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张大人要见你,速速随我前去。”小黄门张就说道。

    “张大人,这是下官给常侍大人的一些孝敬。”秦峰说着便拿出了一张礼单。

    张就拿过来随意翻看了一下,不禁大吃一惊。五万贯!好大的手笔!这些钱足够买一个两千石的官位,州刺史就是两千石的俸禄。

    秦峰又怎能不知道,可惜此时已经是183年,官位买的差不多了。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黄巾之乱前,秦峰要尽可能的不去搀和历史。谁知道一只蝴蝶的效应有多大,这一点大汉只有秦峰最清楚。在他看来,一切等着大乱后再说吧。

    此次他是下了血本,毕竟近曰用白糖挣钱太多风头太盛,难免有小人惦记。俗话说防小人不防君子,这张让可是天下小人之首。另一方面,就是黄巾之乱后,宦官依旧是权倾天下。到时候有了交情,才好在黄巾之乱后封个好官不是。

    不见那刘备,车骑将军朱儁表他的大功,但是没关系没钱,依旧什么也没有。如不是忽悠郎中张钧死谏,最后连县尉的小屁官都落不着。

    “张大人,这是下官给您的。”秦峰又拿出一张礼单。

    五千贯!刚才是别人的,这次是自己的,张就手都哆嗦。从跟着舅舅进宫后到现在,全部身家也就几百贯。“秦大人,这……。”

    “呵呵,张大人自当拿着。在常侍大人那里但请美言几句,后面还有孝敬。”秦峰微微一笑道。

    “好说,好说。”张就的表情已经大不相同,几乎已经要将秦峰当亲爹一般了。

    秦峰心里厌恶,但表面上也要做出一副大家是兄弟的模样,好险他是后世戏剧学院出身的,演的天衣无缝。

    在一座宫殿式的建筑里面,秦峰见到了十常侍宦官集团之首,目前独霸朝纲,权倾天下的首席太监张让。此人五十岁左右的干瘦老头,一副精明歼猾的模样,有些风度可见年轻时应该是个俊秀的年轻人。

    几丈高大几百平米房间内,就这么一个人。

    “你就是秦峰?”张让见秦峰进来,毫无所动只是在案几后微微打量了一眼淡淡说道。

    “下官正是。”秦峰说道。

    “舅舅,秦大人现为洛阳典狱的狱丞……。”张就收了秦峰的好处,自然是倾力相助。

    张让闻言,眼睛都不带眨的,一个狱丞是什么官?除了小到没品外,他还真不知道。

    “舅舅,这是秦大人孝敬您的。”张就急忙将秦峰的礼单送了上去。

    张让百无聊赖的翻看,瞬间脸色大变。

    秦峰不禁暗笑,果然钱能通神。

    张让此刻权倾天下,按理说是不会见秦峰这样的小人物的。只不过听张就禀报秦峰高额的回扣后,才动了心思。为什么动心,一是巨额的回扣,二一个就是秦峰做生意的方式。

    他跟灵帝一样爱财,宫内物资消耗巨大,每月都要耗费巨资,秦峰说的回扣方式,让张让看到里面赚钱的门道。

    而宫内物资的供应全都在豪门望族商会手中,这些人因为党锢之祸,是不会跟宦官合作的。张让见如此巨资的礼金,便感到秦峰是个可以合作的人。此时才笑道:“秦峰坐吧。”

    “多谢君侯。”秦峰恭敬的说道。暗道关羽就被称为君侯,这张让的列侯可是爵位之首,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张让一听,心里一阵欢喜。从封了列侯后,除了自家人外,就没有人这般称呼自己。他也知道其中的原因,见秦峰恭敬道来一点做作之意都没有,便对他更具好感。

    如果让张让知道,秦峰是表演系出身,刚才都是演出来的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心情。

    “秦峰,哪里人士,祖上可有他人?”张让表情好了起来。

    “回禀君侯,下官家道中落此刻只剩孤身一人。”秦峰说来唏嘘不已,是啊就剩下咱一个了。

    张让最怕的就是,扶植一个出来,就跑到豪门士族那一头去。便想着,这秦峰没有家族,没有羁绊最好不过。便问道:“我听张就所言,秦峰你深通生意之道。”

    “托君侯的洪福,有几个得力手下相助还算过的去。”秦峰谨慎的说道。这老小子什么意思,拐弯抹角打探我?

    一口一个君侯,张让见秦峰应答得体心里愈发舒坦,又惦记着今后的钱财,便说道:“秦峰,如果将宫内的供应交给你去筹集,你可能做到?”

    “咦,那不就是皇商吗?”秦峰惊道。

    “皇商,不错不错,这个称呼很妥当。秦峰,你能够做到吗?”

    有钱什么做不到,皇商!啧啧,不错。有这个名头,看谁还能敢来跟自己抢生意。秦峰便笑道:“承蒙君侯大人错爱,秦峰义不容辞。每一季,当回来孝敬君侯的提携之恩。”

    人家凭什么将生意给你做,还不是为了回扣。后世这样的事情,三岁小孩都知道,秦峰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张让暗暗点头,这小子有头脑,一点就通。示意张就可以将此人带走了,最后说道:“秦峰,今后张就会与你联系,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告知张就。我在宫中,自会为你做主。”

    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事情督邮懂,并告诉了刘备,至于刘备是真懂还是装13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但是秦峰心里明镜一样,爷花了这么多钱,还不是就为了一颗大树,也算你这太监上道。

    出来后,有些话张让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见秦峰一面也是看在钱上。张就说道:“秦大人,有一些话要说在明处,今后的划分问题……。”

    整个皇宫的采购全部归自己,后世朝代的皇商十好几个,个个富可敌国。秦峰的目标可不是当个富可敌国的商贾,便做出一副忠实的模样道:“君侯大人如此抬爱在下,在下必当肝脑涂地。今**内采购的利润,当二八分成,君侯大人分八成。张大人,您的那份我会额外有准备。”

    张就大喜,俗话千里做官只为财。便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常侍大人的底线,是三七。你拿三成,我看就这么办吧。”

    果然自古以来都是拿别人的钱不当钱,秦峰笑道:“多谢大人提点,今后必有重谢。”

    于是乎皆大欢喜,张让哪里有张就美言,也就对秦峰很满意。官面上的事情有张就出面,有张让做后台,拿到皇室供应权的秦峰,生意迅速在洛阳城铺开,广开分号涵盖几乎所有的民生产业。

    秦峰正在一步一个脚印,顺利向自己的目标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