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将所有乞丐打发了出去,只留下了大牛。“大牛,我有一件事情请你帮忙。”

    “秦大哥可别这么说,你有什么需要我大牛做的尽管说就是了。”大牛拍着胸膛说道。这一段时间他吃得饱,穿得暖,身体也不像之前那般单薄。

    “是这样,我需要一些人手。这洛阳城内乞丐无数,你给我找三四十个年轻的,不惹事的。我负责他们的吃穿……。”秦峰的打算是,如果雇佣工人去千里之外在古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需要大量的佣金,而找些乞丐就不用工钱了,管饭就可以。

    “秦大哥,让我跟你去干吧!”大牛急忙说道。

    “你?呵呵,我看你还是适合当个乞丐。”秦峰玩笑道。

    “秦大哥……你……。”大牛很气愤,心说秦大哥宁肯让别人在他手下做工,也不叫我大牛。可他终是无法对敬佩的秦大哥发脾气的,只好可怜兮兮的坐了回去,低头不再理睬。

    “当乞丐可是一件大好的事情。”秦峰笑道。

    “当乞丐有什么好的,丢人现眼……。”

    “呵呵,当小乞丐是不好,但是大乞丐呢?乞丐头呢?如果你手下有一万乞丐,十万乞丐呢?”秦峰连续问道。

    大牛眼睛瞪的溜圆,不可思议的说道:“秦大哥别说笑了,如何能当一万乞丐,十万乞丐的头?洛阳城最大的一伙乞丐也就百多人,听说都是一个村子跑出来的。”

    还需要开导开导,古代人的意识还是未到一定层次。秦峰便说道:“大牛,我来问你,当乞丐最难的是什么?”

    “当然是讨饭喽!”大牛从小就是乞丐,深有感触。

    “讨饭不难。”秦峰摇头,继续说道:“难的是人身安全,是不是经常被人殴打,被人轰赶,导致无法行乞?如果被打伤或是病了,那又会怎么样?”

    “病了?伤了?那也只有死路一条了,每一年不知多少乞丐就是这样死去的……。”大牛唏嘘不已。

    秦峰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如果有一个这样的组织,首领负责乞丐的安全,他们被殴打了首领会帮助他们讨回公道,他们生病了首领会为他们治病,他们好长时间没掏到吃喝,首领会接济他们。你说,这样一个组织,乞丐会加入吗?”

    “咦!秦大哥,还有这样的组织,我大牛第一个加入。”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一个组织,大牛简直无法相信。

    “呵呵,不是让你加入,而是让你创建。你来建立一个这样的组织,收拢这洛阳城所有的乞丐,当发展壮大后,你就可以派出得力的手下,去周围其他城池建立分舵。久而久之,你的手下就会汇聚十万,乃至百万的乞丐……。”

    “这……。”大牛震惊了,他仿佛看到了那么一天,可是他无法相信,道:“秦大哥,这样一个组织乞丐们一定会抢着加入,但是怎么保证他们的安全?另外让这些人吃饱可需要一大笔钱啊。”

    “你以为这是大户人家养闲人吗?既然加入到了组织,得到了组织的保护,就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并对组织尽到自己的义务。收他们的例钱,给他们生活相应的照料……。”责任和义务,秦峰费了几乎一个时辰的口水,才让大牛多少有了一定的了解。

    大牛虽然知道这是件大好事情,但是想到其中的艰辛,便打起退堂鼓,惭愧的说道:“秦大哥,这恐怕我干不来,你还是找别人吧,我只是个小乞丐。”

    在秦峰看来,这可是一个能够覆盖天下的组织,也许将来某一天就能够成为一个庞大的民间情报机构。有这样一个庞大的地下势力做情报网,如果他有那么一天与群雄逐鹿……,这该是多大的助力?

    他一番思索后,是颇为心动,这样一个组织,是绝对不能交与外人的。可惜一个人分身乏术,所以他才想到去扶植大牛做这件事情。“还是需要历练,要找个人在前期帮大牛一把。”秦峰摸着下巴寻思起来。

    大牛怕秦大哥数落自己,心中忐忑不安的说道:“秦大哥,大牛哪里是那块料,你还是让我跟着你混吧。”

    霸城西!这个人从小就在洛阳城混,我又对他有恩。看昨曰的模样,这人是讲义气的,可以用一用。秦峰便有了主意,道:“大牛,跟我走一趟。”

    ……

    城西深处,一处院墙倒塌,房屋破败的大宅内秦峰见到了霸城西陆展。这里不单单陆展住,还有十几个家里没别人,只剩下自己的破落户泼皮。

    “秦大哥,让你见笑了。玛德,那些商户也是无耻,弟兄们连个差事都找不到。”陆展热情中带着尴尬,将秦峰迎到没有家具的大屋里。

    “陆展兄弟,秦峰我今天来,就是为你和兄弟们某差事的。这位是大牛,也是我的一位兄弟。”秦峰笑道。

    “大牛兄弟!”

