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在蔡琰的闺房小楼前停下,见楼上房间内有烛光闪烁,怕小贼惊到自己未来的老婆,便指挥几名家丁蹲下,帮助自己快速上了房顶。

    “我们快上去帮忙吧!”一名家丁怕秦峰有失,急忙说道。

    “你疯了,这里是小姐的闺房,踩在小姐头顶上是大不敬,你我怎么上去?”

    “那怎么办?”

    “秦先生已经上去追了,我等到另外一边……。”

    “如此也好!”家丁们便向另一侧跑去。

    哗啦哗啦,朦胧水汽的屋里,一个身影在屏风后面的浴盆中沐浴。平坦的小腹,高耸的山峰,尽显娇柔诱人的身段,一双小巧的玉手不时擦拭着。

    房顶上。

    “小贼别跑!”秦峰人高马大,哪里怕一个小贼。看今曰作赋时蔡琰的娇羞模样,只要在加上一把子力气,十有**就要成自己人了。绝对不能让一个小贼,惊扰到自己未来老婆。

    “呀!屋顶怎么有人!好像是秦先生的声音?”沐浴中的蔡琰急忙全身缩进了水里,只在外面露出一个脑袋。

    “小姐,家里进小贼了,秦先生已经在追了,你没有事情吧?”小兰儿在外面心神不宁的问道。

    “我没有事情。”

    “没有就好,我在外面守着,小姐你可千万别出来啊。”

    蔡文姬答应一声,惊慌中望着屋顶,那里不时传来咔吧咔吧奔跑的声音。

    “小贼,别想跑掉!”秦峰人高马大,跑得快。接近后,一个奔跃便抓住了小贼的手臂,脚下房瓦一阵晃动。

    那贼见被抓住心里一阵惊慌,拔出短刀回身就是一刀向秦峰手臂砍去。

    秦峰见状暗道一声不好,急忙放开这贼的手臂闪身后退。

    房瓦再次晃动,咔嚓一声脆响,他便感到脚下一空:我靠,房顶漏了!念头闪过,他已经凌空坠了下去。

    小贼见状赶忙紧了紧怀里的财物,抓贼声四起不敢久留,立刻跃下屋顶向阴暗处逃去。

    秦峰从四五米的屋顶落下,已知非死即伤。谁知扑通一声,居然落入到了水里。大难不死!他哪里去管那里来的水,急忙挣扎着起身。便感到碰触到一处软绵绵的高地,不大不小刚好握住。什么东西?秦峰感觉那物体软绵绵的摸起来很舒服,鬼使神差中就揉捏了几下。

    坏了!是女人的山峰!惊的他急忙探头出水,便被一声尖叫震的头晕目眩。他急忙伸手捂住发生的小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后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文姬小姐!”

    “秦先生!”蔡琰被秦峰托着山峰,顿时脑中一片空白。

    “我不是故意的,我抓贼……。”秦峰慌忙解释道。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外面的小兰儿听到声音,以为小姐出事了,急促的声音,“我要进去了!”

    “啊!”秦峰与蔡文姬同时惊呼。

    秦峰急智,急忙深吸一口气便潜入了水里。心里想到,死不死就看这一次了。潜入水下后,便见两座大小适中的山包近在咫尺,上面的葡萄因为紧张已经挺了起来。水很清澈,眼睛睁得溜圆的秦峰,稀稀芳草之地都一览无余。

    他此时便想到,刚才握住的绵软之地居然是蔡琰的山峰,又见如此美景。鼻子一热,一丝鲜血便溢了出去。此时他可不敢乱摸了,静静隐在水中。阿米豆腐,老天保佑。祈祷中便见一双小手游移过来,挡住了要害。

    “小姐,你没有事情吧?”小兰儿走进来说道。房间里全是热水的水雾,一时片刻到没有发觉异状。

    一个男子躲在自己的浴盆里,蔡琰此刻已经满脸通红,如果是别人她早就大叫了。“我……。”她看着水里一副可怜相的秦峰,有一丝犹豫……。

    水很清澈,秦峰急忙在水里作揖。心说小姐你可千万别喊,你要是一喊我就要被拉到菜市口了。

    蔡琰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异样神情,缓缓说道:“我没有事情。”

    小兰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外面贼人已经抓住。老爷让我来禀告一声,小姐不用担心了。”一名侍女在外面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可恶的小贼居然敢来我们蔡府偷东西,一会就送到官衙里面凌迟处死。”小兰儿恶狠狠的说道。

    偷东西就要凌迟处死,你这丫头片子可够狠的,可不能被你发现。秦峰在水里面想道。

    贼人被抓住,府里就安全了,小兰儿便走了进去准备帮助小姐梳头更衣。

    “兰儿,你快出去!”蔡琰见状急忙说。这要是走进来,秦先生就保不住了。

    “咦,小姐?”

    “快出去!”蔡琰极怕兰儿在近一步就看到浴盆中的秦峰,说话很响。

    “好嘛,出去就出去!”小兰儿听出小姐着急了,也就退了出去。奇怪了,往曰里都是我服侍着更衣的嘛,她有些狐疑。

    听到关门的声音秦峰急忙探出头来,猛吸一口气,好险,在多说几句就被憋死了。

    “闭眼!”蔡文姬惊慌失措中说道。

    秦峰紧忙闭眼。

    “转身快快出去!”

    “啊!好,好。”秦峰盲人摸象跌跌撞撞出了浴盆,全身是谁与落汤鸡一般无二,背身站在那里不敢乱动。心里与外表的凄惨完全相反:成了?文姬没有揭穿我,是不是就表示……。

    身后传来一阵索索穿衣的声音,蔡琰整理好衣服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见秦峰一动不敢动,衣服上的水流下在地面成了一滩。轻笑一下后,便又有些害怕。自己的清白之身给了这个人……,可是这人的心里是否……

    她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让我来问问他。为了自己的将来,蔡文姬只好紧咬贝齿,轻声说道:“秦先生才情过人,今曰所做之赋必定成为传世的文章……。”

    如果他听不出弦外之音怎么办?如果他听出来了,那首赋说的是她人,他拒绝了我,我怎么办?那么我只有一死了。蔡琰紧咬嘴唇,起了一丝鲜血也不自知。她眼望微微颤抖的秦峰,等着他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