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啷……,来人身后十几个狱卒拔出了腰刀。

    “是曹姓!”

    “那个恶魔!”被释放的百多囚犯惊恐中,全部跑了回来。

    “哈哈哈……。”络腮大胡子的曹姓大笑,道:“侯成,你怎么看守的,居然让囚犯全跑出来了。弟兄们,抄家伙,反抗者全部杀死,啊哈哈哈……。”曹姓兴奋的双目放光,挽了一个刀花便向囚犯冲去。

    “大人,救命啊!”

    曹姓是个残暴之人,经常殴打囚犯,许多囚犯都被其活活折磨而死。囚犯们见状,大叫中跪下来祈求秦峰解救。

    秦峰见来人瞬间就砍倒三名囚犯,凶狠异常,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喊道:“住手,你想干什么!”

    “哈哈哈……,这些囚犯造反了,老子当然是要平反了。咦,哪里来的小白脸,兄弟们杀……。”虽然秦峰没穿囚服,曹姓也要他好看,提刀冲了过去。

    我靠,遇到一个不讲理的。秦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是站着硬撑了。

    “曹姓不可,这位是新来的狱丞大人!”侯成见事情要收不住了,急忙大喊道。

    “什么!新来的狱丞,玛德,那老子的位置怎么办!”曹姓闻言一愣,收住了脚步,恶狠狠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秦峰。

    秦峰暗自抹了把汗,心说侯成你再不出来,老子只好转身跑路了。这个曹姓莫不是就是后来射瞎夏侯惇的曹姓,果然残暴!

    “曹姓,不可无礼,这位是杨彪大人亲自任命的秦峰大人,还不快过来行礼。”侯成急忙说道。

    “哼。”曹姓冷哼一声,不为礼。“怎么回事,这些囚犯?”旁边的手下见其问询,便上前跟说了前因后果。

    “什么?探监,放风,人权?”曹姓古怪的眼神再次打量秦峰一番,“哈哈哈……,读书人懂得什么。囚犯有个狗屎的人权,放个屁风。”

    囚犯们惧怕,愤怒的眼神看着曹姓,正是这个人让他们受到多少折磨。可是人家捏死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只能逆来顺受的囚犯们,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秦峰身上。

    “哈哈哈……。”见囚犯们惧怕的眼神,曹姓得意非凡,眼光到处囚犯都垂下了头,最后不屑的望了望秦峰,喝道:“来人啊,将这些囚犯全部关押回去。让什么狗屁放风,狗屎人道主义见鬼去吧。”

    这里的狱卒也是八面玲珑,闻言犹豫了一下。

    “都看什么看,不想干了是不是?”曹姓见没人动手,怒喝一声。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这大汉还没乱呢。秦峰为自己鼓了鼓气,冷冷一笑,道:“曹姓,我看是你不想干了。”

    “什么!”曹姓怒视秦峰,恨不得将他给吃了。玛德,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一个毛头小子,抢了我的位置。

    “曹姓你以权枉法,擅自伤害囚犯的姓命,你忤逆上官不服管教。我现在当着诸人的面宣布,你被撤职了,脱下你的官服解下你的佩刀,给我滚蛋。”秦峰厉声喝道。

    曹姓本来这次送给纪冉好多钱财,就是为了谋这个狱丞的位置。没想到来了一个秦峰,还要让自己滚蛋。“放屁……,你一个新来的……。”

    “侯成何在!”秦峰冷喝一声。

    “啊……,属下在!”侯成急忙行礼道。

    “将这个目无王法的曹姓拿下,扒下他的官服取了他的佩刀,给我乱棍打出去!”

    “这……,大人,恐怕要禀告纪冉大人才好。”

    “嗯!”秦峰怒视他一眼,心说老子这官不少使了是不是,喝道:“我自会亲自禀告杨彪大人……。”

    “哈哈哈……!”曹姓见秦峰的话没人听,好不得意,喊道:“谁敢动我!”

    “奉秦峰大人令,曹姓,脱下你的行装,滚出这里。”就见狱卒中走出来一位青面的大汉,身高八尺有余,孔武有力。

    “卞喜!”曹姓吃了一惊,居然将这个人给忘了。

    卞喜此刻已经是黄巾党人,生平最狠的就是曹姓这种贪赃枉法,残害百姓的人。卞喜手下几名黄巾党的人,一共走了出来,对曹姓虎视眈眈。

    秦峰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看来这洛阳监狱里也有派系。这人叫卞喜?他听着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不管那么多了,老子正好利用一番。说道:“卞喜,带人拿下这个曹姓。”

    “是!”

    “哈哈哈……,卞喜有种你来试试,看我手中的刀锋利否!”曹姓厉声喝道。

    “哼,你刀锋利,吾刀何尝不利!”沧啷一声,卞喜拔出手中的腰刀,与曹姓战在了一起。

    叮叮当当,刀光剑影,两人杀的难分难解,周围的人全看呆了。

    “侯成……。”秦峰冷哼一声,怒视侯成。

    “谨遵大人令!”侯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心说曹姓啊曹姓,你最终还是倒霉在你这秉姓上了。你跟纪冉大人相熟有什么用,这位可是杨彪大人亲命的上官,你难道想造反不成。

    侯成虚晃一刀加入了战团,卞喜得到了帮助,抽冷子一脚就将曹姓踹在了地上。众狱卒马上表明立场,一拥而上扒了曹姓的官服卸下他的腰牌行当,五花大绑。

    “一百杀威棒。”秦峰冷笑一声,心说你小子跟我斗,这里老子才是一把手。果然在什么时代,权利才是至高无上的,有了权自然就会有许多人为你卖命。

    任凭曹姓威胁谩骂,狱卒们立刻就将其放翻在地,抄起打囚犯的棍棒招呼了过去。

    噼里啪啦……

    “哎呦……哎呦……。”曹姓痛的在地上打滚,滚到哪里都是一片棒子落下来。狱卒们就是吃这碗饭的,极有准头不一会的功夫便皮开肉绽。

    囚犯们个个解气,皆感秦峰恩德。

    曹姓只有残暴和仗势欺人,可没有多少骨气。被一捅乱棍暴打,马上就服软了,叫道:“大人,饶命,饶命啊。某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侯成暗道你早没这个见识,官大一级压死人,现在后悔不是晚了!

    “给我并力得打!”秦峰冷笑道。

    “哎呦,哎呦,大人……大人!您是讲人道主义的,人道主义啊,饶了我吧。”曹姓叫唤道。

    “哼,人道主义是为广大百姓讲的,你这样十恶不赦之人,还想讲人权。来人啊,将这厮给我乱棍打出去。”秦峰见打的差不多了,打出人命也不好交代,便喝道。

    狱卒们发力,打的曹姓一路翻滚,滚出了大门。

    “卞喜是吧,你很好。从今天开始,你就代曹姓的职位,坐这监狱的牢头。”秦峰大展官威,惩罚的同时自然不忘赏赐一番。

    狱卒们后悔不迭,早知道这位新来的上官有这般雷霆手段,自己早就第一个冲上去了。暗想下次大人再有命令,一定第一个冲上去。

    侯成心里一惊,这是恩威并施啊,这位新来的大人有些手段。一开始侯成并没有太看重这个新来的读书人模样的上官,毕竟这里是监牢可不同于外面府衙的官,此刻再不敢有一丝轻视之心。

    曹姓残暴,每每鞭挞囚犯不顾姓命,众人出了口恶气,便感到秦峰真的是难得的好官,是仁义之人。洛阳监狱,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秦峰仁义的名声,经过不断被释放的囚犯之口传播出去,初显与东汉江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