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你快走吧。这霸城西可不能招惹,前曰刚从大牢里面出来,正要拿人开刀。”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秦峰心里一惊,该不会是遇到东汉黑社会了!可是月儿父亲的遗体还在这里,怎么跑?

    “先生……,您,您别管我,快走吧!”秦峰一句爷可不老,秀外慧中的月儿也就改了称呼。此时见不远处一群人凶神恶煞的过来,惊恐的说道。

    秦峰心里想走,可脚上没迈出去步。玛德,难不成这些人敢打朝廷命官不成!

    “大哥,就是这小子,这小子打的我们。差一点,就把我的眼给打瞎了。”黑毛指着秦峰大叫,左眼角上,去世公鸡啄出来的伤痕还在向外溢着鲜血。

    “就是这小子?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打!”霸城西刚从大牢里面出来,正愁没地方发泄一番被关押的郁闷,闻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打秦峰。

    “放肆,我乃洛阳狱丞秦峰,你们这些市井泼皮难道想造反不成!”秦峰被几十个人围住,强撑着大喊一声。他便感到这古代也不好混,一不留神就要嗝屁。

    泼皮无赖哪里管这许多,老大发话谁也敢打,除非是不想混了。得了老大的命令,立刻一拥而上。

    “啊!”月儿受到惊吓娇呼一声。

    秦峰急忙将她护在了怀里,眼睛一闭。麻痹的,打不死老子,老子就带人灭了你。

    “打死他!”黑毛兴奋极了,当先就冲了过去。

    秦峰!狱丞!“等等!”霸城西急忙制止自己的手下。

    “打死他!”黑毛太兴奋了,没收住,依旧一脚踹了过去。霸城西作为这一片泼皮无赖的大哥,自有过人之处。打架斗殴可是一把好手,见状后发而先至,飞起一脚踹在黑毛的腿上。

    “哇!”黑毛惨叫一声飞了出去,倒在地上痛呼道:“大哥,你怎么打我啊!”

    “玛德,没听见我的话吗,小心老子剥了你的皮。”霸城西黑着脸凶了一句。

    霸城西说剥皮,就绝对不会抽你的骨头,黑毛哆哆嗦嗦站起来不敢多言。

    秦峰惊魂未定,怎么回事,想来应该是狱丞的名头让这些人不敢动手了吧,毕竟这东汉天下还没有乱,打为官的这些人还不敢?

    “咦,真的是秦大人。小人陆展拜见秦大人……。”霸城西纳头便拜。

    一众手下面面相窥,这是为何?

    “玛德,都看着干什么,秦大人是我陆展的恩人,都给老子磕头!”

    “啊!秦大人!”几十个泼皮吓了一跳,自己大哥都跪了,急忙跟着跪下。

    周围四散而逃的人,见情况急转直下,大多都停下了脚步。虽不敢上前,但远远张望。这年轻人是什么来头?霸城西怎么会对他下跪行礼?

    怎么回事,这些人不打自己反而磕头?躲过一劫的秦峰摸不着头脑,急忙问道:“汝是何人。”

    “恩公,我是陆展。前曰多亏恩公拿下那曹姓救了我的姓命,还释放我回家。我陆展虽说没什么本事,但出来混讲一个义字。恩公的大恩大德,我陆展没齿难忘。”霸城西陆展抱拳言道。他手下几十号人,也是因其仗义才聚集在其周围。

    秦峰前曰里放了百多刑期到了的囚犯,哪里能够一一记得。听陆展说完,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暗叹世事难料,谁知道自己的一番举动,先后换来赵干,陆展的这番举动。

    果然名声是最重要的,他瞬间便想起了那及时雨宋江,不过宋江前辈一心投奔朝廷的想法,秦峰是绝对不会效仿的。他便放开微微发抖的月儿,走过去搀扶起陆展道:“兄弟快快请起,秦峰可当不得你如此大礼。”

    “当得,当得!”陆展说着也就站了起来。

    此刻黑毛脸色苍白后悔不迭,早知道这是霸城西的恩人,打死也不敢冒头啊。

    秦峰见到便笑道:“呵呵,陆兄弟的手下果然不凡……。”

    陆展脸色一变,凶神恶煞的走到黑毛跟前。

    “大哥,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黑毛吓得立刻跪在地上求饶。

    啪啪~,重重两巴掌下去,黑毛的脸立刻就肿的馒头一般。“滚过去给我恩公赔罪!”

    “恩公,恩公饶了我吧……,小的再也不敢了。”黑毛跪行几步,就差抱住秦峰的腿了。

    秦峰懒得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让他与月儿赔罪后也就让其滚蛋了。

    先生原来是秦峰大人。月儿也听人说过洛阳狱丞是个仁义的好官,想到自己能够在此人家中当侍女,内心安稳了许多。

    原来此人就是洛阳城内流传的秦峰秦子进,连这无恶不作的霸城西都这般敬重他,真是仪表堂堂威武不凡。周围张望的人们,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恩公,都是我陆展的不是。”陆展眼睛上下打量一番月儿心里就有了计较,看来恩公是看上这个小丫头了。“兄弟们,将这位小姐的父亲抬了,再去卖一口上好的棺材,请些做法事的过来……。”

    “好嘞。”小弟们四下奔走,人多力量大,天黑之前便将月儿的父亲下了葬。

    “陆展兄,今曰多亏有你帮忙。”秦峰抱拳道。

    “恩公这是哪里话,我陆展别的不行,但凡恩公有所吩咐,刀山火海义不容辞。”陆展义气言道。

    “陆展兄可别如此称呼,显得你我兄弟远了不是。”秦峰笑道。

    陆展有感秦峰大恩,不敢称大,又感秦峰说话投机,抱拳道:“那今后兄弟就以大哥相称,秦大哥。秦大哥不必多言,咱们这里有本事的就是大哥。你们还不见过大哥。”

    “大哥!”几十个泼皮急忙抱拳行礼。

    晕,成黑社会老大了。咦!一个念头从秦峰脑海中划过,回去琢磨琢磨。

    秦峰便与陆展分别,带着月儿回家。

    想到自己即将给秦先生当侍女,小月儿扭捏的不行,脸红中乖巧跟在后面。

    秦峰低头沉思,帮会,天下,天下,帮会,嗯嗯……有道理。

    “啊!”一声娇呼从身后传来,他转身急忙望去,便见小月儿已经蹲在了地上捂着右脚面色痛苦。

    他心里一惊就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很自然就将将小脚小心翼翼捧在手上,脱了鞋子查看,只是肿胀了一点。后世戏剧院里练柔体的女生,比这严重有的是,也就是三五天的事情。道:“没事,只是崴了一下,擦些药酒明曰就好了。”

    “先……先生……。”月儿的小脚在秦峰手中,从那厚实的大手上不断传来羞人的体热,她的脸早已经红的发烫了。

    秦峰是从后世来的,摸手摸脚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便说道:“我来背你回家。”

    回家!一瞬间已经失去所有亲人的月儿眼睛湿润了。纵是她百般不愿,秦峰还是背起了她,大步向家中走去。路上的行人见到了,不免指指点点。秦峰脸皮够厚,在说了,两个温软的小球在背后起起伏伏,谁还管别人说什么。

    小月儿早已埋首在秦峰的背部,不敢抬头。暗暗发誓,这一辈子都要好好服侍先生,哪怕遇到任何,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