修,却不代表他有丝毫遗忘。

    “妈妈、爸爸,安姐姐,还有小琼,我回来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退缩!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轻辱你们!”

    他低着头,暗暗咬牙!

    ......

    陈凡前世出生在楚州市下属泗水县一个看着普通其实并不平凡的家庭。

    他父亲陈恪行是江南省会金陵市人,母亲王晓云则来自华国京城一个大家族。

    那个家族哪怕在首都燕京都算是首屈一指的豪门。

    两人大学同学,自由恋爱。但当时社会风气保守,婚姻由父母决定,何况是燕京王家这样的高门大户。

    结果自然是王家百般阻挠,陈凡的外公更是宣称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

    于是王晓云一怒之下和家族决裂,带着陈恪行离开了燕京,回到了江南省。

    陈恪行为了向王家证明自己配得上他们的女儿,没有选择留在省城金陵,而是自由分配到了楚州市的泗水县的县委办,从头干起。

    他干了十几年,没有依靠任何背景,一步一个脚印,凭能力做到了副县长的位置。但和王家的差距就太远了。

    所以当陈凡出生,两边态度稍微缓和下来,陈凡外公允许王晓云带着丈夫儿子回燕京过年,陈凡一家兴冲冲的到了燕京时。

    等待他们的是各种亲戚的冷眼和嘲讽。

    在王家人看来,王晓云和陈恪行违背老爷子的命令,跑到了不知道那个乡下拐角私自把婚结了,孩子生了,让王家在燕京豪门圈子中把脸都丢尽了,还敢回来?

    至于陈恪行那点成就,在王家人眼里更是个笑话。

    平时求上王家的,至少也是一方诸侯,执掌一市,不乏坐镇省部的封疆大吏,区区副县长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陈凡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丝微微的笑容:

    “王城啊,王城。”

    “上一世,任我父亲、母亲还有我拼命努力,也只能仰望王家和你。连锦绣集团内忧外患,我背着我妈求到王家时,你们高高在上,仿佛看着乞丐一样的和我说:

    ‘呦,你和你妈不是挺有骨气,要自己做出一方大事业让我们王家瞧瞧的嘛,怎么现在又求到我们头上来了?’”

    前世陈凡的母亲王晓云一直都是好强的人,在王家受到羞辱后,就愤然带着陈凡的姐姐安雅,母女俩孤身去了中海,白手起家创建了锦绣集团。到了陈凡上大学时,锦绣集团已经成功上市,成为中海市地产界的巨头,王晓云更是身价数十亿,号称中海地产界的女皇!

    可惜后来遭遇商业上对手的攻击,再加上手下的背叛,最终劳累交加一病不起撒手人寰。那是陈凡一生最悔恨的事情之一。

    王城是陈凡的表哥,王家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物,陈凡前世拼命想超越他,但最后却只能绝望的发现,自己和王城的差距越拉越大,有如天渊!

    陈凡最后一次见到王家人,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面,当时王家只派了一个第三代的小辈出席葬礼。

    来的就是王城!

    他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没有一个人来。这可是他们的亲女儿、亲妹妹!

    那时王城高大帅气,趾高气扬,光芒耀眼,被众人拥簇在中心,犹如天潢贵胄。

    他周围随行的人每个都是陈凡平时想要求上门人家都未必乐意搭理的大佬。

    “你们王家不但不念着亲情出手帮忙,反而冷嘲热讽,害得我妈操劳过度抱病而终。尽管她不是你们害的,但总是你们见死不救。甚至最后连她的葬礼也只派了个小辈来。”

    “我妈一生好强,但也只是想做出点事情被王家人认可,结果落到这样下场。”

    “这一世我回来,尽管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但等我找回修为后,总要去一趟燕京,砸烂你们王家的大门,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真的高不可攀!”

    他不知不觉间纂起了拳头,哪怕记忆中相隔数百年,王家人对他们家施加的羞辱还是让他心中阵阵不痛快。

    修仙修的是直指本心,是自在逍遥,不是清心寡欲,以德报怨。

    如果曾经的仇怨你不去报,堆在心中,平时能靠道心镇压下去。但心魔劫一来,任你千万年修为,也化作尘土!

    ......

    陈凡看着窗外的景色,这是数百年没有再见过的家乡的风景。

    “要到楚州了,我有多久没有回过这座城市?”

    “自从高三毕业后,我去金陵读大学,毕业后去了中海,最后锦绣集团破产后,我才狼狈回到楚州,在父亲的安排下当了个小公务员,朝九晚五,醉生梦死。”

    陈凡心中感慨。

    这座城市有着他许多的回忆,以及很多朋友与敌人。

    “沈君文家这个时候应该就是楚州的首富了吧。”

    他忽然想起了,这个时候的沈家还没成长到未来那个江南省首富。

    沈君文,陈凡前世最大的情敌!

    华夏地产界龙头万荣集团董事、江南省首富之子。他不但抢走了方琼,连锦绣集团的覆灭,他们家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前世自己和方琼青梅竹马,小时候分别,大学时再见,两人都以为能永远在一起。结果被沈君文横插一手,方家也极力反对之下,他最终被迫离开方琼。

    最后一次见面,听到方琼订婚的消息,他喝的大醉,想从楼顶跳下,结果被路过地球的苍青仙人带走,从此踏上修仙之路。

    离开方琼,是他一生最悔恨的事情。

    如果说上一世陈凡的人生是处处是失败,那沈君文可谓春风得意。

    沈家和方家很早就在生意上有联系,两家有联姻的想法。

    方琼18岁高中毕业成人礼的时候,两家就想先订婚,大学毕业后再结婚,被方琼拼死反对才作罢。陈凡读大学时,沈君文就在两人中间拼命阻挠,几次栽赃陷害他,方母之所以对他成见极大,沈君文占了很大因素,后来更是追着方琼去国外留学。

    沈家同样也是陈凡前世在商业上的最大对手。

    他的母亲逝去、事业溃败、前半生混的穷困潦倒,很大原因都在于沈家的打压。

    前世陈凡在沈君文面前被打的一败涂地,无论是事业、人生还是爱情都被他夺去。

    想到这,陈凡的眼中不由寒芒大盛。

    “沈君文、方家、王家以及王城”

    “你们没有想到,我会重生回来了吧!”

    “这一世,我会亲手剥夺你们的一切,把曾经的羞辱一一还给你们!”

    上一世,他前三十年过的穷困潦倒,人生处处失败,遭过无数冷眼和讥讽。

    这一世,他带着五百年修仙记忆重生归来,只想快意恩仇,吐尽心中不平之气!

    “倾我一生一世恋,来如飞花散似烟,梦萦云荒第几篇,风沙滚滚去天边....”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把陈凡惊醒过来,他拿出手机一看。

    来电显示两个字:

    “老妈!”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