    “你……你好。”看这一帮子人凶神恶煞,大牛心里就发憷,就是这些人打乞丐最凶残了,秦大哥居然跟这些狠人这么熟悉。

    陆展也是寻思,秦峰果然是仁义之人,从来就没听说过那个当官的称呼乞丐为兄弟,在他看来这样的人是值得结交的。

    秦峰可不知道,一照面两个兄弟就有了这么多心思,笑道:“陆展兄弟,不知你对今后有何打算?”

    “打算,我们这些人有啥打算,混一天算一天吧。对了秦大哥,你刚才说,要为我等某个差事?”

    秦峰微微一笑,道:“陆展兄弟,你们平曰里靠什么来生活?”

    “嘿嘿……。”陆展尴尬的挠了挠头,道:“也就是寻些货物,到市集上去卖。”都是强赊来的无本生意,这一点陆展可不敢对秦峰说,主要是在恩公面前太没面子。

    “你们没有对市集里的商户,商行收钱吗?”秦峰问道。

    “收钱,收什么钱?没有。”陆展摇头道。

    看来这一千八百多年前还没有收保护费的理念,秦峰为了自己的将来,只好当一次教父了。

    他便笑道:“我有一个想法,你们可以这样……,组建一个帮会将所有的破落户组织起来,收取商户的保护费,当然你们收了钱就要保证人家的生意顺利进行,如果有人在商户哪里闹事,你们就出面解决纠纷。当然,你们一定要偏向交了保护费的商户……。”

    从未听到过如此理论的陆展眼睛瞪得大大的,简直无法相信,可是他也听出这里面的道理。从小就混的陆展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妙处,急忙问道:“秦大哥,如果他们不交怎么办?”

    “恐吓一番,一定会有人交的。交了后,那些做同一个行当的其他商户,你们就整曰里上门捣乱,让他们无法做生意……。想来那些能做生意的,都有些头脑,一定会主动交钱让你们去打击同行。但是,如果那些打击的人后面缴纳了,你们则要一视同仁……。而且你们要掌握一个度,收了钱要贿赂官差以备不时之需……。”

    秦峰一一解释,他整个成教人如何在体制内犯罪的教父,大汉第一教父!

    陆展眼中精光闪闪,大牛则是目瞪口呆。

    “秦大哥,你就带着弟兄们干吧!”陆展想到未来美好的前景,激动的说道。

    秦峰摇头,自己只能走正道以防将来的口舌,这阴暗面还是算了……,说道:“这件事情我不方便出面,陆展你组建帮会的同时,帮助大牛兄弟收拢乞丐形成丐帮,具体的事情你们商量着办,如果不明白便来问我……。”

    “但是有一点你们要注意了……。”

    “什么事情?”陆展急忙问道。

    秦峰便站了起来,冷冷一笑,看着陆展心里都发憷。厉声道:“我虽不方便出面,但大家出来混讲义气……。须知蛇无头不行,如果有人两面三刀……,杀无赦!”

    “秦大哥说的有理,我陆展必定在大哥手下忠心不二,如有违逆,必定天诛地灭……。”在洛阳城鬼混多年的陆展岂能听不出秦峰的意思,走过去纳头便拜,转首对门外张望的手下大喝道,“都给我滚进来,参拜新的大哥。”

    “大哥!”十几个破落户连滚带爬奔了进来,磕头道。大牛也在一旁拜下。

    秦峰笑道:“陆展你才是他们的大哥,我只是你们的老板而已。”

    陆展不明白老板的意思,想来应该是大哥大了,急忙喊道:“快参拜咱们的老板。”“大哥,咱这个帮会叫个什么名头?”陆展起身问道。

    秦峰寻思了一下,道:“就叫洪帮吧!”

    两个将来必定名震天下的组织,就这样在秦峰的手中初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