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马山上不知道从何事开始就有了一伙山贼,终曰打家劫舍危害百姓。这天晚上,山寨内鼓瑟吹笙火光冲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寨门处哩哩啦啦三五个守门的山贼。

    “真他娘倒霉,好不容易有了大吃大喝的机会,正好轮到放哨。”

    “嘿,你就知足吧,你要今天被派下山去,指不定就死在下面了。”

    “首领就是首领,二兄弟死了,还有心情办喜事。”

    “这你就不懂了吧,首领早就看二当家不顺眼了,他一死这山寨的……,呃!”

    咻咻……,几发利箭一闪而至,寨门处放哨的山贼瞬间全部命中脖颈,临死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子龙好箭法!”秦峰第一个冲上去,拾起地上跌落的一柄长刀,耍了两下倒也得心应手。

    “上!”赵云高顺同时低喝一声,一跃而起扒住大门的棱角,十分轻巧的翻了过去。

    靠!秦峰看了看这三米多高的寨门有些踌躇,比划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攀爬上去的打算。

    “秦大哥!”赵云打开了寨门。

    果然还是子龙知我心意,秦峰闪身走了进去。

    “可恶的山贼!”高顺眼看山贼在办喜事,怎能不知是怎么回事,担心妻子的安慰就要冲过去砍杀。

    秦峰一把拉住了他,说道:“不可鲁莽,我们悄悄找到嫂夫人将她送出去,再回来杀这些山贼不迟!”

    赵云和高顺一听就感到他说的有理,高顺心里焦急,说道:“子进兄弟,这大寨内多少房间,怎么去找我的妻子?”

    “此事简单,披红的房间自然就是那洞房了!”秦峰笑道,“我们出声的不要,悄悄的进去。”

    此时大部分山贼都在中间大堂屋内饮酒作乐,吆喝声此起披伏。这些山贼哪里懂得什么守寨的兵法,除了大门口外的警卫,寨中也就两三人无精打采巡逻。

    在秦峰的指挥下,赵云和高顺两个牛人就将这些哨兵放倒在地。

    “就这一间内有灯火,门外有喜字还有两个山贼站岗,应该就是这一间了。”远远的秦峰就看到有一处灯火的房间,四周的房屋都黑漆漆的十分显眼。

    赵云微微皱眉,道:“秦大哥,就此过去颇有一段空旷的距离,那房间距离山贼饮酒之地甚近,又有人警戒,咱们怎么接近?”

    “硬冲上去!”高顺心里焦急自己的妻子,恨不得马上就相见。

    “不可。”秦峰立刻阻拦道。

    “子进兄弟,若是耽搁时间,万一我那妻子她……。”

    “呵呵,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硬冲上去,但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过去嘛。”秦峰笑道,“你们两个不可出声,听我的命令再动手,咱们这就走过去,一定要走的正大光明,龙行虎步。”他说完便一马当先,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高顺赵云二人百思不得其解,正大光明走过去,被发现了可怎么办?一脸疑惑中跟了上去。

    那房门前站岗的山贼,被屋内的灯火罩住,是站在光明地方的。而四周则是一片很暗,他们站在明处是不可能看到暗处内的情况的。这一点从后世来的秦峰心知肚明,而赵云高顺则不清楚。

    所以当距离山贼十米处的时候,两人心里紧张中又透出奇怪,怎么回事?这些山贼怎么没有发现我们?他们心里疑惑,但有秦峰先前的吩咐,倒也没有出声,紧紧攥着武器。

    五米

    四米

    山贼终于听到了脚步声,看到前方人影晃动,但是具体模样他们是一点也看不清楚的。其中一人警惕的说道:“什么人?”

    被发现了!赵云和高顺就要动手。

    秦峰急忙挥手阻止他们,哈哈一笑道:“兄弟们,那美酒果然好喝。首领知道你们两人辛苦了,特别嘱咐我们来换班,你们快快去喝酒吃肉吧。”

    “真的!”两个山贼在这里站了一个多时辰,早就不耐烦了,尤其是左近不断传来酒香和肉香。

    “当然是真的,快去吧。我们来的时候,酒肉都没有多少了,去晚了可就没有了。”秦峰放慢脚步,说道。

    “那就多谢兄弟了,老二,咱们快走!”两个山贼不疑有他,急不可耐向一旁传来酒香的大屋奔去。

    赵云和高顺大吃一惊,怎么回事?两个山贼没有发现我们接近也就罢了,怎么还将我们当成了自己人,难道他们没看见我们的长相?

    高顺来不及再去想,走过去推开房门,便见屋中床上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被五花大绑在床上,还罩着盖头。他急忙跑了过去,掀起盖头,喊道:“娘子……。”

    倒在床上的女子二十余岁长相标致,本说要挣扎,待看清来人的长相后瞬间就热泪盈眶,只是嘴上堵着麻布出不得声音。待得高顺将其取下,“夫君!”那女子抱住高顺哭成一团。

    “秦大哥,刚才那两个山贼怎么未曾发现我等?”赵云随后进来,不解的问道。

    “哦!”秦峰便走到暗处,言道:“你可能看清我吗?你看不清那些山贼也看不清,乌合之众没有纪律又急着去喝酒哪里会仔细与我们攀谈。”

    “原来如此!”赵云恍然大悟。

    “记住这一点,站在明处是看不到黑暗之处情形的,所以警戒岗哨之时,一定要安插大量的暗哨,在寨内火光之处巡逻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秦峰笑道。

    兄长真是聪慧过人,赵云便牢牢记住了这一点。

    “高顺兄弟,咱们还是快快离开此地,到了安全的地方再亲密也不迟。”秦峰说道。

    高顺老脸一红,转首道:“多亏两位贤弟相助,我才能够安全救出妻子。”

    “快走,快走,先出去再说。”秦峰说完,便当先走了出去。

    “秦兄弟虽说文弱,但有勇有谋,我等皆不如也……。”高顺感叹道,按照他的想法一定会惊动山贼,哪里能够平安见到妻子。

    赵云深以为然。

    高顺便搀扶起妻子,跟在赵云后面走了出去。

    秦峰刚走出去,就听到一旁传来嘘嘘之声,还有人的笑骂声。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这下自己这些人倒是处在光明之处,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等等!”他急忙去阻止要出来的赵云和高顺夫妇,可惜晚了一步。

    “什么人!”

    “咦,这不是首领的压寨夫人吗?怎么出来了!”

    “他娘的,快来人啊,有人闯寨抢夫人了!”这一声大喊可了不得了。那聚集着山贼的大堂之内,传来一阵打砸声音,转眼间百多山贼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