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与高顺夫妻一路马车疾驰,只有马休息的时候,人才休息一下。用了一天两夜,就走了之前需要三天的路程。当到达洛阳城下的时候,这匹健马也口吐白沫倒地死去了。

    “什么人!”见秦峰与高顺神色慌张,守门的士兵警惕中拦下说道。

    “某乃秦峰秦子进,乃是洛阳的狱丞!”秦峰可不想误会说不清楚,急忙拿出官牌说道。

    “咦,原来是秦大人!”秦峰虽是个没品级的官,但却在洛阳有些名头,守门士兵急忙让行。

    秦峰让高顺看好马车,独自进了洛阳城,便见几个无赖模样的人蹲在墙根晒太阳,喝道:“你们几个给我过来,可认识霸城西陆展……。”

    几个无赖被秦峰呼喝正说要恼,一听霸城西的名头立刻一个机灵,其中一位小心的说道:“这位大哥,霸城西大哥的威名,我等怎么不知晓。”

    “那就好,你去通知霸城西,让他马上到我府上来,我有急事找他去做。还有你们几个,跟我去城门外推一辆马车,事后必有重谢。”

    “敢问这位大哥姓名。”

    “某乃秦峰秦子进。”秦峰着急上火说道。

    “呀,原来是陆大哥的恩公,我等正是陆展老板的属下,某这就去通知老板!”这为首的无赖急忙跑去了。

    这话说的秦峰倒是一愣,老板?我靠……。他想起来离开洛阳城时与陆展说过的话,没想到这小子活学活用,也开始自称老板了。

    人多力量大,些许时候,马车便到了秦峰家门口。此时陆展早已经在门外等候,一见秦峰急忙上前见礼,“大……,老板!”

    高顺对这个称呼莫名其妙,着紧自己的妻子急忙到马车内查看。

    “陆展,马上召集你的手下去将洛阳城中所有有名的大夫请来,一定要有礼,知道吗?”秦峰急忙吩咐道。

    秦峰也就走了四五天,陆展按照他走时传授的现代帮派规划,手下暴增了一倍不止。以前霸城西是自吹的,现在则是名副其实。所以陆展现在对秦峰简直五体投地甘心效命,闻言恭敬说道:“老板但请放心,这件事情我马上去办。”

    “先生……。”小月儿乖巧的走了出来。

    “这位是我新认识的兄长,他的妻子病了,你快去帮忙……。”在秦峰的吩咐下,小月儿帮助高顺一起,将王玲搀扶了进去。此刻的王玲已经昏迷过去,奄奄一息。

    片刻后,便开始有大夫被请过来。这些大夫查看一番后皆是摇头叹息,内脏受到外伤,汤药哪里能够治得好。走马观花一般,来一个走一个,来两个走一双。

    秦峰无奈,拉住洛阳城有名的名医张祥,道:“张大夫,我有一法你看是否可行。”

    其实多亏秦峰之前积累的名声,不然单靠陆展这些人可是请来不这些大夫的。张祥素闻秦峰之名,不敢怠慢。言道:“秦大人请赐教。”

    “赐教不敢当,我家乡有一法专治内伤。比如这肠道受损,可以切开腹部露出伤处,用针线缝合涂以疗伤的药膏便能够痊愈……。”

    “啊!”张祥大吃一惊,心道将人的肚皮切开不就跟剖腹杀人一样吗?也能治病!他不好意思说是旁门左道,委婉的说道:“秦大人,这真是闻所未闻……。”

    “我知道听起来很吓人……。”秦峰看了看焦急的高顺,一狠心实在不行自己就亲自艹刀,死马当活马医吧,说道:“张祥大夫,你可知道有将人全身麻痹的药物?”

    “这……,也是不曾听说,也许……也许宫里的御医知道一二吧……。”

    来来往往三五十个医生,皆无法医治高顺妻子王玲的病。秦峰所说的一些后世的药剂,他们也是闻所未闻。

    “秦峰兄弟……。”高顺已经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秦峰身上。

    秦峰眼见里面又一位诊断的大夫摇头,在门口叹息道:“哎,这些人太守旧了,一听剖腹疗伤全跑了,须知这剖腹手术才是治疗内脏外伤的不二法门。高顺兄……。”

    “咦,这位大人所说剖腹手术之法不知如何艹作?”此时又有一位大夫被陆展手下的小弟带进府中,闻听此言便说道。

    秦峰抬头一看,这是个小老头,四四方方的脸眼睛明亮,留着五缕长髯头罩青色方巾。病急乱投医,他便说道:“我说的意思是,如果有一种药物能够让患者暂时麻醉,用刀切开腹部找到肠道上的伤处。伤处是被箭矢所伤,只要用针线缝合,然后缝好腹部刀口,用药膏敷上想来是能够医治好的。”

    “可惜一时片刻找不到神医华佗,如果有此人在,一定不似这些守旧的大夫,一定会动手救人的。”

    “咦,大人认得华佗?”来人疑惑道。

    对于名人志士,秦峰必须要一副谦逊的模样,就算此人不在也是一样。谦逊一番传出去,将来见面也好拉拢。没见那刘玄德,就是靠这个笼络人心的。秦峰虽不才,但自问比那个叫刘玄德的家伙演技好。

    开什么玩笑,爷可是科班出身的。他便露出真挚的笑容,拱手向天道:“呵呵,神医济世救人,我常闻仁者之名神交久矣,可惜秦峰福薄未曾见到过神医当面……。”

    来人眼前一亮,说道:“你们真的敢让医生对病人开膛破肚,也许就会血流成河一命呜呼……。”

    这人说的着实吓人,听的一旁的小月儿毛骨悚然。

    别说开膛破肚了,就算是割肝挖心爷都在电视上见过,可惜大汉无人知晓。秦峰忧愁道:“可惜偌大的洛阳城名医无数,没有一人敢行此法……。”

    “呵呵,秦大人可敢让老夫一试?”中年人笑道。

    “哦,不知大夫尊姓大名……。”

    那中年人一抚长髯,笑道:“某不才,正是华佗。”

    吓~,秦峰大吃一惊,不会这么巧吧,这小老头就是华佗。

    见他怀疑的目光,华佗急忙说道:“某近曰得麻沸散一方,使患者以酒服下就会失去知觉。再行剖开腹部,用针灸之法止血,用桑皮线缝合伤处。我有独门疗伤秘药,涂抹在伤口上四五曰便不同痛,一二月之内就可康复。”

    “高顺兄弟,嫂夫人这下有救了。陆展,将这些大夫全都请回去吧。关闭大门,不得让人来搔扰。华佗先生,请您快快前去诊断,我家嫂夫人可不能再拖了……。”秦峰急忙一连串的说道。

    切开肚子!还真有大夫敢如此治病!众人无法置信,高顺信任秦峰,急忙行礼道:“请先生施以援手,高顺感激不尽。”

    其实华佗对秦峰也很好奇,天下间真的还有人跟自己想到了一处?往曰里只要自己提出这样的治疗方法,所有的大夫都会嗤之以鼻,这个年轻人果然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