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见蔡邕进来吓了一跳,自己要娶人家的女儿,不低头都不行啊。抱拳一礼,道:“蔡老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蔡邕也没好气,心说要不是看在我女儿的面子上……,哎……。“秦峰,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天一早你就去洛阳府衙,我在哪里给你谋了个差事。”

    当初秦峰来这蔡府,一是为了露上两手被牛人们看中,二就是为了见见首屈一指的大才女蔡文姬。如果只是为了出头,卢植招揽的时候秦峰也便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但是与蔡文姬相亲相爱,已经融入这个世界的秦峰,已经不满足于这些,他有了更远大的目标。

    老歼巨猾,想要将我远离文姬,也好,爷正想着怎么离开蔡府。在你这里成就也是有限,怎么名满天下来娶文姬?想到此处,微微一笑,道:“多谢蔡老先生推荐。”

    “嗯,来曰你支取50贯(1000钱一贯简单勿怪)就去吧。”见秦峰痛快的答应,蔡邕也了一口气。看来这人也是有骨气的,他还真怕秦峰赖在府里不走,有文姬在旁他还真没别的好办法。

    “哼,钱我是不会拿你的。”秦峰冷冷说道。

    “呵呵,你来我府上也快一月了,作为账房还有你教与我的乘法口诀表,这50贯是你应该得的。”抛去女儿的事情,蔡邕十分欣赏秦峰,其实还是隐隐有一丝期待。

    第二天,秦峰走到内宅门口。

    “秦先生……。”高个护院拦住了他。

    “对不起秦先生,老爷交代下来,您还是离开吧……。”矮个护院说道。这些蔡府的下人很佩服秦峰,两个护院面显尴尬。

    秦峰知道蔡邕暂时拒绝了卫家,蔡邕这样的人既然说出了两年之约,想来应该会遵守吧。但是秦峰依旧感到形势急迫,时不我待。他向后宅内看了一眼,咬紧牙关转身离开。

    “秦先生!”

    “小兰儿,你家小姐呢?”秦峰闻到熟悉的声音,转身寻找丽人的影子,可惜只有小兰儿一人。

    “老爷派了两个恶妇来,实在太可恶了!”小兰儿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道:“小姐让我对你说,她会一直等着你……,望先生千万不要辜负了我家小姐!”

    吱呀……,朱红的大门紧紧关闭。

    文姬,秦峰再次立誓待得明年,必定风风光光回来娶你。哼,只要平安过了今年,来年就是黄巾之乱,蔡邕这位便宜老丈人,怕是就没有闲工夫寻思女儿的婚事了。

    秦峰紧了紧背后的包袱,他知道沮丧没有任何用处,唯有努力奋斗才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他打起精神,向洛阳官府走去。

    ……

    秦峰微末没有见到京兆尹杨彪,也没有见到洛阳的治安官,只是见到一个治安官属官“洛阳令丞”纪冉。(自我感觉应该相当于现在的区长吧,不过应该是省级市的区长。)

    “你就是秦峰,做洛神赋的秦峰?”纪冉说道。洛神赋已经在洛阳市井见广为流传,许多文会上都有传唱,秦峰因此有了些名声。

    奋斗吧!秦峰心里呐喊一声,调整好心态。行礼道:“正是在下。”

    “果然一表人才。”秦峰人高马大,给人第一印象很好。纪冉说道:“跟我来吧。”秦峰是京兆尹杨彪大人亲自任命的,纪冉虽说是上官也不敢怠慢。

    哪个朝代都有断案,关押犯人的地方,为了提审犯人方便,两个地方一般都是挨着的。洛阳官府后面便是洛阳监狱(为了方便称呼。),外面看着一圈青石高大砖墙,很是气派,里面就差远了。只有几间像样的房子,其他都是没有院墙高的小石屋,其他什么都没有。后来秦峰才知道,因为是地牢就是地下挖出来的牢房,所以上面多是入口小石屋。几件房子,也就是做饭,狱卒休息用的。

    “侯成,这位便是秦峰大人,是洛阳监狱新的狱丞。你要尽心辅佐,看管好犯人。”纪冉说道。

    “是的大人。”侯成恭敬的说道。(自编龙套就留给书友报名吧,这里拉些三流武将出来,大家看着也熟悉。)

    侯成,秦峰心里一动,这名字倒是熟悉。不免上下打量一番,便见这是个粗犷的汉子,孔武有力的感觉。

    “曹姓呢?”纪冉皱眉说道。

    “回禀大人,曹姓有公务暂时离开了,相信很快就能回来!”侯成勉强说道。

    这个小子,一准出去偷懒了。曹姓是纪冉的人,也就不再多问。“秦峰,你熟悉一下吧,有什么事情可以到前面的府衙里去找我。”简单交代一下纪冉也就走了。

    我靠,没想到这就当官了,虽然只是一个芝麻绿豆点的小官,但也是官啊。初次当官的秦峰终于有了好心情,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手下。侯成,曹姓,好像是吕布手下的,现在在洛阳监狱的当牢头?也有这个可能。

    秦峰,难道是洛神赋的那个秦子进?新来的顶头上司,侯成不敢怠慢,行礼道:“秦大人,曹姓他……。”

    “嗯,我已经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秦峰说道。

    “是,有事情大人尽管吩咐。”侯成施了一礼离开了。

    秦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书,这是一本关于洛阳监狱职责的书。监狱的职责,自古大致都一样。到了现代也就多了个劳动改造,学习教育。而在一千多年前的东汉,哪里会有这些。只有两样,一就是看押犯人,二是过堂的时候提溜过去,其他也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古代犯人没人权啊,没有探视的权利,也没有放风的权利。秦峰感叹一声,便拿起了囚犯资料翻看。这洛阳有百万多人口,这监狱内关押了一千多人。他仔细看了看,杀人犯极少,大部分都是一些小事情被抓,几乎都是被世道逼迫的。比如刘大耳偷了张大户家三升米,判入狱三年。艹,要偷就偷金银了,哪里有偷米还只偷三升的。这样的事情不一而足,十有**都是这一类的犯罪。也有一些杀人越货的,看苦主都是XXX大户,XXX府邸被盗,显而易见。

    古代犯人没人权啊!秦峰又叹息一声,突然灵机一动。这一亩三分地可是自己说了算的,当年曹艹不就是五色棒,有了名声。自己也可以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搞搞人道主义,行大汉没有的事情,名声不就来了!

    想到就做,时间是不等人的。秦峰便唤道:“来人啊,通知所有人开会,……,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