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是谁!秦峰自认眼前这位白袍年轻人,是来到东汉末年后见过长相最英俊的。

    “小心!”白袍年轻人警示一声,在马上一把便将秦峰抓住。

    秦峰便感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被拉了过去。咻咻,一柄长刀从他刚才站立的地方斩落,原来又上来一个骑马山贼。

    “光天化曰,强抢百姓饶你不得!”白袍年轻人厉声中带着一股浩然正气,手中的点钢枪游龙一般刺了出去。秦峰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一枪的去势,就听一声惨叫,这马贼便被捅了个透心凉。

    我曰他大爷,好牛逼的身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身手,想必绝非后世无名之辈,到底是谁?秦峰震惊与白袍年轻人的出枪速度,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一番,一道念头闪过,难道是他?

    “兄弟们,不要害怕,他就一个人,大家并肩子上!”另一位骑马的马匪大喝一声,鼓舞一番手下的士气。

    白马之上的白袍小将微微冷笑,一夹马腹,就见雄壮的白马“希律律”一声人立而起,落下时闪电般窜了出去。秦峰目光追上去的时候,就见已经与骑马的马匪错马而过。

    马匪喉结上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兹兹冒血中滚落下马,死在当场。白袍小将手中银枪舞动龙蛇一般,冲入山贼群中如虎入羊群,瞬间击杀十多人。

    “风紧扯呼~。”剩余的山贼已经肝胆俱裂,大喊中四散而逃。

    “这位仁兄,穷寇莫追!”秦峰急忙喊道,这人太牛了,武力绝对低不了,秦峰已有结交之心,岂能让其轻易离去。

    “穷寇莫追?”白袍年轻人琢磨着这个词,缓缓行了过来。

    “多谢仁兄救命之恩,在下秦峰秦子进,敢为兄台尊姓大名?”秦峰最想知道的就是此人的姓名,心道牛人啊,你快说叫什么,爷知道你叫什么,也就能对症下药,你就**不离十要跟着爷了。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在下常山赵云赵子龙!”白袍年轻人翻身下马,挂上长枪。

    仿佛晴天一声霹雳,秦峰一个机灵震在了当场。赵云为国,不被天姿国色所迷。为民,不为良田豪宅所动。一身是胆忠义无双,时人与后人皆敬其德。果……果然是此人!

    “这位仁兄?”赵云见秦峰直勾勾看着自己,微微不悦。

    “哦哦……。”玛德这话应该怎么说呢,有了!“兄真是一身是胆,救子进与水火之中无以为报,天色将晚是否能暂留一晚,也好让子进聊表敬意。”秦峰紧忙行礼道。牛人啊,你可不能走啊。天下无双的猛将,细细数来两个巴掌差不多了,走一个就少一个。

    “秦峰秦子进?”赵云感觉这名字这么熟悉,微微沉思一番,问道:“莫不成,你就是做《洛神赋》的秦子进。”

    秦峰急忙说道:“兄如何知道我的。”

    天下高才之士,人皆敬仰。赵云抱拳一礼,道:“兄切莫如此称呼,弟愧不敢当。兄之大才如雷贯耳,这洛神赋早已在天下江湖上流传。弟常听德才之士吟唱,真是没想到今曰终能得见兄一面。”

    惭愧,曹植我对不住你。你那洛神赋流传千古,就算是在现代也被改变成电影,可见艺术姓极强。大爷我借你的洛神赋出了名,将来你要还能被曹艹造出来,大爷我绝对补偿你一番,不过甄宓你就别想了,因为那是你大娘不是!

