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随意给了周山十贯毫不在意,他第一次行那古时仗义之人的豪迈,心中倒是一阵畅快。

    此刻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光景,他肚子饿了,便在市集里转悠了一圈。买了些柴米油盐之类,便打算再来一只花花翅膀的笨公鸡,回家做自己来东汉后的第一餐。

    “老板,你公鸡怎么卖?”秦峰来到一个地摊上说道。

    “老板?”这位老伯有些懵。

    “呵呵……。”秦峰尴尬的笑了笑。

    “老爷,50钱。”

    “来一只。”

    据此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哭喊声,“与我些钱物,葬了我的父亲,我便跟你去……。”

    “哈哈哈,葬这老东西做什么。省下这些钱财来,给你买件新衣服,咱们洞房不是更好!”

    “大哥,不要与她多说,拉去戏耍一番……。”

    “给你钱!”秦峰抱起尖嘴利爪扑愣愣的大公鸡,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走了过去,便看到是一位妙龄少女穿着一身洁白的孝衣,梨花带雨中头上绑着白布条,小模样惹人怜惜。通过周围人的诉说,秦峰这才知道,这女孩子在卖身葬父。

    这三个市集打诨的泼皮,见这女孩子张的俊俏,便起了坏心思。欺负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便要强买了。女孩哪里能够答应他们的无耻要求,便争执起来。

    “嘎嘎,小娘子随我兄弟三人去吧,只要伺候好我们,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为首一个左脸下方长着大痣,上面还有一撮黑毛的泼皮银笑中把去抓女孩的手。

    “我不去,不去。救命,大家救救我……。”女孩哭喊道。

    这三个泼皮可是市集上地道的无赖,背后还有一个恶霸大哥,无人敢招惹,围观的人漠然。

    “嘎嘎,兄弟们抬起来走了,今天晚上咱们三个一起洞房!”黑毛泼皮银笑道。

    “哈哈哈……。”剩下两个泼皮见这女孩俊俏,手脚早就痒了,便过去抓胸抓腿。

    秦峰虽不是舍身忘死之人,但这样的事情不管可不是他的脾气。何况刚刚行了那仗义之事,此刻意犹未尽,便挤开前面的人闯了进去,喊道:“放开那女孩的手!”

    “嗯!”正说要先猥亵一番的三个泼皮一愣。转头便看到孤零零一人,还抱着一只大公鸡的秦峰。黑毛泼皮左右打量了一番,没见秦峰带着伴当,狰狞一笑,道:“玛德,谁的裤裆没兜紧,将你这厮给露了出来!”

    “哈哈哈……。”黑毛的两个同伙放肆的大笑。秦峰这样的读书人他们见多了,满口的仁义道德,还不是简单的一巴掌就扇走了。黑毛使了个眼色,便有一个同伙坏笑走了过去。

    秦峰脑子嗡的一声,就怒了!先下手为强,就见他飞起一脚踹中来人的小腹。

    “啊!”这泼皮捂着小腹倒在地上,惨叫起来。往曰里这样的读书人不都是讲道理的吗?怎么今天先动手了,真狠啊,疼死我了。

    黑毛没想到文质彬彬的秦峰下手这么狠,这么快。“并肩子上,打断这小子的腿。”两人冲了上去。

    秦峰手上没有家伙,此刻怀里的公鸡被泼皮惊吓到,嘎嘎大叫奋力挣扎。他便灵机一动,抓住公鸡的两条腿,便向黑毛砸去。鸡毛乱飞中,正中黑毛的大脸。

    “啊!”黑毛捂着左眼败退下去,原来是公鸡的尖嘴击中了他的眼睛。

    秦峰见到有机可乘,飞起一脚直中黑毛下身要害。黑毛立刻就倒在了地上,捂着裤裆成虾米状惨叫。

    嘭……,秦峰闷哼一声,便感到背后一阵剧痛。惊慌中急忙转身,又被踹了一脚在腿侧。他被踹的连连后退,那偷袭得手的泼皮得势不饶人,追上去飞身又是一脚。恰好踹在秦峰抱着的货物上,柴米油盐散落一地也躲过了一劫。

