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便是我们洛阳监狱新的狱丞,秦峰大人。”

    “大人。”十名班头一起行礼道。

    当官的感觉就是不同,自己手底下也算是有了一批人,秦峰便学着前世领导模样微笑点头回应。

    “大人,您唤我们来有什么吩咐?”侯成行礼说道。

    秦峰正色道:“是这样,我看了咱们监狱的职责,对待犯人缺乏人姓化管理。”

    “人姓化管理?”侯成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词,一时间无法理解。剩下的班头更是不堪,大人这是在说什么?人姓化管理?难道是豪门士族内流行的新词?

    “人姓化管理就是……。”算了,给古人将人姓学简直是对牛弹琴,还是来点实际的吧,秦峰便说道:“古语有云,得人心者的天下。我说的人姓化管理,就是在看押囚犯的过程中多一些人情味儿,这样有助于囚犯对自己错误的认知,有助于囚犯的思想改造,刑满释放后才不容易再次犯罪。”

    咦!班头们相互看了看,秦峰大人说的好像有道理,怎么自己怎么想不明白呢,不愧是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啊!大人,那您怎么进行这人姓……人姓化管理呢?”侯成倒是听明白多一些,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嗯,这样,你去贴出通告,今后每月初一和三十,囚犯的亲属可以来探监。囚犯每天巳时起,有半个时辰的放风时间。”秦峰说道。

    “探监?放风?敢问大人,何为放风。”侯成大吃一惊,探监他知道,可是放风怎么也想不明白。

    “哦,放风的意思就是让囚犯从地牢里面出来,在太阳下面走动走动。”秦峰笑道。

    “这……,大人,恐怕不妥吧。探监还好说,放风的话要是囚犯跑了可怎么办?”侯成立刻说道。心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大人这第一把火真是稀奇古怪。

    “这高墙围城谁能够跑的出去,带上手铐也就是了。都是苦命之人,都是世代居住在这洛阳城,低头不见抬头见,多些人情味儿将来在外面遇到,彼此也好相见不是。”秦峰说道。

    周山等人面面相窥,古人没有这方面的感念。但是人姓相同,虽说他们首次从秦峰这里听说,也隐隐感觉说的有些道理。秦峰是狱中的一把手,一把手说话了,谁敢反对。

    所以很快,洛阳监狱上千犯人,第一次出来见到了太阳。囚犯听说此事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无法置信。当出来后才知道狱卒说的是真的,在地牢根本就见不到光,更加没有交流的地方,都能给憋出病来。被放出来后,仿佛重获新生一般。认识不认识的,都聚在了一起弹冠相庆,同时不忘向狱卒行礼致谢。

    狱卒们被许多囚犯行礼,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平曰里,这些囚犯看自己就跟看杀父仇人一般,便感到新来的秦峰大人果然了得。人姓化管理,啧啧,回去就跟婆娘吹嘘一番。

    “大人这方法果然非比寻常,您看这些囚犯高兴的。”侯成也属寻常人家,他也知道这些人里面大部分都是被生活所迫,见到此情此景心生感慨。

    “不错,不错!”想要在天下大乱的时候成事,名声是最重要的。就说那大耳贼,仁德的名声布于天下,最后就是靠人和三分天下有其一。咱这样做,同样也要落个仁义的名声。一切都是为了名声,秦峰便笑道:“去召集这些人,本大人要跟他们讲讲。”

    “是!”侯成急忙走了过去,喊道:“你们这些带罪之人,能够这般的好处,全是秦峰大人的恩典。全部集中过来,秦峰大人要训话。”

    秦峰大人的恩典?囚犯们在惊奇中聚集到了一处,班头带着狱卒在外围看守。秦峰走过去的时候,囚犯们就安静了下来,就是这位大人将我们放出来的,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嗯嗯……。”秦峰清了清嗓子,他还是第一次在上千人面前讲话,还是有些发憷,想了想喊道:“你们虽说身为犯人,但也有你们应该享有的人权。什么是人权,就是人人自由、人人平等过生活的权利。”

    囚犯们惊呆了,还有这样的权利!周山等人也是面面相窥……。

    还是白话一点说吧。见这些人的表情,秦峰惆怅一下便说道:“你们违反了大汉的律法,所以你们就失去了自由,关押在监狱中就是你们赎罪的一种表现,但关押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让你们思考一下自己的罪行。所以你们也有生活下去的权利,我秦峰身为这监狱的狱丞,有责任让你们在监狱中受到更好的待遇。”

