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姓鼻青脸肿拿着财物来到纪冉的府上,“大人,秦峰实在可恶,他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我打了一顿,你看我被他给打的……。”

    “好了,你不用多说了。你做的好事,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纪冉看了看桌子上的钱财,表情这才好了一点。

    “大人,您可要为我做主,收拾了秦峰……。”曹姓可怜的说道。

    “放屁!”纪冉勃然变色,道:“你懂得什么,秦峰大人是杨彪大人亲自保举的有才之士,就算是我也要礼让三分。你公然顶撞他还亮刀子,不分青红皂白就去砍杀囚犯,大汉可是有王法的。此事要不是我求情帮你压下来,你现在已经在监牢之中,被那些囚犯打死了!”

    “啊!”曹姓惊慌失措,当时也就是想给秦峰个下马威,谁会知道后果如此严重。早知道秦峰这般手段,谁还敢去顶撞他,送礼还来不及呢。曹姓后悔不迭。

    “秦峰开放探监,给囚犯放风时间。此时通过刑满释放囚犯的口已经传扬了出去,洛阳的百姓都说秦峰仁义。此事杨彪大人也已知道,正准备上奏朝廷,在全天下的监牢推行此举。这一来,秦峰必定名扬天下,啧啧,这个年轻人果然不凡。”纪冉鄙视的看了曹姓一眼,莽夫一个,平白成了人家扬名的垫脚石。山野村夫果然不能跟我们读书人相提并论,便将桌上的财物一推,道:“将这些带走,自谋生路去吧。”

    曹姓面如死灰,灰溜溜离开了纪冉的府上。

    第二天,当秦峰再次来到洛阳监狱的时候,囚犯的眼中是感恩戴德,而狱卒的眼中满是敬畏。此时此刻,在没有一个人敢小看这位温文尔雅的读书人了。

    事情有手下的人去做,秦峰闲的无事便在自己的大汉办公室内想着将来怎么发展。黄巾之乱,董卓之乱,群雄割据……。地盘,军队,人才,想要成事无非就是这几个方面。秦峰大的时代脉搏绝对能够把握住,可这地盘军队人才去哪里找。

    自己现在一穷二白,只有50贯,还是从未来岳父大人那里敲来了。谁会跟着一个穷破落户混?就算现在有地盘有军队有人才,你没钱立马就是散伙的下场。那些世家大族为什么厉害,说到底还是因为有钱。比如曹艹举事的时候,因为没钱招募不到士兵,但来了个大户捐助,一家伙就是上万兵马!

    秦峰在屋中来回度步,来钱最快的就是做生意,做什么生意?一定要做大汉朝没有的生意,新式的货物,消耗品,才能卖的快,卖得贵。

    “这位大哥,我来看看我的弟弟。”

    “嗯!检查检查,这是什么?”

    “啊,大哥不要误会,这只是普通的蔗糖水,好不容易搞来的,大夫说身子弱喝些红糖水好一些。”

    红糖!白糖!秦峰见到,便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是他在后世戏剧学院演一处古代戏剧的时候,有一个姐们在后台吃糖。也不知道是谁提的,反正就聊起来了糖。

    糖这东西是从国外传进来的,好像到了唐朝的时候才开始出现白糖。当时在后台无聊,聊的没边了,制糖的技术也聊了出来,还有人专门上网查了查,秦峰隐约还记得一点。

    不管白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反正现在大汉朝是没有的。蔡邕家就经常买蔗糖,作为账房秦峰自然知道这些。白糖就要比红糖甜,雪白雪白的又好看,大户人家一定喜欢。并且此时的大汉天下富户多在洛阳,从董卓在洛阳搜刮的钱财就知道洛阳有多富裕。大户人家,谁家不需要糖?到了现代,糖已经跟盐一样,是各家各户必备的。所以在洛阳卖糖,一定会有前途。

    秦峰就有了主意。可是问题就来了,红糖里面熬制白糖,红糖一贯一斤。一贯钱就是有好工作的人,也需要不吃不喝攒半年。所以一斤糖是很贵的,而秦峰全部家产就只有50贯。雇人,租房子什么不要钱,剩下买原料也就没多少钱了!

    “大哥,行个方便吧。”狱卒收了钱财,才将这人放了进去。

    东汉末年就是[***]。一千年后也是如此,所以秦峰虽然见到,也没多管。

    “大人……。”就见侯成,卞喜亲自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哦,有事情吗?”秦峰坐在案几后面的席塌上,装模作样的看书其实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大人……,这……这是这几个月的……。前任狱丞大人走后,这些一直留着,都是您的物品。”侯成尴尬中断断续续说道。

    “秦峰大人,您看看吧。”卞喜也说道。

    秦峰不知道卞喜是黄巾党,只是知道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三流的武将。不禁想到这洛阳监狱也是卧虎藏龙,居然就遇到三个有名字的三国武将。不过想想水浒里面的天罡地煞,不少就是牢头出身也就不以为然了。

    “哦,我的东西,打开来看看。”秦峰走过去说道。

    侯成,卞喜两人,急忙将木箱子打开。

    秦峰倒吸一口冷气,一箱子的钱,自从来到大汉朝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这是……。”

    “大人,这是这几个月的例钱,一共五百贯都在这里了。大人,小的们生活也不容易,您也是知道的……。”侯成心里害怕秦峰怪罪,但这收钱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只好硬着头皮早说了。

    嘿嘿,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钱不就来了吗。大汉当朝灵燕京公开贩卖官职敛钱,秦峰可不会为了已经飘摇的大汉朝做好贡献。便勉为其难,手下这些钱财了。闻言笑道:“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侯成这才送了一口气,便对秦峰又多了一层认识,此人一张一弛不可小视。

    “大人,您午时是否有空,属下,属下想做东……聊表心意……。”卞喜被秦峰提拔,很想感谢一番。

    “好!”秦峰随口应道。请吃饭嘛,酒桌文化,正好也跟这两个手下联络联络感情。

    卞喜闻言大喜,便同侯成一起退了出去。

    显然这些钱财是这几个月洛阳监狱收刮囚犯家属的,这洛阳监狱关押了上千人,每曰里探监的络绎不绝,少则几十钱,探监时间长了还要加钱。收上来了钱,秦峰作为一把手自然是分的最多了。

    嘿嘿,这钱不就来了吗,果然有权就有钱。有了钱,秦峰便开始回忆怎么提炼白糖的事情,在纸上有一笔没一笔的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