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府前院花园空地上,安置了大量席塌,士子们屈膝而坐把酒闲聊,不时还有走动。

    蔡邕与马曰禅,卢植,杨彪等老一辈的人在花园凉亭中就坐,四周是青翠的矮树,盛开的花朵,场面很是热闹。

    在秦峰开来,这大汉名家文会跟西方贵族酒会差不多,多了一些才艺的交流,少了一些市侩杂谈,是有志之士增加名望的好机会。

    秦峰因为拿出了一套先进的算术之法,多少也有了一些名头。他初到这东汉末年,来到花园后见这里的来宾都不认识,不方便直接加入进去。所以来到这里后,便唤来家丁去拿宾客名录。

    他拿过宾客名录看了看,虽然大多大族士子不认识,但其中有几人十分熟悉。

    “居然有陈琳,孔融,荀彧,这几个牛人。”秦峰读过三国演义,玩过三国游戏的。想要在这东汉末年出人头地,就要有名士相助。然而他也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与这些聪明绝顶的牛人结交,还是一个一个来的好。

    那么到底先跟谁结交呢?秦峰想了想后,便打算先于荀攸结识。

    荀彧字文若,东汉杰出政治家,是智力95以上,被曹艹呼为吾之子房的牛人。更重要的是,他加入曹艹阵营后,便推荐了许多人,荀攸,钟繇,陈群,郭嘉等都是他推荐的。

    “管家!”秦峰笑呵呵的走近一旁吩咐事宜的蔡琳面前。

    蔡琳见是秦峰不敢怠慢,在他看来,秦峰颇有才华,又得老爷赏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话语中就很客气。“哦,是子进来了,老爷还说让我去找你。”

    “蔡管家,我见来宾中有一位荀彧先生,不知是哪一位?”秦峰有礼的问道。

    “颖川荀家当世大家族,这荀彧年少便有王佐之才。”蔡琳稍稍解释了一下,便在园中找了找,微微一笑,指道:“那边那位白面书生便是。”

    秦峰望去,便见一位二十多岁的书生,长相清秀举止文雅,正与周围之人侃侃而谈。“多谢!”秦峰道谢,便走了过去。

    到底怎么才能够结识,又不显得唐突呢?秦峰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要出人头地,就要与牛人结识,这就跟现代硬着头皮到各大公司谋职是一样的。想要在东汉出人头地的秦峰,绝对不能放过每一次机会,既然想不出来,就硬着头皮上吧。他便走了过去:“诸位,在下秦峰秦子进,冒昧了。”

    与荀彧说话的有两人,皆是洛阳城中大族士子,三人闻言便上下打量起来。

    秦峰一脸尴尬,说什么呢?吃了没!我靠。

    “咦,兄莫非就是蔡先生府上,精通算术之道的秦峰秦子进?”荀彧惊奇道。

    “不敢言精通,正是在下。”秦峰暗地抹了把汗,看来有些名声是顶好的一件事情,到哪里都有人知道。

    算术之法涵盖与数术之内,数术是《易经》的一个主要流派,易经乃六经之首。精通算术之法,也是正道的才能。尤其是在蔡邕将秦峰的乘法口诀表传出去之后,洛阳能人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荀彧知秦峰之才,便邀请道:“子进兄请坐。”

    秦峰略施一礼,便坐了下来。

    “这位是京兆尹杨彪家的杨士,这位是张驯大人家的张北年。”荀攸介绍道。(两个龙套,不要在意。)

    秦峰与这两人一一见礼。

    四人皆是年轻之人,几杯酒下肚,杨士便说道:“昨曰我听叔父说,今上曾说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啧啧……。”言语之中流出一丝不屑。

    “哼,前些曰子张让等人皆被封侯,尊贵无比。宦官皆能封侯,我等有学之士的脸面往哪里放。”张北年喝了一口酒,语气颇重的说道。

    光和六年也就是公元183年,张让等宦官势力达到极盛,中常侍张让、赵忠等十二人皆封侯,贵宠无比,当时人称“十常侍”。灵帝曾说张常侍是我公,赵常侍是我母。于是十常侍无所忌惮,各起高宅大第,规模同于皇宫。又让家中父兄子弟出任州郡高管,这些人狗屁不通,只知用手上的权利残害百姓,贪暴胡为。

    秦峰在戏剧学院啃三国剧本的时候,也是知道这一段历史的。随口道:“宦官之乱,猛于虎……。”

    荀彧听这言语精辟,不免眼前一亮。

    “文若兄,你对此有何看法。”杨士问道。他知荀彧自小就有王佐之才的美称,倒是真想听听荀彧的看法,学的写皮毛也好回去应付家中族老的考问。

    “不知子进对此有何看法?”荀彧双目炯炯有神望着秦峰。

    我有何看法,自然是越乱越好了,俗话说浑水摸鱼,就是这个道理。不过秦峰不能这么说,见荀彧问自己,想来是在探自己的底细。正好抖抖一千多年后的评价,引来牛人的注意,便说道:“今上被宦官蒙蔽,亲小人远贤臣。张让等人把持朝政,称十常侍。买卖官爵,横征暴敛,导致民不聊生。我听近年来有一太平道教兴起,穷苦百姓多入此教。天下怨声四起,久之必生祸乱。”

    “对对,就是如此,天下怨声四起,久之必生祸端。子进兄高见,令我茅塞顿开,请满饮此杯!”杨士急忙给秦峰倒酒,心说一定要记住刚才的话,今天晚上回去,杨彪叔父在问天下大事,可就问不住我了,嘿嘿……。

    荀彧则是在沉思,这个秦峰果然非比寻常,言语精辟一语道破如今天下的形势。

    三国游戏秦峰曾经玩过好几遍,游戏中一万大军能挡十万NPC大军,就是因为你出阵的是名将,对方来的是耸将。所以他深知人才的重要姓,没有地盘没关系,只要有人,其他都会有的。

    他见荀彧沉思,便举杯道:“文若兄,请!”

    “哦,请!”荀彧对秦峰的看法已经跟刚才大不相同,之前他也就是将秦峰当一个有旁门才能的人,此刻便不再有轻视之心。此人有正道的大才,不再名士之下。自此他便有了和秦峰结交的心。

    秦峰与荀彧结交求之不得,四人喝酒聊天,秦峰便将后世地球上的人文地理一说,诸人皆惊。他怕荀彧等人不明白,便沾了些酒水画了一副世界地图,荀彧等人见到此图目瞪口呆。

    “子进兄,你说那罗马帝国竟然是什么元老院共和制,天下有这样的政治?”

    “啧啧,子进兄,你在给我讲讲埃及的事情吧,居然有一万年的历史。咳咳,还有那艳后,也给说说呗!”

    荀彧的心思可不再什么艳后身上,眼见桌上的世界地图渐渐淡去,十分震惊,看来这位秦峰秦子进,不但有才还是胸怀天下之人,居然知道万里之外国家的事情,居然胸中有这万国的地图!“子进兄大才,文若不如也。”

    “惭愧!”秦峰急忙说道。没想到一副世界地图,就将这位三国屈指可数的大牛人给震平了。

    “诸位,难得蔡先生等人在次相聚,我等何不吟诗作赋助助酒兴,如果蔡先生几位前辈能够为我等点评一番,更是一段佳话。”便见一位年轻人站起来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