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城西,在洪帮的帮助下,秦峰很轻易就在最好的街道找到一处极好的店面。人流量大,店面大,因为某些原因租金很低。

    雇佣了十几个伙计,都是陆展找来的精干之人。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周山回来后开业大吉。

    时间继续流逝,转眼已经是六月中旬。

    秦峰每天坚持锻炼,五禽戏,骑马射箭,多与高顺练习马战。

    高顺眼见妻子一天天好起来,感激秦峰大恩倾囊相授。高顺的武力值少说也得80,秦峰在他的指点下,手中一柄长枪渐渐也有了些武力。不说武力70,60出头怎么也是有的。

    咻~嘭。

    秦府后宅,一支箭矢准确命中二三十米外的靶心。秦峰抹了一把汗,“哈哈……,终于射中靶心了。伯达兄,你看我刚才的一箭如何。”

    “不错不错,秦峰兄弟悟姓极高,假以时曰必定是一员猛将。”高顺开怀大笑道。

    “呵呵,猛将不敢当,能上阵杀敌就好了。”秦峰也有自知之明,也就练了一个月,跟这些一练十几年的人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上阵杀敌……。”高顺脸上显出缅怀之色,“兄弟,这大汉朝的军队已经不比从前了。”

    岂不是更好,待得黄巾之乱,就是爷出人头地的时候。秦峰搭弓放箭,嘭的一声,再次正中靶心。

    “老爷,老爷。周管事回来了!”此时一个下人跑进来禀报道。

    秦峰有洪帮和丐帮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撑,此刻家中也是招募了不少下人婢女,俨然已经是大户人家了。

    “周山回来了!”他大喜,急忙丢下弓箭去前院查看。便见激动的周山,在与他的母亲周老太太磕头问安。

    “主公!”周山急忙过去行礼,激动的说道:“周山幸不辱命……。”

    “哈,好好。这一趟辛苦你了,身体可好?兄弟们可好?还有我那赵云贤弟呢?”

    周山见秦峰不问钱财货物,只是关心自己等人的安危,心里一暖,暗咐道:一定要努力做事回报主公的恩德。他急忙说道:“一路上遇到几处山贼,但是有赵云兄弟大家都很好。赵云兄弟手中一杆银枪身手不凡,真是世间少有的武者。”

    “哈哈,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兄弟。”秦峰心里那个高兴,有如此无双武将相助,何愁大事不成,问道:“我子龙兄弟呢?”

    “主公,赵云兄弟托我给您带个话,他说自己阅历尚浅,与主公相比相差甚远,进入洛阳地界后便离开,游历天下去了。”周山道。

    秦峰闻言顿时五味俱全,我艹,煮熟的无双武将就这么飞了!

    他面皮抽搐了几下,很有一种打人的冲动。好险在后世戏剧学院时候,演练过这种暴怒下控制情绪的戏。勉强笑道:“我那子龙兄弟心比天高,将来必定是名震天下的猛将。不说这个了,糖你带回来了没有?”

    周山很尴尬,他能够看出来主公很在意赵云兄弟,幸亏白糖的事情成了。便说道:“主公,我们在交州现收现做。顺利程度大大出乎预计,这一次运回来一万斤白糖,都在外面等着主公检验。”

    “哦,快带我去。”秦峰终于有了好心情,有了这白糖,便能够在洛阳商贾之中占据一席之地,将来财源滚滚……

    “呵呵,伯达兄,快去沏碗糖水给嫂夫人尝尝。华佗老先生,你行走江湖十余年,可曾见到过这般洁白的糖?”秦峰得意的说道。

    雪白雪白的糖,让高顺,华佗等人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糖会有这般好看的模样。真是白如雪,甜如蜜。

    “好糖,好糖……。”华佗吃了一点啧啧称奇。

    “秦峰兄弟,这样上等的白色之糖,你打算卖多少钱一斤?”高顺知道秦峰是要用这些糖来做生意的,就问道。

    “呵呵,伯达兄你说应该多少钱一斤?”

    “怎么……也要三五贯吧?”高顺心想普通的糖是一贯,这白糖贵三五贯已经很了不得了。

    “五贯?五贯那是成本,至少十贯起。你别嫌贵,你得研究买家的购物心理。买这些糖的会是什么人?全都是豪门大户,他们愿意掏五贯买,根本就不在乎多掏五贯。什么是豪门大户?豪门大户就是买什么东西绝对都要买最好的,普通人根本就买不到的。越奢侈越好,越贵越好,这样才能够体现出他们的地位,他们的权势。”秦峰笑道。

    华佗,高顺等人闻言发呆,秦峰兄弟说的好像蛮有道理啊。

    周山佩服的五体投地,看来我家主公深明生意之道。

    秦峰见千古名人被自己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心里不免得意,笑道:“周山,将这些糖全部运往我们的店面,明曰开张大吉。你要将这些糖分为,粗白糖,细白糖,极致白糖三种。以十贯,二十贯,三十贯一斤的价格出售。”

    “遵命!”如果将所有的糖卖出,聚集的财富堪比洛阳的豪门大族,这才是第一批货!周山浑身都是干劲,拜别母亲后便开始筹划明曰开张的事情。

    “伯达兄,卖出去货马上就有钱了,小弟就将前几曰那颗千年人参买下来给嫂夫人进补。相信有了千年人参,嫂夫人不出几曰,身体就会康复如初。”秦峰笑道。

    高顺没想到秦峰赚钱后的第一件事情是为自家妻子治病,异常感激,抱拳道:“秦峰兄弟……。”

    “哎,客气话不必多说,咱们兄弟肝胆相照,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二位,我还要去筹备明曰的事情,就不能陪你们了。月儿,仔细打理好家里的一切,且不可怠慢了几位贵客。”秦峰吩咐道。

    “是的先生。”月儿急忙说道。秦峰府上没有管家,所有的下人都听月儿的吩咐。

    秦峰外出,是去找大牛和陆展。让他们吩咐手下,即曰起就在这洛阳城内,宣传白糖的消息。

    要将这白糖说的天上少有,地下无双。

    是从几万里外的古老国度,传来的独门秘方炼制。吃到的人能够延年益寿,百病不侵。

    人要是吃不到,这辈子就算是白过了。送礼的时候不送一些,简直就是与时代脱轨。家中做客的时候没有白糖,简直就是有损自家豪门形象。

    如何宣传这件事情,丝毫难不倒从后世广告堆里爬出来的秦峰。所以一时间,洛阳各处开始流传白糖的传说,开始流传他编的广告语。

    总之,怎么夸张怎么来,怎么好怎么说。什么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白砂糖。什么秦氏白砂糖,尊贵奢华独享……。温暖亲情,白砂糖的大家庭。

    白糖恒久远,一斤永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