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秦峰走到门口慢下脚步的时候,便见一位少女蝴蝶一般飘然而至。她的脸颊洁白如玉,小巧的鼻子挺秀,红唇晶莹润泽,雪白地牙齿珍珠一般泛着光泽。未盘起的黑色长发散落到了腰际,光可鉴人。身穿一身白绢的绛仙裙,美的像是画中走出的一般。

    “呀!”来的女孩正是蔡琰,没提防有人在门口,差一点就撞到了秦峰身上。她脸红中急忙站定,长长的睫毛眨动着,娇憨而又天真的打量了秦峰一眼。咦,这人张的真是俊秀。

    女神,我靠,这才是真的女神,网上那些狗屁都不是。秦峰心里惊叹,第一次见古代大美女看的有些痴了。

    见他一瞬不瞬看着自己,蔡琰心中小鹿乱撞,砰砰直跳。娇羞中低下头去,掩嘴轻笑错身跑进了屋。

    随后进来的一个俏丫头,见秦峰身上的服饰便训斥道:“看什么看,再看将你眼珠子挖下来。”

    “生了眼睛当然就是用来看的了,又不是看你,关你屁事。”秦峰闻言反驳道。

    “你,你这人真是粗鲁。”俏丫头生气的说道。

    秦峰在现代的时候,时常与学院的女生拌嘴,也不生气,笑嘻嘻的反训斥道:“你要挖我眼珠子就不粗鲁了?简直就是残暴,亏还是个姑娘家。”

    “你,你……。”俏丫头一时间找不到言辞反驳,气的俏脸发白。

    “兰儿不得无礼。”里面的蔡琰腼腆说道。

    “哼!小姐仁慈,要不是看小姐的面子,一定收拾你小子!”俏丫头兰儿这才走了进去。

    “我也是看小姐的面子……。”秦峰可没吃亏的习惯,虽然很想留下来,但此刻也不得不向外面走去,不时回头张望,还想在看一眼美女的模样。

    “咳咳……。”管家蔡琳轻咳两声说道:“子进啊,刚才那位是老爷唯一的掌上明珠,蔡琰小姐字文姬。以后言行要注意一些。”(后世多闻文姬这个表字,无需纠结。)

    一等管事才能进内宅,秦峰没想到一等管事的职位来的这么快。在他看来,以后不但要注意蔡琰,还要大大的注意,明天就去内宅注意一番。

    这人可是顶头上司,秦峰便有礼的说道:“是!今后一定事事请教管家,请您多多指点子进做事。”

    孺子可教也,见秦峰要事事请教自己,蔡琳便对秦峰增加了一些好感,道:“今后管理账房也不用事事请教,一些事情你自己做主就是,切记有些事情做的不可太过。”

    不可太过,哦,是在提醒我不要贪喽!从现代过来的秦峰怎能听不出古代这幼稚的哑谜,便说道:“子进懂得轻重缓急。”

    “轻重缓急,好词。”蔡琳真是对秦峰刮目相看,这人想来不是一般的寒门学子,应该是某个没落的大家族吧。想到这里不禁唏嘘不已,蔡家这一辈就只有一个女儿,要是找不到一个好女婿,也会没落吧。

    秦峰一天时间,就升为一等管事,蔡府护卫仆从圈子里都已经传开了,府中四处提起秦峰就是羡慕嫉妒恨,过了好几天才平静下来。

    第二天,天一亮,秦峰便从自己单独一间的管事房内醒来,换上了一身丝绢布的一等管事服饰。“丝帛果然比粗麻衣轻柔舒服多了。”秦峰平生还是第一次穿这种布料,不过布料再细也不及美人细腻的肌肤,想到这里便麻利的收拾妥当,推门走了出去。

    “秦管事早!”

    “秦管事早!”一早干活打扫的家丁们见秦峰出现,皆躬身行礼。

    “秦管事早!”婢女们微微一福,见秦峰穿着新湛湛的管事服,英俊潇洒将所有的管事都比了下去,便羞涩中跑开了。

    这些女孩子都脸红什么!秦峰摸了摸下巴,便向后宅走去。

    “咦,秦管事不去账房,到后宅做什么?”

    “也许是去见老爷吧。”下人们关注着秦峰的动向,谁也不会想到,新的管事不先去打理账房的事情,倒是第一时间直奔老爷的掌上明珠去了。

    内宅门口。

    “站住!”还是之前的那个高个护院。

    “啊!原来是秦管事!”矮个护院倒是消息灵通急忙行礼,同时暗地里示意自己的同伴。

    “秦……秦管事!”高个护院这才注意到秦峰身上的管事服,心里一惊。俺的娘啊,这人升的也太快了吧,俺家在蔡府三代人了,也没一个当成管事。急忙行礼

    秦峰微微一笑道。“这次我可以进去了吧!”

    “秦管事,昨曰多有冒犯,您请,请!”两人急忙让开,想起昨天的事情尴尬的说道。

    “无妨无妨,内宅是府中家眷的地方,一定要严加防范,绝对不能让宵小之辈溜了进去。”秦峰说完便溜了进去。嘿嘿,内宅,爷来了!

    秦管事果然是能人志士,为蔡府着想。两和护院被秦峰夸奖喜笑颜开,愈发认真的守门,严守职责绝对不能让闲杂人等偷摸进去。

    内宅是府中家眷住的地方,这种地方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不过可惜,秦峰进去了,所以注定蔡府内宅要有事情发生。

    “秦管事好!”婢女们见到秦峰这位新晋的年轻管事,听说还是胸怀大才之人,皆脸红的微微一福。

    “你好,你好!”绅士风度是最能取得人信任的。秦峰目不斜视,正人君子的风度,这丝毫难不倒戏剧学院出身的他。所以,在回应的同时,四处乱瞄也无人发现异状。

    他可不能暴露自己此行的目的,虽不知道地方,好在管事的身份无人敢过问,顺利的一路搜索了进去。

    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宅院,亭台楼阁花池水榭,此时是四月的初夏,植物生机盎然花儿朵朵飘香。秦峰便意识到,空气特别清新,就算在现代郊外的山上也吸不到这样洁净的空气。

    (简单的古代月份,123是春,456是夏……,10,11,12月是冬季。)

    秦峰一时间就沉浸在生平仅见的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当中,置身在古典的后花园之中一路赏花,心中感慨万千流连忘返。

    “咯咯……。”四周有丫鬟们见到,也不敢去打扰,都躲藏起来偷看。

    “秦管事生的就是俊俏,将其他管事都比了下去。”

    “你这小妮子动了春心了吧!”

    “我就是动了怎么样,秦管事是有才华的人,刚来一天就成了一等的管事,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你难道不动心?”

    “……。”

    作为大户人家的丫鬟,最好的结果就是有机会找个好男人,显然秦峰就是一个极好的人选。

    “去,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去。”一位有些年纪的女管事喝斥道。

    “是!”婢女们微微一福,娇笑中四散而去。

    秦峰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一时间想了很多。东汉末年,英雄辈出的时代,而我有超越这里近两千年的知识,再不济也要混他个出人头地。他想到此处,下意识的狠狠拔下来一朵娇艳的鲜花来。合在掌中,再摊开时花瓣纷纷落下。

    咚咚……叮叮……

    一缕风风韵韵,金石丝竹的古筝乐声传来,给人一股委婉流畅,隽永清新的感觉。

    咦!有人在弹琴!秦峰这时候才想到进内宅的目的,嘿嘿,十有**是蔡文姬妹妹了。就见他露出蛊惑的笑容,嘴角微翘寻声摸了过去。;