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山在后面听到也是震撼,心说坏了。这些宦官吃人不吐骨头,这次主公有难了,这可如何是好?

    东汉灵帝时候最不能惹的是什么,就是宦官。到了后面,就算是大将军何进也被宦官给咔嚓了。不过后世来的秦峰知道,宦官只爱权和钱。他的生意刚刚开始,大汉朝遍地[***]难保将来没人惹事。如果跟这些大宦官拉上交情的话……,危机与机遇并存,秦峰一咬牙,说道:“大人,请借一步说话。”

    来的宦官眼角上下打量秦峰一番,见他一副恭敬的模样对自己打眼色。“哼!你们几个在这里等着。”宦官看明白了他眼神的意思,娇哼一声,甩袖子走进屋内。

    秦峰鸡皮疙瘩掉下来半斤多,暗道你这厮也太做作了,就不能好好说话?

    “你有什么事情同我讲?”进屋后宦官摆弄几下桌子上的饰物,咣当一声扔了回去。

    秦峰戏剧学院出身,表演讲究一个揣摩人物,这太监心里想的自然明白,恭敬的说道:“大人,不知大人名讳?”

    “小黄门张就,就是某家了。”张就见秦峰恭顺,便说道。

    “原来是黄门张大人,不知张常侍是大人的……。”秦峰说的是十常侍之首,被灵帝呼为我父的张让。

    张就很得意的说道:“那是某家的舅舅。”

    我靠,后世有坑爹的,东汉有坑外甥的。什么事情不好做,让外甥到宫里当太监。难道张让也学那后世的局长厅长,将后辈弄到自己手下做官?

    秦峰心里这般想,面上却不表露出一丝,反而面露敬畏道:“我说大人天庭饱满,地阔方圆,想来应该是大富大贵之人。原来是张常侍的亲人,真是失敬失敬。”

    “秦峰,你少给某家说好听的,这买糖一事你看如何。如果可以,明天就向宫里送两千斤。”张就说道。

    我艹尼玛的,两千斤,你[***]的当饭吃啊。秦峰焦急中便想,既然这人是张让的外甥,想来可以通过他拉上些关系。

    在他眼里,没有名门世族与宦官弄权的区别。只要对自己有利,就要拉上关系。心里有了主意,便说道:“大人,初次见面秦峰无以为敬。您看这样,一千斤白糖,半贯给您。咱们明面上还是一贯,另外半贯就作为您的回扣,只要宫里的钱到位,我马上就派人送到您的府上。”

    “回扣?咦!”张就眼前一亮,他经常为宫里采买物资,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但精明的张就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好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歼笑道:“咯咯,秦峰,刚才某家是给你说笑了。咱们大汉朝讲究仁义礼仪,我怎能一贯买你的白糖,自当还是十贯。你看呢?”说完挤眉弄眼一番。

    玛德,就你那算盘,爷小脚指头都能够看明白。见事情在向自己想的方面发展,秦峰笑道:“大人,实不相瞒,我这本钱就要五贯。小人求个恩情,只留下这五贯本钱,其余自当送往大人府上。”

    这就是五千贯,寻常大户人家的全部身家也就是五千贯了,好小子上道,张就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峰,你很好,很好。”

    秦峰心里暗骂,爷不赚你的钱,爷这秦字就勾了。趁热说道:“大人,一般白糖也就是普通人家用的。陛下用的一定要是贡品,我这里有精选白糖一千斤。每斤50贯……。”

    “咦,秦峰,你说的甚是。陛下乃是天子,天子怎能跟庶民用的一样,天子用的贡品,自当是精挑细选。50贯这种劣质的东西怎么能用,我看要用100贯一斤的贡品白糖……。”张就吃了一惊,心说此子不可小视,我居然都没有想起来这一点。

    我靠,你小子比我狠多了,真不愧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太监。秦峰心里乐开了花,这一下就赚到了不是,笑道:“对,其中九十贯,自当亲自送往大人府上。”

    “什么,九十贯!”张就一开始以为是50贯,这下坐不稳了。这是多少钱,舅舅卖官别看钱多,大头都给皇帝老儿了。他眼中寒光一闪,厉声道:“五千斤。”

    玛德,真当饭吃啊。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何况自己也没亏,秦峰毫不犹豫,道:“大人,在下这里暂时没那么多货。一千斤已经是极限,货款一到,九千万大钱立刻送往大人府上。”

    “什么!九千万!”这次张就被震住了,他只知道有好多钱,舅舅一时间也挣不到的钱,没想到是这么多钱。这可是一笔巨款,张就拿不定主意了,便想着回去向舅舅张让汇报一番。“好好,秦峰,你是一个精明的人。某家就愿意跟你这种人交朋友,咯咯……。”

    我可不想跟你交朋友,秦峰见张就不男不女的模样,就肝颤。

    “秦峰,这件事情你知我知,我这就回去告诉我舅舅,你谁也不能告诉谁。”张就惦记贪了这一大笔钱,说道。

    “秦峰自然晓得其中的厉害……。”就这样秦峰有说有笑,将小黄门张就送走了。

    “主公,这可如何是好,一贯钱,咱们就要赔的血本无归了。这些宦官实在可恶……。”周山说道。

    “这些宦官不错……。”

    “啊,主公,您……。”周山大吃一惊,主公不会是疯了吧?

    “谁告诉你一贯钱一斤!”

    “那是多少钱呢?”

    “一百贯一斤……。”

    一百贯一斤!周山呆若木鸡,主公疯了,还是那宦官疯了,还是我疯了?

    “周山,做生意要圆滑一些,公家……,皇帝老儿的钱,又不是他们自己的,该花就要花,中间的好处不全是自己的了吗。”秦峰将商业回扣的理论交给了周山。说完背手向大屋内走去,这张就回去后一定会向张让回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一见这东汉第一大太监。

    周山若有所悟,便是一脸敬畏。主公果然了得,居然能够想出如此新奇的贿赂方式。去骗皇帝!啧啧,主公真是有胆有识。

    下午的时候,就有小宦官来到店里。

    “主公,主公!十常侍张大人让您去他的府上做客!”周山慌忙来报。十常侍张让,可是权倾天下。

    ……

    洛阳城北,一处巨大的庄园。这庄园是秦峰来到东汉后见到最高大的,比皇宫还高。天子不可登高,登高必遭大祸。秦峰便想起张让蒙骗灵帝的名句,这狗屁不通的话灵帝竟然也信。啧啧,真是昏君歼臣蛇鼠一窝,你这样的皇帝,不坑你坑谁?

    秦峰对东汉皇宫就见过围墙,不过后世说张让的庄园比皇宫还高大,可见一斑。他进入后就有些懵,高大巍峨的宫殿式建筑,光是殿前的台阶就几十上百。啧啧,单就建筑形式上,就要比涿州三国城强了太多。

    园中有家奴牵恶狗巡逻,更有美姬嬉戏。秦峰见之不禁恶寒,一个太监搞这么多美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