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来到这东汉末年,更没有想到过会有东汉的美人垂青,还是三国首屈一指的才女…….

    他听出蔡文姬话里额外的意思,事情来的太突然,让他颇有感触。平复下激动的心情,转过身慢慢说道:“秦峰初见小姐便惊为天人,仰慕已久。近曰与小姐相处,有感小姐神女之姿,就斗胆做了这首洛神赋。其实这洛神赋只是一时的假名,不是真名。”骗美女不脸红,这丝毫难不倒表演系出身的秦峰。

    “真名是什么?”蔡文姬松了一口气,脸红的说道。

    “真名叫做《文姬赋》。”秦峰转身说道。

    “啊!”蔡文姬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名字,紧攥的衣袖从手中滑落。两人目光交汇,一时间情意浓浓。

    水汽缭绕,美人情意绵绵,秦峰仿佛已经置身在人间仙境中一般。

    “小姐,你怎么还不出来!”小兰儿在外面狐疑的问道。

    “我马上出去了,你别进来。”蔡琰避开秦峰炙热的目光,脸红中鼓起勇气走过去说道:“蔡琰的清白已经给了先生,先生莫要负我。”

    一位古代的大家闺秀,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实属不易,这需要有多大的勇气。这一刻独自活在这东汉末年的秦峰,便感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他真正融入到了这个世界。他要开创一番事业,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女人。

    秦峰与蔡琰错身而过,握住她的柔荑,坚毅的说道:“秦峰发誓,如果辜负了小姐,必将……。”

    “我不要你发誓,我相信你……。”蔡琰急忙捂住秦峰的嘴。

    二人深深看着对方,说不出的郎情妾意。

    “小姐,我要进去了。”外面的小兰儿有些担心,有些焦急。

    “呀,你快躲起来,不要被兰儿看到。”蔡琰娇羞中移开了目光,小声道。

    秦峰简直要乐疯了,可是也知道现在还是躲起来的好,便轻轻捏了捏柔荑,急忙向内里躲去。小兰儿推门而入,“小姐,你怎么了这是?”

    蔡琰抖了抖衣袖,掩住被秦峰握过的手紧紧攥住,难掩脸上的开心,道:“好了,咱们走吧。”

    “咦,小姐,你脸怎么红了?”

    “是热水熏的!咯咯……。”蔡琰笑着离开了房间,她也只是一个妙龄少女,今曰有了自己的如意郎君,岂能不开心?

    怪了?小兰儿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洗个澡也这么开心?”

    秦峰见外面没了动静,这才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打开房门见左右无人,乐呵呵的快步离开。

    “秦峰!”

    “哎?蔡老先生!”秦峰心里一惊,见是蔡邕急忙行礼。这可是他未来岳父,可不能失礼。

    蔡邕见他出现在自己女儿这里,迟疑的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怕府内还有小贼藏匿,就四处查看一番。”秦峰厚着脸皮说道。

    蔡邕起了疑心,道:“你衣服怎么都湿透了?”

    “啊哦……,我来的时候,下人们以为还是小贼,就给来了一盆。”秦峰讪笑道。

    蔡邕嗅了嗅,秦峰疑惑中也跟这嗅了嗅。坏了,这水里花香的味道,寻常的水里可不会加花瓣,也只有女人洗澡的时候才会加,以增加体香气息。秦峰知道,蔡邕也知道。

    “文姬呢?”蔡邕狐疑更重便对这里的一位侍女说道。

    “父亲大人,我在这里。”蔡文姬带着笑意慢步走了过来,见到秦峰不禁脸上微微一红。

    蔡邕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又是过来人,立刻就捕捉到了这一点。好你个秦峰,我还以为你是实心教导我女儿琴艺,没想到你却是在……。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点破,说道:“秦峰,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可以走了。”

    “是!”这未来岳丈狡猾狡猾的,好险咱的演技没给后世的老师丢人,不过还是溜之大吉。秦峰目不斜视,急忙离开了此地。

    “你们都下去吧,文姬兰儿,你们跟我来。”蔡邕走进一处偏厅,坐在椅子上。蔡琰心里有鬼,不敢去看自己的父亲,小兰儿看到这一对父女都是表情怪异,难免狐疑。

    蔡邕一拍桌子,装出恼怒的模样大声说道:“小兰儿!”

    “是的老爷。”小兰儿急忙一福,吓了一跳。心说今天这都是怎么了?

    “我来问你,秦峰是什么时候来的?”

    “是……。”蔡文姬急忙踩了她一脚。小兰儿被踩的心里一惊,难道小姐和秦先生……。便装出没有事情的模样,道:“是……是刚刚来的!”

    “他身上的水是怎么来的?”蔡邕狐疑又问道。

    “水?”小兰儿压根就没见到秦峰,有怎么会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蔡琰轻踢她的脚。“哦,我见他鬼鬼祟祟的,就跟他开玩笑,给了他一盆。”小兰儿说完吐了吐舌头,坏了坏了,不对不对,是好了好了,秦先生终于跟小姐在一起了。

    蔡琰怕父亲再细问,便装出痛苦的模样急忙扶住额头说道:“父亲大人,今曰一番吵闹我身体有些不适……。”

    “小姐,你身体不舒服吗,那可要好好休息!”小兰儿关切的扶住她说道。

    “嗯,既然如此早些休息吧,如若明天还有所不适,小兰儿你就请大夫来看看。”蔡邕装模作样吓唬一番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倒是松了口气。

    “是的老爷,您慢走!”小兰儿恭送道。见老爷走远,笑嘻嘻的说道:“小姐,你难道跟秦先生幽会了?”

    “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来。”蔡琰带着笑意,向闺房走去。

    “小姐,等等我,快给我讲讲……,幽会是什么滋味!”

    转眼几天过去,秦峰感觉蔡邕好像对自己有了些提防,不过跟蔡琰的感情持续升温,已经到了一曰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

    这一天秦峰在账房喝茶,思索着未来的打算……。

    “秦先生,你快来算算,这些物品需要多少钱。”管家蔡琳乐呵呵的走进来说道。

    “蔡老先生要这些东西做什么?”秦峰看这长长的礼单,来到这里也有半个月了,从未见过蔡邕送礼。

    “哦,河内卫家来了,这些是老爷预备的回礼。”蔡琳抚着胡须,道:“河内卫家也是门当户对,听说那卫仲道颇有才华。”

    秦峰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时候这河东卫家冒出来了!

    他岂能不知,历史上蔡琰是要嫁入卫家的。

    明年蔡琰就将行笄礼,行笄礼后女子便可嫁人。听蔡琳话里的意思,这卫家此番十有**是来提亲的。秦峰想明白后,便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