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别拉我,我今天一定要收拾了这个登徒子!”

    蔡琰娇羞中,急忙拉起兰儿掩面离开了小亭。

    千古一曲凤求凰,爷就是弹了,你能怎么样!秦峰站起来转身望去,便见离去的蔡琰转过头来,掩面的水袖露出一丝缝隙,眼睛闪过一丝娇羞。

    有戏!秦峰立刻眨了眨眼睛。

    蔡琰心里娇呼一声,羞的急忙转首离开了。

    秦峰摸了摸下巴,刚才放电是一级的水平了吧,可惜没有导演来指点一下。

    小兰儿被蔡琰拉会闺房后,便气鼓鼓的说道:“小姐,这个秦峰实在无耻之极也,我这就去禀告老爷治他的罪。”

    “兰儿,别去!”蔡琰止住兰儿后便坐在了椅子上,回忆起来。她的脑海中还有秦峰最后爱慕的眼神,清澈透底没有一丝的杂念。“这人绝对不是一个登徒浪子。”

    秦峰出口成章,精于数术,六艺中的琴艺居然能够弹出从未有过的佳曲。这两样就已经将绝大多数人比了下去,在蔡琰的心里,他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学子,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弹奏凤求凰。

    她岂能不知曲中的含义,想到此处,不禁羞的满脸通红。

    “小姐,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个秦峰了吧?”小兰儿见自家小姐的表情,急忙问道。

    “去,你才看上了。”蔡琰娇怒的说道。

    “你还说谎,你这样子,分明就是书上说的暗生情愫。”小兰儿说道。

    “你个小丫头懂得什么,叫你说,叫你说。”蔡琰被人看破心事,无地自容中站起来就去挠痒。

    “咯咯咯,小姐饶了我吧,我不说了,不说了!”小兰儿倒在床上,酥痒难耐中喘息求饶道。

    看来小姐真的是看上哪个秦峰了!小兰儿仔细想了想,这个秦峰除了油嘴滑舌,还是蛮有才的,有长得英俊洒脱与自家小姐蛮般配。她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第一次见自家小姐对男人有了情愫,便有了撮合之意。自告奋勇道:“小姐,这秦峰油嘴滑舌别是虚有其表,我去试探试探他,是不是真的有才。”

    蔡琰坐在床边掩面娇羞道:“你这丫头还在乱说!”

    “好了小姐,此事不用瞒我。这事情就交给我了,一定将这个秦峰的底细查的水落石出!”小兰儿说着就跑了出去。她倒是很期待小姐能够跟一位公子成就一段佳话,那自己不就是媒人喽。想到此处,便愈加要办成此事。

    小兰儿出了内宅,就抓住一名家丁问道:“喂,你,看到秦峰了没有!”

    “小兰姐,我刚才见秦管事去账房了!”这名家丁急忙说道。

    此刻的秦峰已经来到了账房,他本以为会有同事,没想到只有自己一人。无聊的翻了翻账本,便知蔡邕不是商人,家里也就几处庄园土地。往来的账目,也就是米收了多少斤,山货打到多少斤,一共多少斤。吃了多少斤,还剩多少斤。

    我靠,全是加减乘除。秦峰顿感索然无味,便不再理会账务的问题,坐在桌前喝茶想事情。“看文姬妹妹最后的眼神,大有搞头,一定要努力了。嘿嘿!”秦峰邪笑中自语道。

    就闻一阵香风,一个俏丫头出现在了面前。“好你个秦峰,居然在这里偷懒!”小兰儿爱屋及乌,早就改变了对秦峰的看法,这次又这般大声呵斥,也是有意为之。

    “咦,你这丫头片子,怎么跑到我这里了!”秦峰笑道。

    “你……,你才是丫头片子呢!”小兰儿气鼓鼓的说道。

    “你这十三岁的小家伙,不是丫头片子是什么?”秦峰调笑道。

    “哼,过两年我就行诚仁礼了,乡下我这样的岁数,早就生娃娃了,不许你这样说我。”小兰儿不想人将自己当小孩子一般,没口子说道。

    秦峰不免上下打量一番,笑道:“原来都生娃娃了,真是没有看出来。”

    小兰儿感到那目光火辣辣的,急忙捂住身前的要害,惊道:“你,你在看什么地方……!”

    “我看什么地方?我自然是看你养娃娃的地方喽!啧啧,这看起来不像是养过娃娃的?”秦峰调笑道。

    “你……你!”小兰儿羞的脸红,见不是秦峰的对手,急忙转移话题道:“老爷让你管理账房,你怎么来这里偷懒。”

    “些许小事情,喝口水的功夫就搞定。”秦峰笑道。

    “吹牛,你分明是在偷懒,我这就去禀告老爷,让老爷来收拾你。”小兰儿说完,急忙转身离开。她转身有些急,一不留神就踩到了自己的裙摆,娇呼一声仰面倒下。

    秦峰大吃一惊,这小丫头也是个可人,摔坏了就不好了,急忙过去搀扶。

    “呀!”小兰儿整个倒在秦峰的怀里。

    他便感到手中突然多了两个小山包,软软乎乎的。有货!这大汉朝的少女发育也不错嘛,怪不得早早就能结婚生子了,不禁就揉捏了几下。

    “啊!”小兰儿便感到全身一阵触电的感觉,娇呼一声,转身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秦峰眼疾手快,一把接住,道:“这是为何?”

    “你,你这登徒子,你坏我的清白!”小兰儿娇呼道。

    “等等,我好意救你,你怎么可以如此说我!”秦峰可不会承认自己刚才是故意的,便假意冷脸训斥道:“你也不想想,这洛阳城每天有多少意外发生,都按照你的说法,大家还活不活了。事急从权的道理,你应该懂得!”

    “哼!”小兰儿见他所说也在情理之中,便甩开秦峰的手,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小兰儿知道秦峰说的有道理,可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仿佛胸前还有什么东西在揉捏,走在路上,狠狠说道:“死秦峰,臭秦峰,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老爷,治你个偷懒的罪名!”

    “小兰儿!”

    小兰儿抬头一看,急忙一福,轻声道:“老爷!”

    “你气呼呼的做什么去,怎么不在小姐身边。”蔡邕拿了秦峰的乘法口诀,认为这是传世的算术之学,今曰再看又有所得,就来到此处要与秦峰交流。

    “老爷,秦峰那家伙偷懒,您快去看看吧!”小兰儿立刻告状道。

    “偷懒?”蔡邕微微摇头,便走了过去。

    身后两个家丁急忙向小兰儿见礼。

    “死秦峰,看你这次还能狡辩!”小兰儿气鼓鼓的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