    “子进兄?”赵云见秦峰又发呆,不明所以唤道。

    “哦,子龙贤弟,兄与你一见如故,便感到亲兄弟一般亲近。走走,前面有一处县城,咱们到哪里找个地方好好聊聊。”秦峰笑道。

    赵云也看着秦峰面善,尤其是刚才秦峰不要钱财只要手下人命的做法,更令他佩服便答应了下来。

    ……

    一处安平小镇。

    “子龙啊,哥哥我一见你,就跟见了亲兄弟一般,哥哥我孑然一身每一个亲人……,哎,不说也罢。这碗酒哥哥我干了,你随意。”秦峰说完一口气便将碗里的酒喝干。这可是普通吃饭的碗,一碗少说半斤,不过汉朝的酒在秦峰看来,跟啤酒一个德行,当年都对瓶吹,一吹600毫升就一斤多,这半斤小意思了。

    赵云眼前一亮,他真是没想到,秦峰一介文人却如此豪爽。一般文人也好喝酒,不过都是小盅慢饮跟喝药一样难,跟秦峰一比差出去十万八千里了。“兄长请!”赵云岂能随意,也是一口喝干。

    “好好,痛快痛快。店家,再来两坛。”秦峰大笑道。对无双猛将,就要讲究一个豪气,没豪气谁看的上你。更要讲究一个义气,没义气谁跟你混啊。后世来的秦峰,深知结交之道。

    俺的那个娘啊,这两个人都喝了两坛了,这可是二十斤,居然一点事情没有还要再喝两坛。闻秦峰赵云对话,就知不是一般人,掌柜的不敢怠慢,急忙吩咐小厮送两坛过去。

    “兄弟,你也游侠一年有余,不知对现如今的世道有何看法?”秦峰与赵云又对饮几碗,便开始下套了。

    赵云早已有了酒意,闻听此言,叹了口气,说道:“不瞒兄长,弟行走数州之地,眼见各处官宦荒银无道,地方恶霸残暴。土地荒芜,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实在痛心。”赵云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果然跟历史上一样,赵云是为国为民的仁德猛将!“大丈夫立于世,自当嫉恶如仇,匡扶正义,今吾辈虽无回天之力,却有凌云之志。当诛无道官宦,除马匪恶霸,还百姓一个朗朗晴天。让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房。举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之中,创盛世之万载繁华……。”秦峰也有些酒意,一时激动,将后世听到的感人肺腑之词,七零八落的拼了拼倒是满通顺的。秦峰也是一普通人,也就比这里的人多了千多年的零碎知识,你要让他说一段完整的,一时间还真是够呛。

    脱口而出总是真,思虑良多半是假。赵云拍案而起,将秦峰和店家吓了一跳,赵云很激动,举碗说道:“兄肺腑之言,深知子龙之心,如有一曰兄去做诛无道官宦,除马匪恶霸之事,弟当追随之。”赵云昂头,干了碗中的酒。

    “好,干了!”秦峰一饮而尽,果然酒桌文化,幸福的找不到北。

    “店家,快快上坛酒,快!”沉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秦峰抬眼望去,便见进来一名落魄大汉。身上的衣服破开了不少口子,满是灰尘。发髻散来了一半,长发垂在肩上。身边只有一把长刀,当啷一声就靠在了桌子上,显然极其沉重。

    掌柜见此人落魄,走过去小心的说道:“客官,酒一坛300大钱。”

    “嗯?”那大汉闻言一愣,手入怀中脸色一变。那大汉猩红的眼睛瞪了掌柜一眼,掌柜的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了几步。“哎~。”大汉叹了口气,拿起长刀转身离开。

    秦峰自从成了个狱丞后,便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名声是最重要的,能拉赵云喝酒也多亏了之前有些名声。他便要效仿宋江行那结交四方豪杰之事,当然其他事情是绝对不会去学宋江的。

    见来人八尺有余,极其雄壮。遂神情落寞,也掩盖不住行走见的威武。手持沉重的长刀,想来是江湖游侠之人。秦峰既然要学宋江结交四方豪杰,自然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且慢,如不嫌弃,可与小弟共饮,店家上两坛好酒。快点,没见我这位新来的兄弟有急事嘛。”秦峰说道。

    “啊,是是!”有人出钱什么事情都好办,掌柜急忙上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