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找到大夫在为高顺的妻子治伤,秦峰与赵云在外面等待。

    赵云便惊异的问道:“秦大哥,不知你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将已经没有呼吸的人救了回来?”

    “此法名叫心肺复苏术……。”秦峰故作神秘的说道。

    “不知何为心肺复苏术?”赵云第一次听说十分吃惊。

    “心肺复苏术分为以下几个步骤,胸外按压……,人工呼吸……。这原理就是,人的心脏负责……,在受到突然打击情况下,心脏有时候会骤然停止跳动。此时人就失去了呼吸,但这是假死状态。只要对心脏进行刺激,就有机会救活过来……。”秦峰也就是大致的讲了讲,但是表情严肃,宛若在传授重要知识的名师。

    果然,赵云对这些闻所未闻,惊为天人。拱手惊叹道:“秦大哥博学,云不如也。”

    “我将这套复苏术教给你,不过这是我的独门秘术,千万不可轻易传与他人。”秦峰先是将这秘术说的比之天高,在传给赵云以便拉关系。

    见赵云感动的表情,他心里就乐开了花。演一出倾囊相授的好戏,丝毫难不倒表演系出身的秦峰,就算是扔亲儿子的刘备来了也定会自愧不如。

    秦峰特意为之,赵云激动不已。能够活死人的神术,在古人的眼力那都是不传的绝学。

    赵云便想道:秦大哥将如此神术教于我,真是将我当成自己兄弟一般,我赵云也要将秦大哥当成亲大哥一般无二。

    赵云在一旁反复记着心肺复苏术的流程,不明白的地方就会去问秦峰。

    一时三刻后房门开开,就见大夫一脸忧愁的走了出来。

    秦峰急忙上前问道:“老先生,我家嫂夫人怎么样了?”

    “哎……,难难难……。”

    “老先生,你喊难也没用,你倒是具体说说啊?”秦峰急忙问道。

    “是这样的,这位夫人中了箭矢,伤及了肠道。也不知道哪位高人出手才能保住姓命,可是她内脏受伤小人我也是无能为力。”大夫郁闷的说道。

    “秦大哥,你有如此神术,快快在想个办法救治高顺夫人吧。”赵云在一旁说道。

    “肠道吗?幸亏只是肠子受伤了,如果开刀的话也许还有救吧?”秦峰嘀咕道。

    “开刀,怎么开刀?”大夫不明其意,急忙问道。

    “就是切开腹部,将肠子损伤的部位缝合……。”

    “啊,天下哪里有开膛破肚治病的,简直闻所未闻。你这小子简直是在乱说话,将腹部切开人就死了!”大夫惊慌失措,仿佛秦峰马上就要去开刀,痛心疾首的劝说道。

    “你懂个屁,不开刀内出血人才会死了。”秦峰骂道。

    “内出血?咦,这称呼倒是简单明了……。”大夫一愣说道。

    高顺闻听大夫说妻子没救了,早已经失了方寸,在屋中听到秦峰说还有救,急忙狂奔出来叩首道:“秦兄弟,请施以援手救我妻子一命吧!高顺甘愿做牛做马,来报答秦兄弟的大恩大德。”

    “快起来快起来,你我兄弟肝胆相照,你的妻子就是我的妻……,我的嫂子。我秦峰焉能不救……。”秦峰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暗道,老师啊老师,您要是知道我到了这东汉,在演一场大戏,一定会很欣慰吧。咱也是没有办法,为了在乱世出人头地,戏总是要演的。

    高顺激动不已,就算此刻秦峰让他去死,也是心甘情愿。

    “高顺兄,咱们快快启程回洛阳。洛阳城内名医无数,药材器械齐全。待我回去筹划一番,便为嫂夫人开刀治病。”

    “不可不可,将肚子切开人就死了。这人是庸医是神棍,你千万不能相信此人,不然你的妻子必死无疑。”大夫一听又要开刀,手舞足蹈的劝阻道。

    “放屁,你才是庸医。我秦大哥连没有呼吸的人都能够救活,岂是你这等庸医能够相提并论的。”赵云怒目而视,大夫吓的哆嗦。

    “不错,我相信我家兄弟……。”高顺坚定的说道。

    “不可不可,天底下哪里有开膛破肚治病的,开膛破肚人就死了,就死了,死拉死拉滴,你可明白?山野村夫,不知好歹,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大夫喊道。

    “你居然敢污蔑我秦峰大哥,讨打……。”赵云作势欲打,大夫便抱头鼠窜了。

    大夫走后,高顺和赵云皆望向秦峰,眼中热切等着他做决定。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连夜动身赶往洛阳。子龙你去找一辆好一些的马车,多放置棉被之物以防路上颠簸,损伤到嫂夫人的伤处。尽人事以待天命吧……。”秦峰最后说道。

    “主公!”一直在一旁的周山这时忍不住走上来,说道,“主公,那咱们的生意……。”

    “周山,这生意全权交给你来打理,无论是成是败,是好是坏,我绝不怨你。”秦峰凛然说道。

    “主公信任周山,周山万死不辞,只是路途遥远如果出现意外,我周山失去姓命不要紧,主公一定要早作打算……。”

    赵云感秦峰仁义,不想他生意上有何损失,便自告奋勇道:“秦大哥,世道不平多有马匪山贼,赵云不才愿保这位兄弟完成大哥这笔生意……。”

    秦峰眼前一亮,这生意也是他的命根子,有赵云这样的无双猛将做保镖,这趟生意一定会安然无事的。说道:“耽误子龙的行程,秦峰实在过意不去,我看还是算了……。”

    “秦大哥这是哪里话,难道看不起兄弟我。”赵云愤怒的说道。

    “好好,那就麻烦兄弟你了。”秦峰刚才只不过是以退为进拉拢一番,其实他巴不得如此。他便嘱咐周山,一路小心谨慎,要听赵云的话。

    深更半夜,一辆马车疾驰出小镇,一路向洛阳方向狂奔而去。

    “秦大哥为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拼了姓命不说,现在又放下关系到自己未来的生意,真是仁义无双……。”赵云望着远去的马车感叹道。他心中便想着,今后要向秦峰学习,做那行侠仗义之事。

    “子龙兄弟所言甚是,周山我就是被秦先生所救,这里的其他人其实之前也都是乞丐,秦先生不雇佣他人,单单雇佣乞丐,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脱离苦海重新做人……。”周山将秦峰在洛阳的事情讲了出来。

    赵云唏嘘不已,这么看来自己差秦大哥实在太远,此生一定要学秦大哥的仁义之举,为天下苍生谋福。这一刻,赵云已经起了追随秦峰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