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秦子进!

    就是那个善于算术之法,传出乘法口诀表的秦子进!来到这里的士子里面,倒是有所耳闻。此刻他们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秦峰难道文才也很出众,居然能够被荀彧如此推崇。

    这时蔡琰和小兰儿刚巧赶到此地,一心要为小姐牵红线的小兰儿,闻言急忙说道。“小姐,快来看啊,他们都在议论秦先生!”

    秦先生也要作诗!本来还站在后面的蔡琰,不由自主的就走到了前面。

    “你们几个丫头,来掩住小姐。”小兰儿指挥了一番,两人便在几名侍女的身后,隐住了身形。

    “小姐,也不知秦先生会做一首什么诗,是否能够拿到这次文会的头名。”小兰儿兴奋的说道,恨不得秦峰立刻就作出一首冠绝天下的好诗,好将名声传与洛阳。

    “子进兄,请把!”荀彧笑道。

    你小子太不地道了。秦峰哪里会作诗,闻言便坐立不安。

    “子进,文若如此推崇于你,你就不要推辞了。”蔡邕在席上笑道。小子做不出来,这次就让我来教教你吧。蔡邕还在对求教秦峰乘法口诀一事,耿耿于怀。卢植等人眼睛炯炯有神,闻诗便知其才几何,正好乘此机会看看这秦子进是否真的有才。

    目光汇聚,秦峰不得不站起来,尴尬的说道:“在下,在下真的不善作诗。”

    “子进兄,莫要谦虚,刚才你与我等侃侃而谈,妙语连珠,岂能不会作诗。”荀彧说道。他推举秦峰作诗的目的,是要看看秦峰是真的有才,还是只会夸夸其谈之辈,值不值得结交?

    其实秦峰刚才只是以退为进,来到这两千年后不施展一下身手,那要到什么时候?难不成要穿越到两千年后的未来,去受虐不成!他四周行了一礼,立刻就在侍女后面找到了那朝思暮想的身影,瞬间就有了个两全其美的主意。言道:“诸位出口成章我不及也,在下只好做一首赋拿出来献丑了。”

    诗是用来抒发主观感情,华丽而细腻。赋是用来描绘客观事物,爽朗而通畅。不管诗与赋有何区别,在汉代赋独领风搔,是大汉文人首推的文才表现形式,没有之一。

    一听秦峰要作赋一首,这赋就要比诗更能体现一个人的文才。

    文会一般是作诗,是因为诗比较短,稍有些文才就能够合辙押韵的编出来。而赋就很难了,一时片刻是做不出来的,荀彧等人自认就做不出来。

    荀彧眼前一亮,便急忙坐了回去,将这一场独让与秦峰。

    “秦峰要作赋!”

    “呵呵,实属难得。”

    “你我不妨静听。”蔡邕等老一辈牛人,谈论道。

    陈琳,孔融,刘祯也只是在很偏的渠道,听到过秦峰算术之道的名头。那份乘法口表虽说实属难得,但也只是正道中的旁门。见荀彧如此推崇,又见秦峰要作赋,便对他愈发好奇。难道这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才俊,能够立刻就作出一首赋来!

    “小姐,小姐,快看啊,秦先生要作赋,作赋了!”小兰儿笑着拍手说道。

    “能够当中即兴作赋一首,秦先生果然是大才,就是不知道他要用何事物来作赋?”蔡琰微微点头,她见秦峰在一众文人才子中淡然而立,自信中颇显不同,目光中就闪过一丝痴迷。她也有了一些亟不可待,很想听听秦峰所做之赋。

    用何事物来作赋呢?众人凝神待听。

    秦峰慢慢走到中间的空地,细细回忆的一番。这首赋是当初秦峰泡妞的时候背的,泡妞还要背这个?没办法,戏剧学院的妞实在是难泡,尤其是在没钱的情况下。有钱人用财去泡妞,秦峰这样的草根学生只好用才去泡妞了。

    秦峰细想一番后,便有了计较,转身便向侍女之后望去。

    在侍女后面的蔡琰与秦峰目光相对,不禁心头一震小鹿乱撞,眼中闪过一丝情谊。

    秦峰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到洛阳前,曾到洛川,有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洛神赋》。”

    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众士子议论纷纷。

    “小姐,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是什么?”小兰儿疑惑的问道。

    蔡琰早已羞红了脸,从刚才的对视加上秦峰所要表达的事物,她已经隐隐明白了秦峰的意思。娇羞的蔡琰很想立刻离开,但是脚下却是不听使唤。

    那我就在此听听,秦先生具体的赋句。她下意识的捂了捂脸颊,便感到好热。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

    秦峰娓娓道来,一时间花园之中针落可闻。荀彧望着秦峰的背影,眼中精光闪闪。此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能做如此佳赋,真是才华横溢也!

    “好赋,这词用的极美,而又顺畅。好,好!”蔡邕乃做文章的一代宗师,他出言夸奖,哪里错的了。众人听到后,震撼之余好不羡慕秦峰的才华。

    秦峰在诸人中央的空地巍巍独步,见众人惊叹的表情,暗道一声惭愧。心说曹植小家伙,你此刻还没出生,爷就用了你的赋,真是对不住了。不过不要紧,你当初做了此赋也没泡成甄宓嫂子。爷我用了此赋,一定将你未来伯母追到手。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再泡了洛神甄宓!

    见人们的表情,他就知道曹植这篇流传千古的文章果然牛,越发自信。

    另外一个目的也没有忘记,自然的渡步转身,望着侍女后的蔡琰微微一笑,大声念道:“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秦峰瞧着蔡琰的身段,便感到这些句子用在她的身上,也是极好的。

    “小姐,小姐,秦先生果然大才,将所有人都比下去了。咦!小姐……。”小兰儿见小姐脸红的胭脂一般,吓了一跳。

    此刻蔡琰体温已经快要升到39度了,她的才情加上秦峰的暗示,岂能不知所吟之人是谁。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这说的可是我吗?她内心很想去确认,便感到全身发热的难受,手足无措中想要离开,又有些不舍。

    这时秦峰便对她眨了眨眼睛。

    “呀!”蔡琰看到后,捂嘴娇呼一声,她以为被秦峰看穿了心思。他说的是不是我,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她想到此处,羞的面红耳赤,转身带起一缕香风,离开了花园。

    嘿嘿,目的到达了,谁也跑不出爷的五指山,包括文若兄你在内!

    蔡邕望见女儿离去的背影,看秦峰视线的方向,想起这一段时间秦峰一直在教女儿弹琴,便隐隐摸到了一丝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