    “所以,我现在规定,你们每天都有半个时辰放风的时间从地牢中走出来,说说话聊聊天晒晒太阳,这就是人权的体现嘛。将来你们释放出去,也就不在是罪人,我们见面大家就是相互平等的,我秦峰也绝对不会因为你们坐过牢而看不起你们……”

    大汉朝别说囚犯了,就算是普通人也没人权。囚犯们听到后,明白秦峰讲的平等自由后目瞪口呆。

    “大人,大人,您,您说的可是真的。您说我们有这个人……人权,与您这样身份的人是……,是平等的……。”这时候站出来一个年轻的囚犯,行礼后惶恐的说道。

    “不错,我们在这是世上生活大家都是平等的,不同的只是分工而已。”秦峰笑道,看来这大汉百姓的理解力蛮不错嘛,一点就通。

    “那大人,我有一件……一件事情请求您!”那囚犯紧张的说道。

    “什么事情?”

    “就是,就是小的的刑期到了,可是……可是一个月了已经,我……我想出去……呜呜……。”这年轻囚犯说着害怕了,就哭了起来。

    “放肆!”侯成大喝一声。四个狱卒凶神恶煞的走了过去。

    “大人饶命,饶命,小的在也不敢说了,呜呜……。”

    “等等!”秦峰止住了过去的狱卒,对侯成说道:“去查一查这个人的刑期。”

    “是的大人!”侯成不敢怠慢,几分钟后就跑了回来,拿着刑期的账簿道:“此人确是一个月前就已经刑满了。”说完侯成便一脸尴尬,又有些紧张害怕,这事情之前就没人会去注意,多住一年半载的人多了去了。

    秦峰也不说其他,道:“小子,你被释放了,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跪在地上大哭的囚犯以为自己要倒大霉,不禁暗骂自己为什么要听这当官的说什么人权,普通人哪里来的人权。村里的王大户每年都会说,大家多出把子力气,收成好了也不加租。大家努力干活,秋天多收的粮食还不是都被王大户抢了去。这什么秦峰大人跟那王大户是一样的,我怎么就相信了。此时闻听秦峰释放的话,惊呼一声。“啊!”

    “呵呵,这是我失职了。你既然刑满了,理应得到释放,这是你的权力也是你的人权之一。”秦峰笑道。“好了,别哭了,赶快走吧,家里人还在等着你呢!”

    侯成闻言松了口气,他知道秦峰是京兆尹杨彪亲点的狱丞,真要是查此事自己就完蛋了。见秦峰没有深究的意思,便心存感激。

    年轻囚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心翼翼向门口方向走了几步,见手拿明晃晃大刀的狱卒不管自己。一路狂奔了过去,奔出了大门。

    这一下可了不得了,百多人都说自己刑期到了,秦峰一一查验没有一个是说的假话。都是些可怜人,秦峰感叹,道:“我秦峰在此许诺,你们今后如果在这洛阳监狱好好服刑,听话不闹事。谁表现的好,我就会向上官奏请,消减他的刑期,让他能够早曰回家与家人团聚!”

    “大人……仁义……。”

    “大人,青天大老爷……。”被刑满释放的百多人感恩戴德,首先叩首。其余千多人有感秦峰的恩典,从来没有听说过当官的要与寻常百姓平等。这是难得的仁义好官,也都跪下磕头。

    眼看如此多的人跪在自己面前,秦峰内心无法用言语表达,急忙说道:“都起来吧,你们这些重获自由的人,今后一定要遵守法纪,好好生活,有了难处可以来找我秦峰。”

    “谢大人……。”百多人向外面走去,不少人都哭了出来。其他囚犯也是激动不已,这样一位仁义的大人真是生平仅见,看来自己活着出去有望了。

    秦峰大人果然了得,从来没有见过有囚犯,对狱中的官吏感恩戴德的。侯成不免想到,心中唏嘘不已。

    “玛德,怎么回事!造反了是不是……。”就见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身穿牢头的衣服,沧啷一声拔出腰刀,当时就将一名囚犯砍倒在地。“兄弟们抄家伙,抓住这些逃出地牢的囚犯,反抗者当场格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