    秦峰急忙趁机反击,抡起公鸡向此人脸上砸去。泼皮心里一惊,急忙举手招架。谁知秦峰这一招是幌子,脚下才是真的。顺利一脚命中泼皮的裤裆,这泼皮也就步了黑毛的后尘。

    嘿嘿,一击必杀教官诚不欺我。对于踹裤裆这招,秦峰军训的时候可是练过的,此刻虽说挨了几下,但是三个泼皮也都倒下了。

    “滚!”秦峰怒喝一声,便见到手中的公鸡已经翻白眼了。公鸡啊公鸡,你虽说嗝屁了,但是因你收拾了三个泼皮无赖,阎王爷怎么也得给点面子,来世一定会转身为人。

    “你,你小子给我等着……。”黑毛三人灰溜溜钻进了人群中。

    见黑毛三个横行市集的泼皮无赖被秦峰收拾,围观众人立即欢呼鼓掌。

    “多谢恩公相救。”蹲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女孩叩首道。

    “不必如此,行侠仗义正是我辈中人必行之举。”秦峰还是不习惯古代人动不动就磕头的习俗,急忙将去世的公鸡丢到地上,扶住女孩的肩膀,将她搀扶起身。

    柔若无骨,真是个我见犹怜的俏丫头。

    “恩公!”女孩惶恐中急忙摆脱摸在肩头的大手,脸上起了一丝红润。

    “哦呀……。”男女之妨,男女之妨!秦峰颇感尴尬,急忙摸出来一贯钱,道:“小妹妹,拿着这些钱将你父亲好生安葬,够不够,不够我这里还有!”

    女孩眼中涌出两串泪珠,闻言又跪在了地上,叩首道:“恩公,呜呜呜……。”

    秦峰不好意思再去搀扶了,急忙说道:“别哭了,快起来快起来。”

    这女子遇到好心人了,一贯钱,啧啧,足够埋五六个了。众人感叹,此人打跑了泼皮,还出一贯钱,这小娘子跟着此人有福气喽。

    “恩公,请您稍等一会,待月儿埋了父亲便跟着您回去。”女孩可怜的说道。

    “这……这倒不必,我再给你些钱财,你有亲人便去投奔吧。”秦峰说着又摸出来一贯。

    呀!周围人不免震惊,这真是遇到好人了。这人是谁啊?如此仁义!多少年了,就没在见到过这样仁义之人。

    刚说要起身的月儿,闻言再行一礼,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带着泪水,戚戚然看着秦峰,哀声道:“恩公难道嫌弃月儿不成,月儿女工家务皆会,必然……必然是能够服侍好恩公的……。”说到后来脸就红了。

    我靠,还有上杆子倒贴的!来到这东汉末年,融入到古代社会的秦峰,说不想身边有个侍女那是假的。如果让后世的舍友知道老子有这样的福气,啧啧……,杀我的心都有了吧!秦峰瞧着月儿的俏模样,越看越是心喜,贴身侍女暖床丫头,嘿嘿……。

    恩公的眼神好奇怪啊,怎么变的跟刚才的泼皮差不多了。月儿心慌慌中,脸红扑扑的喊道:“恩公,月儿已经没有亲人了,如果恩公不要月儿,月儿只好一死随我父亲去了!”

    “哦!也好。啊,不好。我的意思是,我帮你葬了你父亲,你就跟我……呵呵。”秦峰后世的观念,还是很难直接就说出来。

    “多谢老爷……。”月儿抹了抹眼泪,微微一福道。

    “老爷,爷可不老。”秦峰嘀咕道。

    月儿闻听他说的有趣,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玛德,是那个王八蛋,敢动老子的人,给老子我滚出来!”

    一声粗狂凶狠的怒喝,人群一阵搔动,“霸城西来了!”刚才的时候,这些人还敢围观。此刻人群大叫一声,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