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妻子被利箭穿身的高顺肝胆俱裂,瞬间面红眼赤,杀得周围山贼人仰马翻。

    加上赵云在一旁协助,瞬间便将包围的山贼杀散了一段距离。

    “子龙守住屋门,伯达兄快将你的妻子抱进屋内!”事急也将秦峰激发的奋起,不似早先的畏惧,举刀砍杀一名山贼。

    “两位兄长,这些山贼交给小弟我了。”赵云也是恼怒,这百多山贼他根本没放在眼里,只是这山贼四面八方围过来,他一人护不住太多。见秦峰三人退进屋内后,赵云没了顾忌长枪连续挥舞,瞬间就杀退了趁机缩小包围圈的山贼。

    赵云这样的猛将,没了顾忌大开杀戒,也就一两分钟就有二三十人倒在他的枪下。山贼的人数此刻少了七成,剩下的人见赵云浑身是血威猛不可挡,仿佛地狱里得魔王一般。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发一声喊,四散而逃。

    “你们都跑什么跑,给老子我回来。”

    被赵云杀怕了的山贼士气全无,哪里还听王老虎的,此刻这贼头的身边也就剩下三个心腹山贼,还在瑟瑟发抖。王老虎见赵云一身是血杀气腾腾走了过来,地上近百人中七八成都是被他所杀。王老虎自己更是被其一招打掉了兵器,哪里敢于之对敌,转身就跑。

    “哪里走,看枪……。”赵云虎目一睁,手中的长枪飞镖一般投掷出去,当时将王老虎捅了个透心凉。

    头领一死,寨中的山贼自顾自的下山逃命去了。

    屋中

    高顺抱着自己的妻子,悲伤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玲儿你怎么这么傻……。”

    “夫君,能为夫君死,是妾身的福气……。”说到这里她扶在高顺肩头的手滑落下来。

    “玲儿!”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悲痛欲绝的高顺抱着她的妻子王玲失声痛哭。

    不会是死了吧!秦峰的念头转悠了好几圈,如果王玲死了,看高顺这番模样必定是心灰意冷捞不到手了。如果是假死呢?那不就……。想到这里他便壮起胆子,走过去说道:“伯达兄,事急从权,让我看看嫂夫人,也许会有救!”

    “有救!这……怎么可能!”高顺见妻子已经没了气息,又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把就将秦峰拽了过来急促说道。

    秦峰是戏剧学院出身,演戏难免会演到这样的场景,简单的一些急救知识倒是懂。便说道:“我需要查看一下,难免会有肌肤的接触,这个这个……你懂得!”

    “什么?”高顺现在哪里还会顾忌这些,急忙放开秦峰说道:“兄弟,就拜托你了。”

    “好!”秦峰也不犹豫,急忙解开王玲的衣服露出腹部的伤势。看了看箭矢的长度,在估计一番,便也知道只不过是箭头全部没入了进去。

    这样的伤势根本不可能立刻就死掉,一定是心搏骤停,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如果得不到即刻及时地抢救,几秒后就会造成大脑和其他人体重要器官组织的损害。

    “伯达兄,嫂夫人没有了呼吸,必须实用心肺复苏术,兄弟我只好得罪了,待救醒了嫂夫人在给兄谢罪。”

    在高顺看来,人没有了呼吸也就是死了。而看秦峰兄弟的模样分明有把握救活,这在高顺看来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忙不迭点头。

    秦峰便将王玲的嘴撬开,道:“伯达兄,你捏住嫂夫人的鼻子,一会我让你吹气,你就深吸一口气,全部吹入嫂夫人的嘴中。”

    “啊!好。”这种治病之术闻所未闻,但心急如焚的高顺也顾忌不了许多,急忙说道。

    “得罪了!”秦峰双掌合在一起按在王玲的胸前,你还别说这古代女子的胸部貌似比现代女孩还有料。他急忙收摄心生,用力下压。

    高顺见自己老婆的胸部被人给摸了,眼睛都瞪了出来。这要是别人摸,早就一巴掌扇死了。

    “吹气!”秦峰猛按王玲山峰数下,大喊道。

    高顺不敢怠慢,急忙深吸一口气吹入王玲口中。

    来回也就三遍,“咳咳咳……。”王玲一阵咳嗽中醒了过来。

    “玲儿!”这一刻高顺是真的懵了。在他看来,玲儿没有了呼吸就已经是死了,千百年来,人都是这样死的。而秦峰居然能将没有呼吸的人救活,这一刻高顺将秦峰当成了神人一般。

    我靠,这就醒了,人妻的山峰果然非同一般,秦峰想那山峰壮丽柔美有些意犹未尽。“伯达兄,刚才小弟很是得罪了,罪过罪过。”秦峰急忙拉关系,他戏剧学院出身,面部表情肢体语言应景,那是绝对没得说。

    “医者父母心,兄弟说的哪里话。兄弟是我夫妻二人的救命恩人,请受高顺一拜。”高顺说完,便行大礼。

    猛将兄,说这些都没用,叫主公最实际了。

    秦峰想到后来张辽都投降了,而高顺到死大骂曹贼不止,端得忠义无双。收服这样的猛将,到死也不用担心反水。

    他也就是想了想,也知道现在一定收不了此人。但也知道加力拉拢,所以便做出一番痛心疾首的模样,道:“兄这是做什么,你我兄弟不可如此。”

    后世戏剧学院的老师如果看到,一定会夸秦峰的演技增加了。

    “伯达兄,以你的经验,这箭头入内有多深?”秦峰急忙问道。

    高顺搂着妻子沉吟了一下,道:“应该只是箭头没入了,看这箭矢的模样,应该是这些山贼自制的,所以威力就要小很多。”

    “跟我想的一样,那就请兄将嫂子腹上的箭矢拔出来吧。”在秦峰的指点下,高顺将箭矢拔了出来。

    王玲一声痛呼,自始至终并没有多言,对与在秦峰面前露出小腹也没有太多反应。看来这高顺的妻子,也不是一般的女子。

    出血是难免的,秦峰便说道:“高顺兄,快将你的内衣脱下来,撕成布条当做绷带。”这时候赵云恰好走了进来,秦峰便嘱咐道:“子龙,速去找些粟米面一类的东西。”

    不一会的功夫,赵云便寻来了一些面。

    秦峰便用三层麻布盖在王玲的伤口上,在撒上些面粉。面粉接触血液便成了浆状,正好阻止出血。在用布条的绷带缠好,缚紧。

    “伯达兄,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咱们快些回去镇上,找个大夫为嫂夫人做进一步的治疗。”秦峰抹了抹头上的汗,说道。

    秦峰能够将没有呼吸的人救转回来,赵云知道后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高顺也是如此。两人现在完全以秦峰马首是瞻,听他这般说来,便立刻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